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世间已无杨云峰:五,关于烙饼的故事  

2009-02-20 16:00:00|  分类: 国民党抗战将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关于烙饼的故事

 

我的朋友叫阎宏,他在北京友谊商店当头目。一次,他安排友谊商店的党、团员参观卢沟桥,并让我安排卢沟桥事变亲历者讲中国人自己的历史,讲中国军队29军的历史。正好,还没被送走的杨云峰上阵了,他是“合适的不能再合适的人证和物证”。他背手挺胸对青年们说:“今天,我给你们讲个大饼的故事吧。”青年们都说:“好,好,您随便。”

因为午餐,是我和杨老汉一起在传达室吃的,我们吃的是烙饼。所以,关于“烙饼”,他已经给我念叨一遍了。

杨说:“1931年侵华日军占领东北,19331月占领山海关。3月进犯我长城上的喜峰口、冷口、古北口等军事要隘。我们接到命令:急行军140里去增援万福麟部。当时,日军已经占据了有利的地形,我们激战一天也没有拿下高地。牺牲不少官兵。冯治安旅长、何基沣副旅长、赵登禹旅长就和我们大伙儿商量:咱们的武器差,不可以光天化日之下从正面和日本鬼子硬干。我们29军的优势,就是利用近战、夜战、袭击日军。”

说到这儿,杨云峰做了一个往斜下劈刀的手势,呼呼生风。

“那时,29军的军官都是冲锋在前的,所以,士气高昂。那时,我们战士给何基沣副旅长起外号叫‘何疯子’、‘何阎王’。他们平时对我们凶,可是,对日本侵略者更是凶狠!所以,我们佩服他。夜战出发前,赵登禹旅长、何基沣副旅长问大家:‘这次,咱们趁月黑风高摸进去!咱们左臂都缠白毛巾,没有白毛巾的,一律给我狠狠地砍杀!杀敌有功的有重赏!100现大洋!’”赵登禹顿了一下,又说:

“——谁害怕了,——谁是孬种,现在就给我站出来!”

“这时,站出一个老兵,他叫侯万山,是个班长。大家都为他捏一把汗,——这时候,怎么可以当孬种呢?可侯万山的理由是:‘我抱着必死的决心,可我的孩子怎么办?我如果战死了,希望29军把我老婆、儿子给我养起来。’当时赵登禹就挥着拳头大声说:‘我们29军官兵生死与共!有我的就有你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29军的官兵都一样!’”

“喜峰口大战,侯万山冲锋陷阵、果然勇敢。后来,在掩护司务长送饭时,他牺牲了。司务长当时背了一包大饼目标大,动作慢,日本鬼子的机枪扫来,侯万山一下就扑了上去!司务长和大饼保住了,老侯却再也没站起来。他身中两弹。咽气前,老侯可没再提儿子的事情,他只是手指大饼对司务长说:快!打了一天,弟兄们还饿着呐。”

“司务长后来给大家分大饼时,哭着给大家讲了侯万山的事儿,大家拿着大饼就怎么也吃不下去。也有的人使劲嚼,那是一边流泪一边往下咽。”

 “后来,我们29军宋哲元军长养了老侯的两个儿子。这件事情,我们29军上下都清楚。不管在喜峰口还是在卢沟桥,我们29军始终在抗日最前线。”杨云峰的衣服、裤子都是味道,很脏。但是,并没有妨碍他表现光彩照人的历史瞬间。他最后对友谊商店在青年们说:

“我现在吃大饼时还可以想起侯万山班长呢!”杨老头子说着,扫了我一眼。

我急忙迎合说:“关于大饼的故事,中午,老头儿已经给我讲了一遍啦”。

所有的人都在沉默,大家都沉浸的冲锋陷阵的老侯和大饼里面。

我在凝固的空气中对友谊商店在靓男美女们调侃:“这个老头子老是‘大饼、大饼’的挂在嘴边,是因为他现在不过是个要饭的老头儿而已。他老来卢沟桥要吃,是因为他当年,不但在喜峰口,而且,在卢沟桥事变中和侵华日军拼杀过呢。”

“那么,他是英雄哇!”女青年们谴责我:“怎么这么形容人家?!讨厌!缺德!”

友谊商店的青年们大哗,当时就掏出所有的钱给杨云峰买大饼,一共给了640元。

“讲个故事就给这多钱?”杨云峰老头儿昏花着老眼、迷惑不解地问我。

我看他拿钱的手在微微发抖,他大概是头一次挣这么多的钱。

杨老头子还对我说他是头一次在卢沟桥给这么多人讲当年的历史。

我心里明白:从天时、地利、人和的角度上分析,他也只能讲这一次。卢沟桥已经不需要他了。中国农民的规则意识中有“有功受禄”的内容,现在早变成“无功受禄”的时代了。

杨云峰为什么总把人生的归宿和梦想放在卢沟桥呢?卢沟桥事变已经过去了67年,象他这样的人物也仅有一例。确切的说,我只看到他一个人常去卢沟桥的抗战馆要饭。

他有他的理由。他说,他是喜峰口大战敢死队的成员。

他说,当年,他在卢沟桥事变中和侵华日军血战过。

他说,他把他多年珍藏的29军大片刀献给了抗战馆珍藏。

——“难道有这些理由就可以来要饭吗?哼!”

有人说他不应该要饭,应该自己劳动。

有人说他给抗日老兵丢脸。

有人看见他就联想什么党,什么派。

——您说说公道话,他一个要饭的老头子,到底和国民党有什么关系?

有人说他给社会抹了黑。

好象蒋、宋、孔、陈的腐败都是他教出来的。

有人说他这也不好那也不好,他简直就是一个疯子。

有人一看见他就想到110报警,想到警察的“遣返机关”。

想到杨云峰,我也联想到我所看见的卢沟桥抗战馆:多少年来,侵华日军的刀枪摆在那里就没挪过地方,早就生锈了。可百十人的抗战馆有二十几辆公车,干部都开公车回家。是工作需要。好几辆公车都落的私人的名字。有人公款吃喝一餐就够杨云峰生活一年生活的,从抗战捐款中还可以拿10%好处费。抗战馆近些年,干部公款私存230万人民币,没事儿!光每年的招待费都有60万人民币!抗战馆科室干部工资都有五、六千。抗战馆干部有百十人次去美国、俄罗斯、法国、德国、朝鲜、日本、新加坡、韩国、比利时、香港、台湾等等国家和中国地区访问。别看抗战馆连一根针都不生产,可抗战馆的头儿外出可牛了,——飞机要特等舱,火车要软卧。抗战馆的领导还在山东建了宾馆、要在美国开饭馆,还在北京开了十数家公司。有数百万的款项查无下落。这样的事例还可以“不胜枚举”的举下去。总之,一到杨云峰这儿就什么都不行了,从“精神”到“物质”的门在杨云峰面前都关上了。

我是入党30年的共产党员,我感到我需要重新学习、重新认识。

新的馆长来了,也许,正气上升,浊气下降。

民众绝对有权利向抗战馆索要一份〈干部出国记录登记表〉。

抗战馆也绝对不会拿出〈干部出国记录登记表〉向媒体汇报。

公众根本没有权利和义务监督抗战馆干部们为人民服务的支出款项啊!

民众虽然已经习以为常了,但是保家为国、出生入死的人们,他们会怎么想?

没错,他们不少人已经战死、病死、老死;不死的也行将就木。不管他们的灵魂在天堂还是在地狱,他们知道人世间天翻地覆的变化吗?他们怎么想呢?不光是叹息吧?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