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世间已无杨云峰:五,关于烙饼的故事(续)  

2009-02-20 16:0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关于烙饼的故事(续)

 

我在日本留学学习的是《统计学》,如今社会的“拉美化”是我统计的课题之一。所谓“拉美现象”就是贫富悬殊、分配两极化。可惜杨云峰老汉不在统计之例,因为,他的收入是零。比方,2004年抗战馆李姓小干月收入6000,车是国家的,油是国家的,上美国的机票是国家的钱,还不提数不清次宴会的费用,总之,“要饭的杨云峰”和“李姓小干”在“有形和无形”的收入上都不可同日而语。20048月,北京20年工龄的警察月收入2000,东北下岗职工月薪3001960年一级技工月薪3213级高干月薪154;国家领导人月薪420。——那时,最高的和最低的只相差15倍。现在差多少倍?这些都是统计“拉美化”形成的可能数据。我是最严厉批评日本的中国作家之一,那么,日本国的情形怎么样呢?日本2003年的人均GDP33077美圆,为中国的31倍。但很多人想不到的是,日本是全世界收入分配最公平的国家之一,基尼系数0.285,堪比中国历史上任何最公平的时期。

杨云峰和他同时代的抗战老兵与今天的分配两极化有关联吗?如果各位认为无关联,那么,就由我,中国作家协会的穷作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48岁就被退养人员,给那个“惊天地、泣鬼神,前赴后继抗击日寇的人们的时代命运”划个句号吧。

什么?!您不同意划句号?!------应该给千百万人的命运划逗号?

——那么,您希望往里续写什么内容呢?

恰恰是开公车回家的李姓小干部对杨云峰老汉的目光最为鄙视,我记得清清楚楚。因为,在无限鄙视的同时,他鼻子里还同时会发出“哼”的声音来。我真不明白这位安徽农村出来的孩子怎么会成这样?时至今日,30出头李姓小干部已经开过几辆公车回家了,从日本的尼桑到韩国的索那塔。李已经公费出访美国数次,我们都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总之,不让打听;这是抗战馆党的铁的纪律!另外,这位叫李宗远的小干部在办公室聚众赌博刚好让我方军看见!——钱堆在办公桌上有 200毫米高!赌的方法叫“砸金花”!谁和他一起赌博的人我都能一一把姓名背下来。我向各级组织反映都没有用!而且,报告又都转到李的手里。李的老婆也是抗战馆的职工名额,她自费留学出国日本六年了还照发工资呢,中国国内也不多见吧!——这是几个代表呢?是不是“代表人民,索取人民的利益”呢?李姓小干部还在《北京日报》上还弄虚作假说他出版了六本专著!这当然和杨老头子到抗战馆要饭无关。可是,从这里面的的九牛身上拔出一根毛来,就够杨云峰老汉吃一年吧!

说到杨云峰抗日,就还要说到日本国。今天的日本是世界上较为廉洁的国家之一。2004325,“透明国际”发布《2004年全球反腐败年度报告》中,中国的清廉指数得分为3.4分,与斯里兰卡和叙利亚并列第66位,日本则处于最清廉的前30个国家之例。

别看河南要饭的杨老头子没人管,可抗战馆大小头儿们对自己可积极着呢:抗战馆向社会公开拍卖车,李宗远就捷足先登、近水楼台;抗战馆有工程向社会招标,馆领导的弟弟就合理招标施工;抗战馆装修几间房子用了65万人民币!这样的事例还可以举出100条来。

人口一百五的抗战馆不是中国的缩影吗?有人主张我:“写杨老汉就写杨老汉;写抗战就写抗战;写腐败就写腐败”。分开?能分开吗?我是研究抗战史的,可整个抗战史里都有腐败的影子;从1895年刘公岛北洋水师,到1931年的沈阳北大营,从1937年的卢沟晓月到日本兵兵临南京城下;今天我眼中的杨云峰老人也是如此。我们批判日本帝国主义的时候,是不是先低头看一下自己?中国人不研究自己就有可能在下一次和日本人的较量之中再次败北。要饭的杨老头子和贪官污吏是没有丝毫的关联,但是,中国每年抓出几个大贪官出来就了事了吗?老百姓关心的是基层是否失去监督。

那么,杨老汉和党内监督有什么关联吗?我认为也有!

党是什么?党就是百姓看见的基层干部的行为举止。

社会的基层没有了监督,就像高楼的地基被腐蚀一样!

那么,杨云峰眼中的世界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我这个参加共产党30年的老党员,把不满告诉了抗战馆魏副馆长,魏和气而耐心地告诉我:“李可是一棵好苗子,好干部!好知识分子!他不但有可能提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的馆长,还可能去北京市委宣传部当部长呢!”我听了大急,脱口而出:

“那杨云峰老头儿怎么办呢?”

魏副馆长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问:“谁是杨云峰?”

我告诉他:“就是那个要饭的老头儿。现在正在传达室坐着哩。没一个人理他。你看!”

顺我手指的方向,“嗨!”副馆长用右手摸了一下头,恍然大悟。

杨云峰坐在抗战馆的传达室里,没有一个人理睬他。

从抗战馆传达室迈出一步往西眺望,可以看见770外夕阳西下中的卢沟桥。

那里是一片血红的落日自然景观。

67年前,那里曾经是一片血红的天地。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