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侵华日军北平陆军监狱最后两位幸存者(二)  

2009-03-18 14:57:00|  分类: 被日军强掳的劳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日本陆军监狱是撕咬中国人的野兽

 

侵华日军北平陆军监狱最后两位幸存者(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侵华日军审问因为参加抗战被俘的中国俘虏

 

82岁(当时)的尹文成老人是看了我在报纸上关于北京原侵华日军监狱幸存者的报道后找到我的,这使我有幸又一次直面亲历过日本国对中国发动的侵略战争的人物。

2004418是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天。早晨,我接到85岁的赵忠义老人的电话。电话那头儿的他似乎很激动,他几乎是有些语无伦次地告诉我,自报上刊登相关他们的消息后,又有一位被侵华日军强掳到日本国受难劳工与他见面了。60年!再见面了!赵老说:这个难友在北平日本陆军监狱就和他在一起,后来,被侵华日军押送到日本北海道又在一起,还一起回得国!电话那一头儿的他也不管我同意不同意就说:

“我们现在就去你家!”

和尹文成老人一起来我家的客人有赵忠义老人和尹文成老先生的子女。这是我头一次足不出户坐在家中就采访到了想采访的人物。

82岁的尹文成老人健康矍铄,看上去,他比85岁赵忠义老人气色好多了。我们家住在六楼,他心不跳气不喘就走上来了。大家见面非常高兴,尹文成说他早想和我联系,可是,不知道怎么联系,没想到找到赵忠义就找到我了。我家四处是一堆一堆的采访资料,没地方下脚,大家就选择地方自己坐下。我看得出来,尹文成老人有一肚子的话要和大家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经过我们慢慢的聊天,我知道尹文成和赵忠义是从日本投降至今就没有见过面的。

尹文成和赵忠义在60前就因为是共产党、八路军的所谓“抗日罪”关在一个监狱里。

尹大爷和赵大爷是被侵华日军一起强掳到日本北海道服苦役、当劳工又死里逃生的。

两位大爷几乎是头一次当着子女的面,详细述说、回忆当年在监狱和当劳工的苦难生涯。

直到今天,尹大爷听见钥匙哗哗的声音还心惊肉跳,那是开牢狱铁门的声音呀!

尹大爷说自己至今怕狗,日本宪兵曾让狼狗扑咬、撕扯、追赶他。

尹大爷说:那炮楼和铁丝网都是当年的,日本陆军监狱是撕咬中国人的野兽啊!

尹大爷的观点是独特的:“儿子受了欺负爸爸不出头!所以,起诉几乎无作用。”

尹大爷认为:应该就侵华战争的罪行起诉日本政府!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理!

尹大爷坚持认为:日本国是资源贫瘠的国土,他们还会向外侵略扩张。

 

侵华日军北平陆军监狱最后两位幸存者(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1945年在东北向苏军投降的侵华日军

 

尹大爷记忆忧深的事情是日本国战败,成群结队的中国劳工身穿刚发的日本兵的军装、皮鞋在日本国佐士保港返国时遇到成群结队败退日本的日本兵们,那时,两国人群穿一样的日本军服。擦肩而过时,中国劳工为民族的胜利和解放欢呼。日本兵们却恶狠狠地说:

“你们这些支那软蛋别高兴得太早了,我们20年后还回去!重新占领中国!”

尹大爷坚持认为过去的日本人,为数不少的人品格低下,他们压根不知道人类在思想领域有“仁、义、理、智、信”的道德水准存在,所以,他们既不会就侵华战争的罪行向中国人民谢罪,也不会就侵华战争给中国人带来的损伤向中国人道歉和赔偿。他们的行为表明他们现在还在蔑视我们中华民族。

 

尹大爷对日本人的记忆中也有阳光灿烂的部分,他回忆:日本工头井上的表妹利用给井上送饭的机会常常向他表示爱慕之情;尤其是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后,更是表现得直白。但是,尹文成想起侵华日军在中国所犯下的罪行就感到不能原谅。尹大爷还说:日本投降后,矿上的警察田中请他们去家里做客,他也感到是“滴水之恩”,所以至今不忘。

我又和82岁的尹文成老人和85赵忠义老汉去了当年的北平炮局侵华日军监狱,两位老人摸着当年监狱的高墙感慨万千、涌出辛酸的泪水。他们说:

 

侵华日军北平陆军监狱最后两位幸存者(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侵华日军正在杀戮俘获的中国抗战士兵

 

 60多年了,能活着再走到这里,不敢想、不能想、不愿意回忆,又不能不回忆!”

我分析,当年的劳工是被今天生活幸福的人们群体所遗忘的角落。如果您不信我就举例说明:今天,北京所有的学校都不会想起来请他们去讲一讲我们中国人悲惨的过去,学生追求考试的高分数已经疲惫不堪;我们分析那些生活优越的人们就更复杂了,起码在那些贪官污吏的眼球里根本就没有劳工们的身影。更有甚者,有些专业的战争博物馆、档案馆,也对劳工漠不关心。甚至,从现在起直至劳工这个人群群体在中国消失,他们也不会从“留下口述史的角度上”积极地进行采访工作。更不要说媒体了,中国有报纸、杂志、电视媒体,谁采访过?是谁?请你告诉我?

——这难道不是事实吗?

我认为:中国的爱国主义教育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

另外,我认为,对于历史的追访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无论是历史学家、无论是新闻记者、无论作家和战争博物馆的人都应该自始至终严谨、严肃、严格地进行不懈的工作。甚至是“愤怒的青年”,如果把历史儿戏话、政治化就遭了。好比众人哄戏前先回头看看二大爷,他微微点头后,舞台上下就上蹿下跳、乌烟瘴气;他闭上眼镜就销声匿迹、万马齐喑。

历史就是历史,历史是存在的文化遗产、是告诫后代的警世恒言。

我老思考一个问题:日本对中国发动侵华战争时,中国各地政府、军队、民众为什么在日军未到之前就潮水一样的溃败、逃难?

日本为什么占领中国15年?侵华战争时,日本兵为什么以1/400的比例横行于中国广阔的土地?那时,中国的人口是四亿,侵华日军人数是百万上下,比例刚好是1/400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