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侵华日军北平陆军监狱最后两位幸存者(五)  

2009-03-18 15:13:00|  分类: 被日军强掳的劳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如果侵略者还敢来

 

侵华日军北平陆军监狱最后两位幸存者(五)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被侵华日军俘虏的中国抗战军队中的捷克轻机枪连队的士兵们

 

“如果侵略者还敢来,我还要上战场!”和老尹在一起的86岁的赵忠义老人这样对我说。从赵忠义老人坚毅的目光和平稳的语调中,我感到,这句话是老汉发自于内心深处的肺腑之言,而绝非面对采访者的“客套”。

赵忠义老人家住门头沟,他消瘦、谢顶,但精神矍铄、身板灵活。赵老汉在报上看见我调查当年被侵华日军抓去当过劳工的消息后,就两次从门头沟骑车来我家说明情况。他笑着说:

“我都85了,我算不算亲历抗日战争的最后一批人?”

在北京隆冬的凛冽寒风中,别说是老人,就是小伙子骑车往返 60公里也不是件轻松的事,但他做到了。似乎有一种巨大的力量驱使他这么做,而且,还意犹未尽。面对我这个年轻人,他不停地表达好像也倾诉不尽当年的苦难;仿佛担心“沦为亡国奴的悲惨”会再次重演。

赵老汉一家都在木城涧煤矿上班,他1982年退休。现在,他两个儿子早都下岗了,两个儿媳也没工作。而且,还有三个上学的孙子。我专程去他家拜访,开门的赵老汉一时竟没认出我来,但他和家人都很高兴。他说:

60多年了,没有一个记者、作家来采访过我,文化大革命时倒有人提及我去过日本、坐过美国军舰的事,说我是叛徒、里通外国、内奸、工贼、特务。”

自嘲的微笑在他的脸上一掠而过,似乎是对命运的嘲弄。

他家住平房,没有卫生设备,倒水的杯子似乎没洗过。伸过来的手都黑呼呼的。我问赵老汉洗澡的问题,他说偶尔用盆水擦擦身体。他家除去彩电是九十年代的东西,其余的家什都是五十年代的,取暖的方式就更古老了;大号煤火炉子,一铁锨煤块放进去,马上火光缭绕,炉子里呼呼作响;屋内上半部马上全是烟尘,像是正在开动的火车头。

赵老汉每月开1003元,儿子每月开200,生活不能说富裕,只能用拮据来形容。

但是,赵老汉总是微笑着说:“枪林弹雨十几年,我能活到今天,就很不错了。”

 

赵老汉1919年生人,老家在河北省邢台的隆姚县东冬村,他1938年参加八路军,在县政府里当税务员。1940年阴历1126日,侵华日军鬼子兵突然把村子包围了,抓了他们七个八路军,在押往隆姚宪兵队的途中县委书记张春玉就叛变了。在邢台监狱,鬼子把其余不投降六人手脚捆住,先是灌辣椒水又是坐老虎凳,最后是压杠子……。赵老汉说到这儿就说不下去了。他哽咽着,老泪纵横。

“六个鬼子站在杠子两边,我痛得一下就昏死过去……,他们拿咱中国人不当人呀!”

老赵浑身哆嗦着,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

“夜里两点,鬼子们来提我们,大家都互相点点头,知道是被拉出去枪毙的。

谁知鬼子把我们押到北京的炮局胡同日军北平陆军监狱后,判了大罪,当时就加上了沉重的脚镣和手铐。”监狱里有工人、学生、职员,都是抗日份子,我们牢房里还有一名会日语的。监狱里每天吃两顿饭,一天放一次风,鬼子不许我们说话,对说话的人一律严刑拷打。我在炮局日军监狱关押了两年六个月,天天在牢房里做鞋子,动作稍慢就挨打。日本兵每天早晨查房,谁如果生病了,马上拖出去。拖出去的病号十有八九回不来。难友们都说:“隔离房就是死亡房,不给吃喝人能不死亡吗?”

我们牢房内共有三十几位难友,两年不到有一半儿人死难了。

 

侵华日军北平陆军监狱最后两位幸存者(五)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侵华日军北平陆军监狱的幸存者赵忠义在60年后又走近历史故地

 

1944年冬,我们一百多人被押往停泊在天津塘沽港的货船上,走了七天,到达日本国福岛。从此,开始了漫长的劳工生涯。

“在福岛三个月,每天扛木头,饥寒交迫,加上日本工头强迫下的重体力劳动,劳工们相续死去。”赵忠义哭着,哽咽得上气不接下气。他伤心地说:“最为严重的一次是在北海道集中营,由于饥寒交迫和超负荷劳动,他们屋里七个人都患了病,吐血、尿血,日本人管都不管。那六位劳工都相续死亡了。后来,我们转到日本国北海道的置户村集中营服苦役,每天背石头,筛沙子。饥饿难耐,有几个劳工吃野菜和树皮中毒,死去。——天太寒冷,我把毯子捆在上身,外面再捆上蓑衣。双腿捆上水泥袋子,走起路来‘哗啦、哗啦’作响。就这样熬过一个个寒冷的日子。后来,我们这批劳工从北海道到长野,又从长野到福冈当苦力。途中我们经过美国人在广岛上放的原子弹现场。只见一望无际的废墟,汽车都烧成铁疙瘩——,都好几天了,天空中的黑色尘埃仍然伸手可接。我知道:——快解放了!”

 

侵华日军北平陆军监狱最后两位幸存者(五)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抗美援朝时赵忠义已经当上了志愿军的营教导员

 

“日本投降后不久,我们这批劳工终于回到了阔别多年的祖国、回到魂牵梦萦的家乡。家人相见,抱头痛哭。爹娘都说:自打1940年你被日本鬼子兵抓走,我们都以为日本鬼子已经把你们杀害了,因为,你们都是八路军呀!”

“回国不久,我就参加了解放军,在四纵队3612旅,是聂荣臻的部队。在解放石家庄的战斗中我立了功。1950年我们杨得志兵团开往朝鲜前线,参加抗美援朝的战争,在战斗中我立功三次。”赵老汉说着,自豪地给我找出当年的照片、奖章、证书让我看。

赵老汉认真地对我说:“听说有人占了咱们国家的岛屿,只要国家允许,我还要拿起枪上前线去,绝对不能让外国侵略者占领我们祖国的一寸土地!”

我听了以后。丝毫没有感到他英勇,反而很辛酸。我苦口婆心地劝慰:

“老赵哇,你脑子进水了吧?!腐败干部的一餐饭,就是你们全家八口一个月的生活费呀!如果,外国侵略者来了,你难道还要上战场吗?”

赵老汉眉头都没皱一下,说:“如果侵略者还敢来,我这个八路军老战士还要拿起枪,上战场!就因为我当过亡国奴,我被侵华日军强掳到日本国,当过牛马不如的劳工哇。”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