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侵华日军北平陆军监狱最后两位幸存者(六,结尾)  

2009-03-18 15:19:00|  分类: 被日军强掳的劳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波兰的奥斯维辛已经没有幸存者了可北京的奥斯维辛还有(结尾)

 

侵华日军北平陆军监狱最后两位幸存者(六,结尾)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奥斯维辛集中营刚刚被苏军解放时的情景

 

中日学者、各国研究二战的媒体人都应该迅速的行动起来,拍摄“中国幸存者和当年监狱”的人物映像,这肯定是最后的资料片。要想“人证、物证、口述史”同在,首先要遵守的就是自然法则。这样的机会在波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遗址,在哈尔滨的731细菌部队遗址前已经拍摄不到了。可以推理:

数年后北京炮局胡同的日本陆军监狱炮楼儿再拍摄出来的“人物、景物作品”也应该是我们人类社会的艺术片或者是文艺片的再创作了吧。
    
我给赵忠义老人尹文成老人在高高的日军炮楼前照了不少相片。
    
当年,尹文成、赵忠义是捆着进去捆着出来的,现在他俩走着进去走着出来了。

 

侵华日军北平陆军监狱最后两位幸存者(六,结尾)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2004年赵忠义又一次走进60年前曾经关押过他们的炮局牢房门口

 

    炮局现在是北京市公安局的拘留所,武警上尉军官同意我们进去看看古老的建筑。

带路的武警战士介绍说,清朝这里就是监狱,东厂(即清朝的特务机关)就是这里的狱霸。民国以后,这里又是监狱。当年抗日将领吉鸿昌将军曾经在该地英勇就义。紧接着,“卢沟桥事变”以后,炮局就演变成侵华日军的监狱。有多少抗日志士活着进来死着出去,不得而知。我感到,这个武警上士还行,挺有文化。

尹文成和赵忠义一边走,也一边夸奖他,闹得上士不好意思起来。他说:

“首长,我还要好好学习呢。”

老引和老赵都站住了,他们相视一笑:“什么?叫咱俩是首长?”

“他俩在抗战时期,就被日军关押在这里呢!”我向武警上士介绍说。

“——是吗?” 武警上士惊讶得目瞪口呆:“——还有活的?”

 

老尹和老赵是幸存者,他们活着进去,活着出来,现在又活着重新走进侵华日军的监狱、触摸当年的高墙;我能为他们在当年的炮楼子前面照相感到有不可思议的新闻价值。

 

作为日本国所发动的侵华战争的受害者,86岁的赵忠义和83岁的尹文成毋庸质疑的希望日本国就侵华战争中对中国人所犯下的罪行向中国人民谢罪和赔偿。他们最希望加入到向日本国提起诉讼的行列,可惜,没有任何司法界的朋友帮助他。我采访过的另外几位劳工也有这样的人生宿愿。77岁的李良杰和75岁的赵宗仁也希望再去日本,对在侵华战争中强掳中国人到日本服苦役的日本三井矿山、住友石炭、熊谷组、新日铁、地崎工业、三菱综合材料株式会社6家日本企业再一次提起相关司法诉讼。中国的战争受害者都认为:谢罪赔偿是理所当然的,不谢罪不赔偿才是不人道的,不可理解和不能理喻的。

 

侵华日军北平陆军监狱最后两位幸存者(六,结尾)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2005年尹文成赵忠义又一次故地重访回忆亡国奴时代的屈辱经历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欧洲有德国法西斯、有惨无人道的奥斯维辛集中营;亚洲也有日本法西斯和和遍布中国大地日军占领区的奥斯维辛集中营。根据统计,二战中有全世界有6000万人死伤!其中中国死伤的人数为3500万人!多么大的人类浩劫!多么沉重的人间悲剧!多么凄惨的人群苦难!站在60年前日本法西斯集中营的碉堡和铁丝网前,让我们和两位幸存者一起,反思曾经的苦难岁月吧。

 

2005/8/3 初稿完成   中国作家协会作家  方军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