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侵华日军北平陆军监狱最后两位幸存者(四)  

2009-03-18 15:09:00|  分类: 被日军强掳的劳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在日本国札幌北见市置户村的中国劳工们举行了自己的升旗仪式

 

侵华日军北平陆军监狱最后两位幸存者(四)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1944年尹文成被侵华日军强掳为劳工时的照片

 

尹文成老先生回忆,他们几百人是被日军押解到天津塘沽港的。当时住在大沽劳工协会集中营。不几天,他们就被押解到拉煤的日本轮船上。船在海上行驶7天后,到达日本国下关港。他们分别在福岛的下伊那郡做苦工。在福岛,他们中国劳工队死亡21人。后来,又被押解到长野县修建水坝。又累死、饿死、打死、病死十几名中国劳工。最后,这批中国劳工被押解到日本国北海道北见市的置户村的集中营。每天在日本工头的严密监视下,干扛木头、背石头、筛沙子等繁重的体力劳动。当时的饥寒交迫和非人生活又使不少中国劳工相继死亡。

 

尹大爷回忆,他们所在的强迫劳动场所属于日本三菱株式会社熊谷组。

尹文成老人说:1945年日本投降,他坐美国军舰回国时一人带了16个中国难友的骨灰盒。在天津登岸后,他把一大口袋骨灰盒交给天津国民党支部办公室了。我问他骨灰盒有多大?他说不大,但是,16个也是一大口袋。

尹大爷说,他在日本北海道当劳工时也没有名字,日本监工只叫他128号。

 

尹大爷回忆劳工大队每天早晨有个升旗仪式,旗杆上依次升上两面旗子,上面的是日本国旗,下面的是中华民国的旗帜。在枪械、棍棒和狼狗的注视下,中国劳工还要唱日本国歌君之代。

老人回忆:“19458月,日本兵又把我从劳工工棚里抓了出来,送到札幌宪兵队再一次审讯、受刑。日本兵的理由是说我有‘反抗和图谋造反的行为’。”

——我想,这下活着出去难了。必死无疑。

正在审讯期间,突然一天晚上,日本兵们乱哄哄地四处走动、说话,后来,他们打开牢房的铁门客客气气地对我说:“你可以回去了。”

 

侵华日军北平陆军监狱最后两位幸存者(四)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被侵华日军俘获的中国抗战士兵

 

回到劳工工棚我才知道,日本天皇通过无线电广播宣布:日本国无条件投降了!

听到这一消息,中国劳工们欢呼跳跃地都抱在了一起。

1945826,清晨,在日本国札幌北见市置户村的中国劳工们举行了自己的升旗仪式,北平东三旗出身的叫王为中的汉子庄严地走到旗杆前,升起了我们中国人的旗帜!看着冉冉升起的旗帜,所有的人都热泪盈眶。

——我们中华民族伟大的抗日战争胜利了!

——在日本国,我们中国劳工牛马不如的生活结束啦!

我激动地问尹大爷,升旗的王为中被捕前是干什么的?是共产党人吧?

尹大爷回忆说:“他不是共产党人,他是个普通的农民。在被日军强掳为劳工之前,他在北平西三旗生活,每日干娶媳妇打幡、出殡糊纸制人像、房子的活儿。”我一下就记住了这个普通而又伟大的异国他乡的中国升旗人。

 

尹大爷的女儿不但是老板,而且是个爱说话的人。她请我们大家吃饭时介绍说:“每年‘8·15’我爸都备点酒菜儿,每年‘8·15’,我父亲都说是节日。首先,农历815日是中秋节,是中国人民举家团圆的日子。再一个‘8·15’是日本军国主义战败投降和敲响丧钟的日子,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的日子。”她又说:“只是在今天,当着你的面,我才详细地知道了我83岁的老父亲在国土沦丧之时所受过的苦难。”

我想,尹文成老人在和家人几十年的天伦之乐中,为什么不和子女详细诉说呢?奇怪?

 

尹大爷的儿子也是直爽的人。在饭馆里,他“吱溜”一声,喝一口二锅头酒,问我:“你整天自费研究抗战历史、自费采访经历过抗战的人物,你就这么点退休金,还要自己搭上一切的采访费用,你到底图得是什么?钱?”

我笑着说:“没有。今天,是大哥、大姐花钱不是?我还要感谢你们全家哪!”

“另外”我补充说:“央视、北京电视台、人民日报、工人日报、晨报、光明日报的记者要是采访你们的话,你们还会找我吗?军事博物馆、国家历史博物馆、国家档案馆如果采访你们的话,你们还会到我家来吗?那么,我和媒体、国家博物馆是什么关系呢?我和他们是骄阳下的一滴水的关系;在骄阳还没有升起前,我这滴水珠,暂且还可以映照出世界呀。”

 

我们大家分别时就站在北京的夕阳里。

夕阳照在60多年前侵华日军使用过的北平日本陆军监狱的炮楼上,炮楼上的枪眼像几只大眼睛还在注视着北京芸芸众生的人们,注视着这个飞速发展的城市。83岁的尹文成老人和85赵忠义老汉伸手指着炮楼上告诉我:

“看,炮楼的砖已经开始风化了。可墙还是那么高,电网也快锈完了。都是当年的!看!电网的支架还立在那里,这个建筑本身还在向人们在诉说着当年那不堪回首过去哪!”

老尹早在社会科学院退休了,他是文化人,能把60多年前的事情叙述得有条有理。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