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中国远征军松山战役最后的少校营长林裕琪(一)  

2009-03-25 13:51:00|  分类: 中国远征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能采访到松山战役老军官是天赐良机 

中国远征军松山战役最后的少校营长林裕琪(一)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92岁的 林裕琪先生曾经是云南龙陵松山战役的少校营长

 

松山战役是抗日战争大反攻时重要战役,松山战役以我军完胜而告终。

松山战役在人类战争历史上都应该属于最残酷的战役。

守卫松山的日本军人背水一战!他们全体怀着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

攻打松山的中国军队已经有了先进的武器和大量的弹药,以及必胜的决心!

时至今日,松山战役没有被很好地宣传。而且,今后,也不会引人注意。

但是,只要是研究抗战历史的人就必须研究滇西抗战中的松山战役。

松山毕竟是松山,松山是绕不过去的大山!松山是滇西人民心目中的圣山。

如果说松山战役还有几位当时的军官幸存于世,而且,就在广州!这条消息,别说可能让研究滇西抗战历史的学者们举座震惊了,甚至,连滇西的老百姓们都会哗然!我想象,知道这条信息的滇西抗战地区的官员和民众,会像迎接凯旋的英雄一样迎接这三位当年的少校军官故地重游吧?起码,滇西抗战地区的学者、报社记者、电视台记者都应该奔赴广州,采访这三位老人的。甚至,滇西学者、记者、大学生代表会邀请、陪同三位老军官重登松山旧战场?——也说不定。

——滇西毕竟是滇西,滇西被侵华日军占领了整整四年啊!

 

中国远征军松山战役最后的少校营长林裕琪(一)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滇西抗战的时候云南人民万众一心修建滇缅公路

 

以前,滇西各级政府官员以及滇西抗日战争研究学者们既不知道这些为滇西历史扬眉吐气的老军官存在,也不知道这些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洒过热血老军人联系的方式。这些老军官们在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似的批斗之中,也变得自惭形秽,他们从来没有敢想过:“以功臣自居、以英雄自傲、以胜利者自夸,故地重游。”甚至,我去采访他们时,他们多多少少还有些诚惶诚恐、唯唯诺诺的面容。毕竟,耄耋之年,头一次遇见张口“英雄”、闭口“国宝”的采访者;头一次知道,自己原来“可能是英雄”,所以,未免有些难以接受。

综观60年中国近代历史,从而得出结论:广州三位老少校的心态,和滇西民众的心态都是正常的心态。从滇西抗战结束的政府军去向也可以看得出来,人们已经没有理由想起;或者试图寻找到他们了。松山战役之后,这支参加松山战役的政府军奉命北上,参加国内战争了。紧跟着,是蒋介石败退台湾,许多军队随之去了台湾。谁会想起来,在松山战役63年之后,又出现的三个当年的少校军官?

我作为采访者,当然也有这样的感觉:

好像偶然遇到“从关公庙里突然跑出来的三个千年前的活门神”似的;

又或者是一抬头,接住“从天上掉下来的三张馅饼来”。

再有,就是在大街上遇到了红楼梦中嬉皮笑脸的林妹妹。

我这篇报告文学的标题,原本是叫《亲历云南松山战役最后的三名少校军官》的,仔细分析,他们三人故事太多,还是逐一分析,呈献给各位尊敬的读者吧。

 

2000年开始,我去滇西抗战地区采访过十次。我才访问过多位当年攻打松山的官兵!这次,能采访到松山战役三位老军官,而且,都是黄埔军校毕业的人,真是天赐良机!

由于广州民革的李晶如、崔书磊同志的多方帮助,我在广州采访了15位原抗日战争的亲历者。“民革”的意思大概是“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的意思。“民革”旗下,自然汇集了活在世上的原国民党老军官们。我在广州采访了15位参加过抗日战争中国政府军的老军人,完全是广州民革的鼎立协助,没有他们,我一事无成。我这次采访到抗日老军人最大年龄的92岁,最小年龄的也有87岁。他们的特点全部是参加过抗日战争的原国民党军官、全部是原国民党军队中的知识分子。其中值得注意的是92岁的林裕琪先生,92岁的周郁谋先生和88岁的陈念良先生三人都参加过63年前的松山战役,而且,他们都是松山战役时的少校军衔的营长。还有一位叫陈高翔的老人,我没有采访到,非常遗憾。他也曾经在松山战役时担当少校营长。

这些老军官为什么都在广州而不在云南的深山老林中生存呢?

 

我曾5次,有幸登上当年侵华日军和中国军队血战的松山旧战场访问。

松山上面时至今日,战壕纵横。精巧细腻的,是日本兵挖的;粗犷、豪迈的,是中国士兵挖的。当年松山山顶已经被中国军队和美军飞机数十万枚炸弹炸平,至今巨大的爆炸坑依旧以战争的残酷景象展示在人们面前。

第二次世界大战在亚洲战场上的遗迹,怕是只有松山才有了。

中国政府军在抗日战争中,同侵华日军血战,大的战役22次,小的战役无数。可是,在这些旧战场上,甚至于连一块炮弹皮也难以找到了。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在敌后牵制了侵华日军的有生力量,可是,在华北游击区,日本军队遗址也是凤毛麟角了。当年在华北平原,侵华日军的炮楼林立,现在,连炮楼的影子也难寻觅了。东北臭名昭著的731细菌部队,现在只剩下一堵墙,其他罪证已经很难以实物例证。只有在云南滇西战场的松山,山上有日军工事,山下有日军遗物、遗骸。现在去,还可以看得见。

但是,再有十年的风雨侵袭,也许就荡然无存了。

现在,从云南腾冲,途经缅甸,到达印度加尔哥达的高速公路已经通车了。如果北京到腾冲有直达航班的话,从腾冲再到松山,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情了。不管交通情况怎么样,我建议,大家有机会都应该去看看中国和日本国在15年的战争中,保存最为完好的松山战争遗址。

 

中国远征军松山战役最后的少校营长林裕琪(一)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当年饱经战火之后,滇西抗战松山战场上仅留存的一棵的老树

 

亘古以来,云南松山上面漫山遍野是原始森林。由于战争的缘故,至今没有高大树木。仅有一棵数百年前遗留至今的古树,断臂残垣般顽强地生长着。这棵古树的树身至今布满弹片!光看这棵树,就是奇迹!无论对植物学家还是对历史学家而言。当年,光一个松山战役,打了整整三个月!到194497松山攻克为止,中国军队全歼松山日军1000余人,缴获日军大炮16门,战车18辆。我军牺牲4145人,负伤2618人。

时至今日,松山上面的土还是红色的。

松山上面的风声还是充满呐喊、哀号声。

松山上面的气味还有血腥、炸药、腐尸、枪械的味道。

松山雷雨的夜晚,月黑风高、霹雷闪电!侵略军人的阴魂还在兴风作浪。

松山上面的落日,依旧残阳如血,沉默如画。

云南的松山地处中国西南边陲的崇山峻岭、群山叠嶂之中,她怎么会成为军事要地的呢?这要从日本对华侵略的初期说起:如果说1931年到1937年是侵华日军得寸进尺的年代的话,那么,1937年到1942年就是抗日战争最为艰苦的相持阶段。在这个最为艰苦的年代,在中国的华北、华中地区有八路军、新四军在敌后牵制日军大量的有生力量。中国政府军在正面战场同日军大规模的战役也暂时息鼓待战。而此时,云南的滇缅公路正在发挥巨大的后勤保障工作。大量的军事物资从云南源源不断地运往抗战陪都重庆。而日军占领位于云南龙陵县的松山后,就彻底切断了滇缅公路的运输效能。

根据我个人的研究,我认为滇缅公路、史迪威公路和美国空军的“驼峰航线”最大的作用是心理上的。在战争中,突破心理防线有时胜过实战战例。3000日军盘踞松山,不但截断了中国西南军事反攻的后勤路线,而且冲击了中国人对日作战的心理防线。

在松山山顶上,我可以清楚地看见山对面滇缅公路。天气好时,站在山腰上就可以极为清澈地看见横跨怒江的惠通桥。我还使用普通胶片拍了一张照片,照片近景,是龙陵县宣传部部长的身影。可想而知,当时,只要有一门炮,就可以阻断山对面的滇缅公路;切断世界各国援华抗战的物资流动。真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是战争就有牺牲,就有阵亡。这是世界上任何别有用心的人所抹杀不了的真理!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