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胡真一:曾经与金日成并肩参加抗日战争的老兵(一)  

2009-03-03 09:14:00|  分类: 东北抗日联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真一:曾经与金日成并肩参加抗日战争的老兵

 

一,我是怎么采访到胡真一的

 

胡真一:曾经与金日成并肩参加抗日战争的老兵(一)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 199457日胡真一同朝鲜伟大领袖金日成的合影

 

我采访亲历抗日战争最后一批人的工作已经有几年了,最为困难的,其实是采访中国共产党的高级干部和高级将领。要说最容易的,还数采访亲历抗日战争的老农民,他们本人愿意诉说,我本人也高兴倾听;采访原政府军官兵也极容易,他们基本都没有身居高位,所以他们的人生轨迹、抗战经历、心路历程也愿意向采访者和盘托出。

与之相较,采访将军、高级干部就不那么容易了,手续比较复杂。第一需要介绍信。开介绍信当然要向上级写报告,要逐级审批。被采访者本人,看到那张介绍信也并不容易,还要走一个繁杂的过程,叫“倒置审查”。就是相关单位组织部门、干部部门要审查采访者的资质。审查合格了,采访者的申请才能放在要采访者的案头。最后,将军,或者是高级干部说:“好吧,来吧。”这样,才能构成采访的一个场面。

我能顺利采访重庆市原领导胡真一女士就经历了这样的一个过程: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我去北京的一所大学和教授们切磋抗战历史。有位老师说,他的老丈人认识一位“东北抗日联军”的老兵。于是,他联系了他的岳父大人,他老岳父也是重庆市前领导,今年84岁了,也是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兵。这位长者的上级,就是重庆市前人民代表大会的副主任胡真一女士。长者姓金,我管他叫金伯伯。金伯伯说:“采访重庆市领导,按照规定,需要开介绍信。”

开介绍信是行,我是中国作家协会的会员,可以开介绍信。我虽然走下工作岗位,但是抗日战争纪念馆也可以开介绍我去采访的介绍信。但是,我感到麻烦。北京的交通,从甲地到乙地,需要一天。介绍信邮寄到重庆需要三天。重庆方面审查,至少需要三天。重庆方面通知我,需要一天。心想,这得耽误到什么时候啊。于是,我就给重庆市人民代表大会老干部处打电话,说明情况,请他们上网查查“抗战文学作家方军”的情况。这样,很快有了答复:可以采访。

能采访到亲历抗日战争并在“抗日联军”中生活、战斗过的老战士,对我来说,是无与伦比的重要。13亿人口的中国,数以千计的抗战研究方面有关的人物,由于没人动手,所以这个课题几乎被人“束之高阁”和“渐渐遗忘”。随着时间的流逝,抗战亲历者每时每刻都在悄悄地离我们而去。当金伯伯真的带领我坐到亲历抗日战争的老战士、87岁的胡真一女士面前时,我暗暗感到机会难能可贵。

87岁的胡真一女士容貌慈善,和蔼可亲,没有大领导的架子,非常随和。她不但谈笑风生,而且记忆力清晰,逻辑思维连贯。她非常耐心地帮助我“组织”了我对她的采访。并且胡女士还非常系统地回忆她的抗日战争中的经历、心路历程,以及今日对日本的印象和对未来中日关系的看法。听她说着,我愈发决得:胡真一女士不愧为国家省部级的领导,是一个非常有水平的人物。胡真一家,居住条件非常好,有三个卫生间。客厅有100平米。站在阳台上,可以看见滚滚流动的嘉陵江;听见江轮浑厚的、带有回音的汽笛声。不用说,山城重庆宏伟而壮观的景色尽收眼底。胡真一的儿子、女儿、儿媳、女婿、孙女恰巧都在,让我看到了抗战老兵祖孙三代的美满、安详、康乐的生活场面。可能是有老下级金伯伯在的缘故,胡真一女士还留我们在家吃饭,大家边吃边聊,其乐融融。

站在胡真一家的阳台上,可以俯视丛林之间飞驰而过的轻轨列车。胡真一以东北人爱开玩笑的口吻对我说:“我老脑筋,我从来不坐。”究其原委,重庆轻轨有日本人的技术,而在日本国发动的侵华战争中,胡真一一家多人被侵华日军杀害。胡真一思维清晰,又是领导干部,坐不坐轻轨列车是小事,而日本侵华给她心灵留下的伤痛却是难以磨灭的。

我采访胡真一受到的最大刺激来自于金伯伯。在重庆期间,这位长者去我的住处与我长谈几次。金伯伯的话,使我的世界观、人生观受到巨大的冲击。

金伯伯说:“你住在这样的鸡毛小店,每天三碗面条。你这样自费采访亲历抗日战争的最后一批人,意义何在呢?采访抗日战争亲历者的最后一批人应该是政府行为,怎么你个人干这个工作?抢救抗日战争老兵口述历史的工作,应该是由军事博物馆、历史博物馆、革命博物馆、抗日战争纪念馆或者各地的文史资料馆、档案馆、宣传部门做的事情。如果你是国家行为的话,起码,你出差不应该是自费吧?”

金伯伯的疑问,确实让我无地自容。

我采访亲历抗日战争最后一批人的活动已经好几年了,自认为是对抗战历史中“口述史”的补充。我也没有偷偷摸摸地干,人民网(日本版)开辟有这项采访的专栏已经有几年了。如果,真是有很多人在做这项工作的话,我就应该“淡出”。因为,我的能力毕竟是有限的,我个人的看法毕竟是有局限的。当今的中国社会,有月薪数千、数万、数十万的,我的月薪才千余,还要打肿脸充胖子。金伯伯善意的疑问让我感到深深的自卑,自责,自嘲。坐在“鸡毛小店”里我如坐针毡,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完全失去信心”的念头涌上心头。

“住鸡毛小店,吃简单的面条”,是人生价值的体现。我在国外生活、学习多年,我是很客观的人。我知道人的能力和收入是成正比的,我将长久地感到自卑和耻辱。

 

胡真一:曾经与金日成并肩参加抗日战争的老兵(一)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胡真一家前就是嘉陵江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