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胡真一:曾经与金日成并肩参加抗日战争的老兵(三)  

2009-03-03 09:56:00|  分类: 东北抗日联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在东北抗日联军的日子

 

胡真一:曾经与金日成并肩参加抗日战争的老兵(三)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 19428月,撤到苏联边境的东北抗联部队成立“东北抗联教导旅”(苏军编制为“国际红军88旅”)

 

胡真一女士今年86岁,是辽宁省凤凰城人。家中有父母、两个哥哥、一个妹妹。她上过两年小学,19377月,随父母迁居黑龙江。1931年“9·18事变”的时候,胡真一11岁,她清楚地记得大人们议论:“东北亡了,中国也快要亡国了”。

胡真一对我说。她清楚地记得,在黑龙江的依兰县,她亲眼看见侵华日军用步枪刺刀挑起一个小孩满街走的情景。“当时,16岁的我看见日本兵的暴行后,气得浑身哆嗦。是日本鬼子的行为教育了我要坚决抗日!中国人没有第二条出路可走。”

1937年,我17岁。父母说:‘女孩子早晚是人家的人。’可是,我的老师很喜欢我。我的老师是共产党员,她总让我去给抗日联军部队送信。一来二去,部队就认识了我,就这样,我很自然地参加了抗日联军。我自己也认为能参加抗联打日本是最光荣的。当时,父母并不知道我干什么去了。况且,我们抗日联军平均每周都有几次同日军的作战,每天都在转移之中,生活条件坚苦卓绝。等数年之后,我路过家门才知道,我的两个哥哥已经被日军杀害了。当时,日本鬼子到处抓壮丁,不少青年都被抓去修建碉堡和壕沟去了。后来,听一位逃跑出来的乡亲说,在堡垒修完之后,同哥哥一起修建堡垒的几十个人,都被日本鬼子活埋灭口了。我家乡的村子,也整个被日军烧了,父母为了逃避战火,已经连夜和乡亲们一起开始了逃亡的生涯……”

    胡真一说:“侵华日军的暴行更加坚定了我抗日的决心,鬼子害得我家破人亡,当时我最大的理想就是将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开始,我在抗日联军妇女团,我们团长是后来担当朝鲜领导集团之一崔庸健的夫人王玉环。我的老师叫李淑珍,她也和抗联中的朝鲜同志(金京石)结婚了,后来,这个人当到平壤市委书记。1937年,17岁的我,经抗日联军第二路军总指挥周保中介绍,和抗联五军的军长柴世荣结了婚。周保中解放以后担当解放军海军副司令员(东北民主联军副总司令总司令是林彪,周保中排在肖劲光之前,而担当旅顺海军副司令员的是抗联将领“王效明”)。” 胡真一对我说:“你们卢沟桥抗日战争纪念馆里有介绍东北抗日联军的展版,那上面还有抗联五军军长柴世荣的名字呢。”

 “那时,我们东北抗联最艰苦;我们是天大的房子地大的炕。……每当烤火的时候,我们把衣服翻过来一烤,就能听到‘啪、啪、啪’地响,成串的虱子被烤死的声音。”

 

 胡真一:曾经与金日成并肩参加抗日战争的老兵(三)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 1945东北抗日联军参加“东北战役”示意图

 

1938年初,由于叛徒告密,鬼子对兴安岭里的东北抗日联军被服厂进行了扫荡,胡真一的入党介绍人金枝同志被残忍的杀害。“当部队回来的时候,医院已经被烧成了一片废墟,几十名伤员都被烧死了。金枝和她的丈夫被鬼子绑在一起吊在树上,活活的用刺刀刺死!”

胡真一对我说:“我这一辈子是不轻易流泪的,但那一次看着他们身上的几十处刀伤,我整整哭了一晚上。”第二天,东北抗日联军便对鬼子打了一场伏击战,“当时在一个叫黄鼠狼沟的地方,有一百多个鬼子正准备从河东过河。他们的几十条船刚到河中央,指挥员一声令下,战士们立刻用手榴弹投向鬼子,十多条船一下全被炸沉了!”胡真一回忆起当年的战斗时,显得异常兴奋。“有一个鬼子从河里游到岸边,我用步枪瞄准他开了一枪,鬼子挣扎了几下又沉到了河里。我最感到欣慰的就是亲手打死了鬼子,告慰了金枝和牺牲的战友的在天之灵。”

听了这些,我就想知道抗日联军的概况,及其抗联的抗日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

胡真一说:“东北抗日联军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一支英雄部队。它的前身是东北抗日义勇军余部、东北反日游击队和东北人民革命军(东北人民革命军、东北反日游击队和东北抗日义勇军余部),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人民抵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伟大民族解放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中国的革命历史上有不可磨灭的伟大功绩。在日本侵略者的大后方,他们14年的艰苦战争牵制了数十万日伪正规军,有力地支援了全国的抗日战争(是中国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重要组成部分),他们可歌可泣、英勇无畏的牺牲精神,是中华民族争取独立宁死不屈的集中体现。东北抗日联军共有11个军,人数最多时有4万多人,其中,第一、二、三、六、七等军是在反日游击队(共产党领导)的基础上建立的;第四、五两军是在王德林的救国军、李杜的抗日自卫军余部的基础上建立的;第八、九、十、十一军是在义勇军余部和抗日山林队的基础上建立的。从1940年起,东北抗日联军余部先后被迫撤入苏联境内(仍有部队在东北坚持武装斗争),在中苏边境先后建立了东北抗联‘南野营’和‘北野营’。19428月,将两个野营人员合并,成立了‘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即‘苏联红军第88特别旅’,又称‘国际旅’。我的丈夫柴世荣任四营的营长,金日成任一营的营长。二营营长是王效明,三营营长是王明贵。”

她介绍说:“1942年,在哈巴罗夫斯克,我们的家和金日成的家仅一墙之隔,两家经常相互帮助。1944年,柴世荣在苏联不幸病逝。1945年,我和金日成一家各自踏上归国的征途,此后数十年没有音信。”

我问胡真一,中国东北抗日联军军人和苏联人、朝鲜人的关系?

胡真一介绍说:“关系?那是相当的好!大家都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呗!自从1939年以后,抗战大局势就越来越不好了。日寇对东北抗日联军采取了更加疯狂残酷的封锁,抗日联军处境更为艰难。1941年,经党中央与苏联协商,东北抗日联军的主力一万余人撤到了苏联境内,编为苏联红军88特别旅,并发给苏军装备军服。”

 “当时我们的部队驻扎在哈巴罗夫斯克,金日成一家和我们一家住在一栋木屋里,中间用木版隔开。” 胡真一说。

 “金日成很喜欢小孩子,空闲时常常抱着两家的孩子唱朝鲜民歌。” 胡真一回忆。

1945年,就在随苏军回国收复东北的前夕,胡真一和金日成一家分手了。依依惜别之际,金日成赠送给胡真一一个金戒指、半小瓶金子作为纪念,尔后各自踏上归国的征途。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为了援助朝鲜人民抗击美帝国主义,胡真一毅然卖掉了金戒指和半瓶金子,将所得款项全部捐献给了朝鲜人民。抗战胜利以后(19458月),胡真一所在的88旅(抗联教导旅(88旅)随苏联红军收复东三省(协同苏联红军消灭日本关东军,推翻“满洲国”,光复东三省),胡真一回到了久违的故乡。解放战争时期,胡真一又随刘邓大军解放大西南,并在重庆工作、生活至今。

  评论这张
 
阅读(4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