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国军106医院最后一名原29军伤兵(六)  

2009-03-06 01:07:00|  分类: 国民党抗战将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刘思远的儿子刘继红就是现代版祥林嫂

 

国军106医院最后一名原29军伤兵(六)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白天,刘思远躺在自家墙外。可是,野蛮拆迁的晚上来

 

我们受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领导的命令,去采访亲历卢沟桥事变的29军老战士刘思远。可是,刘思远的儿子时不常就把话题就拐到他们家房子上了。

我应该算是中国当今写抗日战争报告文学最优秀的作家之一,我的职业习惯使我有暗记数字的习惯。经过我计算,刘继红喋喋不休地说了37次他们家的遭遇。以至于,我常常气愤地批评他:“我们是来调查抗日战争历史的,我们不是来调查野蛮拆迁的!”

“你如果再说,我就报道出去?”我警告他。

刘继红是个胆小鬼,他急忙说:“别,别报。”

现代版祥林嫂刘继红的经典语言是:

“我爸爸说啦!当年侵华日军在卢沟桥上飞机大炮的,我都没有怕过!”

但是,现在不成。一伙人在开发商的指使下,天天夜里两点来砸门。

刘思远每日白天躺在自家门前:“推土机!你从我身上压过去!”

可是,野蛮拆迁的晚上来。刘思远的老婆因此急瞎了双眼!

1991年开始采访亲历抗日战争的最后一批人。我曾经在日本国,利用留学打工的机会采访了22名侵华日军老兵。直到今天,还有侵华日军老兵给我写信。

我感到:“人民之间,是友善的。而国家利益之争,是血腥的。”

我想,我们中日两国国民之间是应该相互借鉴学习的。

在此,不妨我刊登一、二日本国民关于拆迁的事情。

 

照片说明:日本国大阪市的建筑方和土地所有者达成的谅解结果

 

以前这块土地的所有者,想1983年建大楼,但当时的城市规划已经确定高速公路会从这儿过,所以他们拿不到建筑许可。土地所有者和高速公路一方交涉了5年,最后达成的协议就是让高速路贯穿大楼。大楼最终于1992年竣工,5-7楼租给了高速公路。
  当时为了解决法律障碍,日本还专门在1989年修改了一系列法律,制定了建筑可以与道路一体的立体道路制度,让高速道路可以合法贯穿大楼。此楼和相关事件,也就成了日本第一栋利用立体道路制度建设的大楼。

 

说到成田机场“钉子户”,不得不提到一对夫妇——热田一和热田照,热田家就住在规划中的3号跑道上,作为成田机场里最坚决的“钉子户”,他们见证了“三里冢斗争”的全过程。热田夫妇认为:“如果认为国家的决定比个人的权利重要,那很可怕。”

 

 国军106医院最后一名原29军伤兵(六)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成田机场的钉子户

 

多年来,日本国很多人慕名来参观热田的“钉子户”住宅,并在热田家的田地里进行农业体验——种植或者收获农作物。热田夫妇常常给大家讲起过去的故事,比如怎样开荒,怎样种出一流的荞麦和落花生。他们还教客人做荞麦面。最后他们也不忘告诉来访者:我们不会输的,生存是我们的基本权利。

无疑,成田机场那最后几家让机场跑道支离破碎的“钉子户”在日本国内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日本一个网站的调查显示,超过半数的网友支持当局通过法律手段解决问题。而另一些人,特别是那些经常利用成田机场的人说,在公众利益面前个人作出一定牺牲是应该的。

 另一边,坚持抗争40余年,而且还在继续的日本“钉子户”也成了各国的研究课题,如德国政府在建机场前,就以成田机场为鉴,事前在充分得到当地人同意的情况下才敢动工。

 

 照片说明:刘思远儿子刘继红给我发来开发商野蛮拆迁的证据

 

刘思远家情况简单地说是这样的:刘思远原有6间平房和 240米的院子。

拆迁后,准备给他新建楼房一层72平方米住房一套。

因此,开发商下令急切,不搬的话,就开推土机。

刘思远一时在千阳县内又租不到房子,为什么呢?

原因是“棺材瓤子,死在谁家里都不吉利。”

 

我是研究抗日战争历史的,不是调查野蛮拆迁和《物权法》关系的。所以,我对刘思远一家好言相劝:“一定要相信党!一定要相信政府!一定要相信国家!一定要相信组织!一定要相信开发商!一定要相信三讲、三个代表!一定要相信科学发展观!”

 

采访结束时,我和抗日战争纪念馆的学者张英秋一起,把亲历抗日战争卢沟桥事变的29军老兵刘思远暂时借来的破房子的窗子缝,都用纸糊了一篇。

“针尖大的洞能透过斗大的风。”我一边糊,一边向刘思远一家说。

91岁的刘思远穿着所有能抵御寒冷的衣帽,他头的上方不远,是破旧门窗的裂缝。

中国西北凛冽的寒风,就从窗子裂缝中不断袭击陕西省境内最后一位亲历卢沟桥事变的29军老兵!由于寒冷,刘思远老人缩成一团,不断咳嗽着。

看着我们打浆糊、糊窗子。刘思远的儿子很不好意思,他手足无措地说:“我们当子女的没有做到,可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的同志和中国作家协会的作家做到了。惭愧、惭愧!”

临走的时候,我很难过。

我一个穷光蛋,没权没势,不能帮助亲历抗日战争、为国流血受伤的老头儿干点事情,我的眼泪差一点夺眶而出。

我握着老两口子的手,和他们挤坐在一起;我拍拍这个肩、再拍拍那个肩。

老头子摇摇头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老太太宽慰地笑着,张开大嘴。

我愉快地看见,老太太还有几颗牙。

我感到她的善良和亲切。她像我的母亲。

我对着亲历卢沟桥事变的29军老兵刘思远老两口子耳朵大声说:

“——我喜欢你们!——我还会来看你们!”

老太太的回答让我大吃一惊!老太太居然笑着说: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的同志们!我们老两口子爱你们!”

——“爱”!这个老掉牙的老太太居然使用了“爱”这个词汇!

 

国军106医院最后一名原29军伤兵(六)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老太太居然说:“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的同志们,我爱你们!”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