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北京电视台《真情》栏目组拔了一份头筹(一、二)  

2009-04-21 18:5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歌颂全民族抗战就是善待自己的开始

 

北京电视台《真情》栏目组拔了一份头筹(一、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远征军老兵刘桂英、朱锡纯相隔67年首次重逢

 

今天( 2009-4-21),北京电视台《真情》栏目,播放远征军老兵刘桂英、朱锡纯相隔67年首次重逢的电视画面。我感觉,北京电视台这是拔了一份头筹!

中国远征军赴缅作战分成两个阶段,1942年是以失利、悲壮告终。

中国远征军1944年胜利大反攻,以大获全胜、扬眉吐气完成了历史的必然。

我说“拔了一份头筹”的意思,是作为公共媒体,北京电视台实际上是完成了歌颂国民党抗战将士在民族危难之时,流血牺牲的英雄事迹。这一行为,如果倒退若干年,是绝对不可以的。自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来,《地雷战》、《地道战》成了宣传抗战的样板节目。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系列图书《红旗飘飘》,和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的系列图书《星火燎原》,也把歌颂的格调和频率调节在一定的水准之内。

三年内战。国民党反动派的残渣余孽们,为了维护蒋家王朝的腐败统治,本应该受到无情的打击。但是,国民党抗战将士在抗日战争中为中华民族的共同利益、同全国人民一道,“用我们的血肉筑成新的长城!”这一历史功绩是千秋万载抹杀不掉、世世代代被人们歌功颂德的。

中国远征军赴缅作战,是抗日战争中,国军同日军22次大战役中的一次。

北京电视台这次采访的刘桂英和朱锡纯两位老人,正是远征军兵败缅北的幸存者。

笔者以为,走野人山的远征军老兵在全国也是寥寥无几、屈指可数!能追踪采访到他们,实在是不容易!可以说,北京电视台为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历史,为抗日战争的口述历史留下了极为宝贵的历史资料。

笔者以为,全国国家级博物馆不少,这是国家级博物馆应该征集、采访、调查、论证的工作之一。但是,他们往往没有去做。是没有经费吗?那么,出国上百人次,去美国、法国、比利时、俄国、日本国、德国……,怎么有经费呢?我还不提吃空饷、弄虚作假、开公务车回家的事情了。我只想在此向公众提问:

“日本人为什么占领中国15年?”“战争历史是不是一面镜子呢?”

所以,北京电视台善大莫焉、功大莫焉。起码,让今天的人了解了60多年前,中国远征军不屈不挠的爱国精神吧?让今天的人们重温前赴后继、千万优秀中国青年英勇牺牲的事迹吧?

抗日战争时期,中国的国情如同国歌中所唱“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日本军队已经占领了中国沿海所有地区,偌大的中国没有领海权、丧失领空权。

国人不愿做亡国奴,用血肉之躯筑长城事关中华民族的切身利益。1943为鼓励学生从军,蒋介石特令蒋经国和蒋纬国到远征军服役。一些省市县的长官也把自己的子弟送去报名。西南联大校长梅贻琦把他的1100名学生送进远征军,其中就包括了他的儿子梅祖彦。学生青年投笔从戎成为当时一大潮流,甚至连中国聋哑协会的会员也要求参加志愿军。“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口号响遍国统区。大量的青年学生、爱国志士积极加入远征军。很快,各地征集人数突破了原定十万人的数额。出现了中国历史上规模空前的知识青年报名参军热潮。

北京电视台采访的远征军老兵刘桂英、朱锡纯正是在民族危亡时机挺身而出的。

采访他们,歌颂他们,迫在眉睫!

不采访、不歌颂他们,实际上就是亵渎我们自己!亵渎我们中华民族的历史!亵渎我们的道德观,亵渎我们关于正直的理念。

所以,笔者认为,歌颂全民抗战,是中国人善待自己的开始。

笔者计算,国民党抗战将士的直系、旁系亲属有2000万人。共产党抗战将士的直系、旁系亲属有1000万人。北京电视台歌颂刘桂英、朱锡纯,实际上是歌颂、赞美了千千万万的刘桂英、朱锡纯们!赞美了他们当年的付出是多么光荣!是多么令人敬仰!

 

 

二、姗姗来迟的记录和赞美也是弥足珍贵的

 

北京电视台《真情》栏目组拔了一份头筹(一、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远征军老兵刘桂英、朱锡纯相隔67年重逢

 

刘桂英个人的历史,就是中华民族近代历史的缩写。

19388月,由20万名中国民工修筑而成的滇缅公路全线通车,所有国际援华物资几乎都是通过滇缅公路进入中国。

抗日战争爆发过后没有多久,我国仅有的几条国际交通线路就相继被日军切断了。

1941年底,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入侵缅甸,企图切断滇缅公路。为了保卫滇缅公路的畅通,确保抗战物资的补给,19423月,在远征军副总司令杜聿明将军的率领下,国民政府第5、第6、第66军等10 万精锐组成中国远征军,开赴缅甸参与对日作战,刘桂英所属的新22师也一起来到了中缅边境。

我的朋友,云南女作家晓曙采访过刘桂英老人。她这样记录:

刘桂英所在的部队在缅甸平满那地区同日军发生了激战,战斗持续了半个多月才告一段落,歼灭日军千余人,新22师也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后来因为英美盟军配合不力,中国远征军在战场上形成了大溃退的败局,而且日军秘密派遣部队迂回到了远征军的后部,切断了归国通道,欲将远征军全部剿灭。此时,腹背受敌的远征军不得已选择了撤退;在撤退路线的选择上,当时少数部队听从了美国统帅史迪威将军的建议,从一条小路撤回了印度;而更多的官兵则和刘桂英一样,在杜聿明将军的带领下,于19426月被迫进入野人山,准备从那儿绕道回国。

野人山位于中缅印交界处,属于喜马拉雅山的余脉,其绵延数千里,纵深200多公里。正是在野人山,杜聿明将军的第五军损失惨重,数万人牺牲在原始森林恶劣的环境中。

刘桂英是唯一从野人山活着走出来的女兵!

解放以后,刘桂英是镇反的对象,和别人说话,都会成为“串联”的举动。

1958年,“反右”开始以后,曾经在国军待过的刘桂英成了 “女特务”,经常被揪出来批斗。1962年,她被遣送到农村进行劳动改造。

1990年,蒙辱受难30多年的刘桂英才最终获得平反,恢复了教师身份,按照退休教师的待遇领取退休金。这一年,她已经是70岁高龄。

朱锡纯的经历与千千万万的国民党抗战将士相仿。

1939年,年仅16岁的朱锡纯在老家湖南平江县参军,走上抗日救国之路。两年后,朱锡纯所在的部队编入中国远征军,开赴缅甸,后经野人山转移至印度。在遮天蔽日的野人山,朱锡纯所在的部队遭受着断粮、疫病、毒虫猛兽的重重考验,历经3个月,伤亡惨重。

解放以后,朱锡纯的处境也不是很好。但是朱老早已看破了生死,甚至为自己自拟了挽联,儿女也帮他修好了坟墓。有报道说:“几年前,朱老花了三年多的时间,根据自己从战的经历,写下了24万字的回忆录《野人山转战记》。回忆录中详细地记录了远征军入缅作战的历史,具有很高的历史研究价值。只是朱老坚持不肯让出版商修改几处事实,此书至今未能出版。”

笔者认为,北京电视台采访中国远征军老兵朱锡纯、刘桂英,虽然姗姗来迟,但也是弥足珍贵的一段史料。试想,假设我们国家级的媒体一家也没有采访、记录、歌颂、赞美远征军老兵的话,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

甲说乙:没有抗日,躲在窑洞里保存实力。

乙说甲:下山摘桃,掠夺抗战的胜利果实。

日本人说:我们是进出,没有犯下战争罪行。

关键是我们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的文化史,我们不屈不挠的抗战历史!我们告诉我们的后人什么样的历史?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