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八路英雄黄廷廉将军谢世(二、三)  

2009-04-24 20:08:00|  分类: 老八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八 路 英 雄黄 廷 廉

 

八路英雄黄廷廉将军谢世(二、三)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八路军老战士黄廷廉在家中

 

我八年前认识的黄廷廉。今年(2005年),老黄已经86岁了。

我一路编好见面说什么。谁知,八年未见满腹安慰半句多。

我认识老黄是在沈阳图书城,当时,为了配合出版社的出版发行宣传,我正为我的图书《我认识的鬼子兵》与读者会面、签字、交谈。电视新闻的镜头在直播当中,闪光又灯亮了,人群之中来了五位老八路来见我。因为每位老同志都有解放军战士扶着,所以我知道来头不小,我当过兵。我虽然是一本书的作者,但是,在抗战亲历者面前我又是虔诚的小学生。在电视镜头前,几位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战士叙述了他们在抗日战争中的亲身经历。这些老人讲到侵华日军犯下的罪行时都义愤填膺;讲到战友为了祖国的解放事业前赴后继、英勇牺牲时都流下了难过的热泪。只有一人从始自终没掉一滴眼泪,他声若铜钟,体格健壮,手像小洗脸盆那么大小,握手时充满了力量。

——这个人物就是黄廷廉。

我在陆军服役多年,习惯地把大军官叫首长。在电视记者前,首长黄廷廉的发言让我震惊和激动,回北京后,我还在中国青年报上发表过文章,叫《八路英雄黄廷廉》。

事隔八年,首长黄廷廉现在怎么样了?我们虽然通过信,但是,毕竟是八年没见面呀!从抗日战争的全面爆发到胜利;从日本全面发动侵华战争到失败,是八年!屈指一算,从1998年到2005年也是八年,首长黄廷廉的年龄应该是86岁了。我想,八路英雄黄廷廉年纪大了,身上还有战争时留下的6处刀伤,86岁了,肯定老态龙钟、病魔缠身。我是采访经历抗战、亲历抗战、目睹侵华日军罪行最后一批人的作家,我采访过的许多人今天还在,明天就剩下照片了。老黄人还在,这就好。

“人证、物证、口述史”是抗战胜利60年最关键的工作。

抗战胜利60年了,首长黄廷廉一定有许多感慨吧?

我特意带上摄像机、胶片照相机和数码照相机。

——沉淀60年对抗日战争的看法想必是警世恒言呢。

我还想好了在病床前安慰和鼓励老黄的话:

“……都说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可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没关系,身体会好的。……既来之,则安之。

……我都离岗三年了,老首长您还能不老?

……侵华日军都没把咱们怎么样,您今天也一定能战胜病魔走向健康的!”

我还给老首长带去一只北京烤鸭,略表敬意。

辽宁省军区干休所的黄干事领我去首长黄廷廉家,一路上,他对我念叨:“首长有日子没出来了,可能身体不好。”

我心里已经有准备了。我又背了背台词,准备好好鼓励鼓励老首长。

首长家住一所小楼,开始敲门没人应。我想,他,——是不成了。

有人来开门了,是满脸笑容高大健壮的首长黄廷廉,他说:“哈哈!方军!一直等你呢!”

老黄和我握手还是那么有力量!和8年前一样!

我有些失望,我背诵了好多安慰的话语,现在都没有用上。

支上三脚架摄像机,采访开始。老黄家很大,只是陈旧,老黄的背影是一墙书法。

采访了一天,老黄始终精力充沛,记忆犹新、逻辑有序、井井有条,声音洪亮。

采访到最后,话题是生活。老黄说他每天在家散步半小时、从头到脚按摩半小时,洗凉水澡半小时。86岁的首长黄廷廉笑眯眯地问我:“你怎么锻炼呀?”

“我?我可不敢洗凉水澡。”我连忙回答。

我确实试验过,北京的严冬腊月,零下15º,用凉水浇一下身体就冷得直哆嗦呢。

那么,沈阳的三·九天最低气温是零下24º,老黄坚持冷水浴。不简单。

 

三,回忆60年前血雨腥风仇恨依在

 

八路英雄黄廷廉将军谢世(二、三)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被侵华日军俘虏的中国士兵

 

八路英雄黄廷廉将军谢世(二、三)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侵华日军拿我被俘人员练习刺杀动作

 

八路英雄黄廷廉将军谢世(二、三)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饿了十天的我军士兵接过日军给的食物就开始狼吞虎咽

 

面对镜头,黄老又一遍叙述了当年最艰苦卓绝的一刻。

19447月,山西省平遥县抗日游击大队宣传干事黄廷廉和通信员阎引则,到离城10里的庄则村去看望本队伤员。因天色已晚,就住在伤员家。第二天一早,村里的乡亲下地干活时,看见日本鬼子已经包围了村子。黄廷廉和通信员撤退时,不幸被四面包围的日本鬼子抓住了。因为,通讯员身上有八路军山西军区日军反战同盟的一卷传单,所以,暴露了身份。日军问黄廷廉叫什么?什么职务?黄廷廉回答:“我叫李国喜,是士兵”。通讯员阎引则心领神会,回答:“我叫郭守义,是士兵”。日本鬼子看抓到拿八路军传单的八路军,还是日本文的,就五花大绑把他们往平遥县城押送。

到了平遥县城的孔庙里,日本鬼子把他们俩人捆在孔庙院内的树上,不给吃喝,让太阳暴晒他们。当时,我们中国人的文化圣地孔庙成了侵华日军的兵营,来往的日本鬼子任意侮辱、毒打他俩。有的鬼子路过就用皮鞋狠踢他们,有的鬼子路过就用棍棒乱打,有的鬼子用砖头猛砸他们。天下雨了,他俩泡在雨水里,日本鬼子把他们两个的鞋子脱下来,舀上树坑里的脏水往他俩嘴里灌,……日本鬼子的意思是让中国的八路军求饶。可两个八路咬紧牙关,死不开口。

第三天,日本鬼子见两个中国的八路死不求饶,就他们押送到平遥县城的县政府看守所。一路上,日本鬼子对他俩还是拳打脚踢、枪托子砸。

一进看守所,他俩就被套上十几斤重的脚镣和手铐。这时,一阵沉重而杂乱的脚镣声传来,黄廷廉抬头望去,是一群难友在放风。令黄廷廉吃惊的是日本鬼子在进行大规模、大面积的搜捕行动!而且,好几名战士被俘了!这不,县大队一连班长钱声窗,四区游击队的崔得虎、张自成、李金珠、王学名和区武装部主任王正中等人都被抓来了。这些同志也看见了黄廷廉和阎引则。黄廷廉连忙向他们摇头、示意:我们都不认识。看到大家默许的表情,黄廷廉放了心。

关押抗日份子的牢房人满为患,一盘大炕上人挤人,炕下也是难友,只有门口两尺见方一块空地放一只便桶。难友们带镣铐睡觉,翻个身都困难。当时,正是七月流火,炎热难耐,屋里又脏又臭又潮湿,人睡下后,挤得汗水都粘在一起。臭虫和跳蚤多得摸不完,乃至于用手在地上扫扫就可以抓一捧,再顺窗子扔出去。晚上的蚊子更不要提,它们也争着来吃人血。吃的东西,一天三顿都是半生不熟的高粱茬子黑豆粥,还不给吃饱。喝的水是咸苦水,闹的肚子整天咕噜响。到室外放风时,脚镣重得抬不起来,只能拖着地面走,许多人的脚面上常常流着鲜血。

一天上午,日本鬼子把黄廷廉和阎引则带到刑讯室,两个鬼子和翻译韩建国来审问。黄廷廉对日本鬼子所有的询问只说:“不知道。我叫李国喜,是士兵。”一个日本鬼子举起棍棒向黄廷廉上下打了50多下,累到直喘粗气才停住手。黄廷廉浑身疼得大汉淋漓,他咬紧牙关坚持着。打完鬼子再问:“八路军反战同盟中的日本兵在哪里?你是八路军干部!”黄廷廉还是回答:“——不知道”。日本鬼子就接着抡圆了棍棒再打。最后,日本鬼子无奈,只好把满身是血的黄廷廉押送回牢房。一边往回走,浑身剧烈疼痛的黄廷廉一边暗自高兴:自己胜利了。

阎引则也被日本鬼子押送回牢房了,他也是浑身是血、是伤。阎引则对黄廷廉说:“日本鬼子一直追问我和你的身份,我咬牙不开口,他们气急败坏就打我。”阎引则才16岁,刚刚参加八路军没几天,黄廷廉握着通讯员阎引则的手,摸摸他满是鲜血的头,鼓励他:

“——好样的!没给咱八路军丢脸!”这时的阎引则倒忍不住地哭了。

紧接着,日本鬼子把崔得虎、张自成、李金珠、王学名一一带走审讯。

放风时,几个人浑身是血地被拖回牢房。黄廷廉想:战友们也胜利了。

然而,在那种艰难困苦的场合下,人心是难测的。因为黄廷廉级别最高,所以,浑身是伤的王学名爬到黄廷廉身边低声问:

“我看,我们当伪军去,当了伪军再带枪跑回部队不就成了吗?”

这时,战友们也都聚拢了过来。八路军宣传干事黄廷廉的头猛得一炸:“这不是叛变投敌吗?现在身处敌穴,我们当了侵华日军的傀儡军,就是日本鬼子的胜利。当了傀儡军还不是在侵华日军的枪口下生存?那么,老百姓会骂咱们是汉奸走狗呢!咱们全家都会受屈辱!不要忘记,我们参加八路军是为了打日本鬼子保家为国。我们要时时刻刻记住两句话:当汉奸可耻,为革命牺牲光荣!”大家都点头,把手握在一起。

又一天放风时,王正中蹭到黄廷廉跟前说:“我实在受不了严刑拷打,我都承认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出去还可以干革命。”

黄廷廉说:“你真可耻!留下你一条狗命还能干什么革命?告诉你,我什么也没有承认。我的情况你都知道,你到日本鬼子那里报告请功吧!”

王正中低头不语,黄廷廉铁锤般的话语击中了他的政治良心。过几天,王正中找到黄廷廉说:“敌人拷打我,我顶不住,什么都承认了。可是,敌人过两天还向我要情况,我没什么可以交代的了,日寇不相信还会打我。我的情况你知道,你能出去的话,可要把我的真实情况向组织汇报一下,我错在留得青山在的想法上……。”“你别说了,”黄廷廉觉得王正中既可怜又可恨,就开导他:“你越软弱,日寇就越打你的注意,越要欺负你,我劝你坚强起来,像个中国人的样子!”王正中背过脸去,似乎悄悄地哭起来了。

我对老首长黄廷廉说:“我不认为王正中当了叛徒,他又没有出卖别人。”

老黄说:“不对,八路军战士在日寇面前即使牺牲也要站直了!”

老黄回忆:天气越来越热,在那恶劣的环境中,病人一天一天多起来了。日寇企图借病魔的毒手迫使八路军战士屈服,所以对病人置之不理。太岳军区供给部的采购员王克让病了,日军根本不给医疗,他就活活病死在炕上。日本鬼子把他的尸体就放在院子当中,让太阳暴晒,苍蝇叮咬。不一天,八路战士王克让的七窍里全流出浓水,蛆虫在他脸上乱爬。黄廷廉心如刀绞,怒火冲天。八路军干部都受到过“支部建在连上”的教育,意思是越艰苦共产党员越起作用!宣传干事黄廷廉此时鼓励战友们:“我们要更坚强!我们绝不投降!”

张自成是平遥县偏城人,有一天,他家里给他送来几个馒头。在那种极端饥饿的情况下,馒头就是最高级的食物。张自成拿馒头请示黄廷廉怎么办?黄廷廉被感动得差点掉泪,说:“你家送的,你多吃一些,其余的分给战友吧。”几天后,他家又给送吃的,还送了一条裤衩。张自成又向黄廷廉请示。黄说:“分馒头,是表示我们八路军团结一致,生死与共,裤衩总不能撕成条子分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