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我真想画两枚抗战胜利纪念章当场挂在他们的胸前(二)  

2009-05-19 22:03:00|  分类: 中国远征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尤广才跌宕起伏的人生和艰难困苦的岁月

 

我真想画两枚抗战胜利纪念章当场挂在他们的胸前(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1944年在缅甸密支那跟随尤广才上尉采访的美国记者

 

我真想画两枚抗战胜利纪念章当场挂在他们的胸前(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面对观众的提问尤广才、赵振英在认真听取

 

430,北京电视台派车按远近,来接尤广才、方军、赵振英。由于我先见到尤广才先生,所以,一路先聊了起来。尤广才是有备而来,他带了一书包资料。

他说认识云南专家戈叔亚,我说,那是我哥哥。

他说:“台湾中将曹英哲是一排长,我是二排长。”

我说曹英哲给我来信十年了,我比较了解他。

尤广才说,我们去接赵振英。我说,我认识他三年了。

90岁的尤广才很吃惊,他睁大眼睛看了看我。

 

我把见到尤广才的印象,简单归纳如下:

尤广才,1919年生人,山东台儿庄老家。1937年,他自己把自己送进抗战的国军,历经战火洗礼。1942年,作为中国驻印军,在印度利多。1944年反攻时,参加了缅甸密支那的会战。抗战胜利之后,随新一军到东北同林彪的四野作战。投诚之后,入狱六年。后来,一直生活不顺,以至于在38岁时,离异,终生未娶。独身的目的是:“自己是历史反革命,国民党残渣余孽,为什么再要连累别人?”

我问老尤:“后来,就没有姑娘喜欢过您?”

“多啦!我坚决独身!我不能连累任何人!因为,我曾经是中国远征军老兵。”

尤广才在1980年才解放。因为精通英文,在台儿庄中学当英语老师。

现在尤广才老人已经退休多年。退休金3000上下。自感幸福。

尤广才现在每天晨练,参加各种社会活动,关心国家大事。

尤广才现在每天看英文版的《中国日报》。

现在,他还可以用英文背诵美国奥巴马总统的就职演说。

尤广才非常看好民主社会的社会体系,他认为腐败在那里会受到抑制。

我认为,尤广才是一个非常有思想、有知识、有见地的沧桑老人。

 

尤广才给我看了一张照片,是他在缅甸西保作战时,跟随他拍摄的美军记者拍摄的。

我们说好,过几天,我去尤广才府上认真采访。

关于照片,我回家查了一下资料,有晏欢先生的记录,现在摘录如下。

 

根据远征军文史顾问晏欢先生记录:

尤广才老人回忆:“在打西保的时候,美军还派来一个战地摄影队,一共5人,师部指定与我住在一起。那时白天平静,夜晚枪声大作,摄影队很敬业,哪儿有枪声,他们就赶紧赶过去。我有保护他们的责任,所以他们一动身,我也得派人跟着他们。我与他们住在一起10多天,我会点英语,经常与他们攀谈,相处很融洽。他们离开时,还送了些衣物给我作纪念,现在有时还会想念他们,这也算是中美联军结下的战斗友谊吧。”

远征军文史顾问晏欢先生记录:

尤老的口述又被我找到了历史的佐证!太奇妙了!以下贴出的这一幅照片,摘自美军教科书Charles F. Romanus & Riley Sunderland所著的《U,S. ARMY IN WORLD WAR II  The China-Burma-India Theater   Time Runs Out in CBI 》一书229页,由美军SIGNAL CORP(大概称作信号兵种或通讯兵种)拍摄,研究CBI的人都会注意到,所有CBI战场的照片均由美军SIGNAL CORP所摄,每张后面都有一个小印章,注明由美军SIGNAL CORP所摄,并要求日后任何使用该照片的人士/机构必须注明照片出处,我曾刊出在中国黄埔军校网上的《远征军老照片里的故事(一)》一文中的照片,严格按照这种明文规定执行,清楚注明:拍摄者,美军SIGNAL CORP

  

我真想画两枚抗战胜利纪念章当场挂在他们的胸前(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得到黄埔王坚版主的同意,转发尤广才结婚的照片

 

我真想画两枚抗战胜利纪念章当场挂在他们的胸前(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尤广才在北京电视台念自己的诗句

 

我真想画两枚抗战胜利纪念章当场挂在他们的胸前(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1995年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50年尤广才写的诗词

 

尤广才身体好,他征得北京电视台主持人桑朝辉的同意,大声朗读了自己的诗作。

尤广才在北京电视台接受采访时,事事请示。

甚至,连北京台大帅哥主持人桑朝辉都乐了。

我在心里明白其原委:一,他曾经是军人。二,他曾经是犯人。

我在新疆、陕西监狱都工作过,那时,犯人管我叫:“报告方政府……。”

 

 

 

本文其它两小节:

 

我真想画两枚抗战胜利纪念章当场挂在他们的胸前(三…我真想画两枚抗战胜利纪念章当场挂在他们的胸前(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我真想画两枚抗战胜利纪念章当场挂在他们的胸前(四…我真想画两枚抗战胜利纪念章当场挂在他们的胸前(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