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永远放不下的98颗心(一,二)  

2009-06-13 17:18:00|  分类: 被日军强掳的劳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远放不下的98颗心(一,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凤仪萍先生手拿被日军迫害致死的98人名单

 

永远放不下的98颗心(一,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侵华战争期间侵华日军随意强掳我国民为挑夫

 

永远放不下的98颗心(一,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侵华战争期间日本鬼子在我国的土地上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一,从广州来的被采访者凤仪萍

 

(作者说明:这篇文章是2005年写的。)

凤仪萍,76岁,祖籍上海。

初见他是在北京一家饭店。令我吃惊的是他不像一位76岁的老人,文质彬彬的。

细细一品,他和其他劳工一样充满沧桑、充满艰辛、充满苦难。

劳工生涯只一年,苦难就足足可以贯穿人的一生。凤仪平也不例外。

当年被抓的日本的劳工有四万多人,如今活着的不过千余人。

他是被侵华日军掳到日本苦难劳工中走出的唯一医学专家。

我早听说他,一直想采访他。写过《尊严》的作家李珉女士向我反复介绍他,说“往往在电话中,凤先生就会泣不成声------”。

我想苦难的劳工谈及“劳工的苦难”时往往如此。我采访过百多位当年被侵华日军抓到日本国服苦役的劳工,我感到,今天,已经没人可以完全理解当年我们的父辈当亡国奴的滋味了。毕竟,时代不同了。我们作家的任务只是把这种滋味、这种口述的历史,尽可能的传达出来,留给我们的后人。留给我们的民族。留给我们的历史。

我决定自费去采访他。我把这一信息传达给凤仪萍先生。

无庸讳言,我有我的难处。我已经退休了,工资有限。我不断的给相关单位领导写报告,我希望他们能从工作的角度出发资助我,当然,采访资料全部上交。凤先生在广州,我去一趟的话,往返的火车票加起来我的工资都不够。可是,听说领导要去加拿大和比利时,所以,这一桩事情就先放下了。

1945年日本投降距今已经60年了,作为能讲述“口述历史”的老人已经寥寥无几了。最重要的是:诺大的中国,还有几人在做这样的采访工作?

有个插曲在这里有必要说一说,中国还真有这么一些人在锲而不舍的做这项工作。他们是哈尔滨的王晓兵、上海的苏智良、王选、杨克林,四川的樊建川、云南的陈祖梁、沙必潞,北京的李珉等。日本国的右翼学者有强劲的大财团资助;而中国人恰恰相反,全靠自己。

最近,在《国际先驱导报》上有这样一篇报道,阐述日企支持右翼教科书。报道这样描述:随着日本进入四年一度的教科书审定季节,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的《新历史教科书》再次引起世人关注。由于初中和高中生在6年的学习时间里一直在教室中接受历史教育,因此歪曲历史的危险性比起参拜靖国神社严重性有过之无不及。根据被曝光的送审本,编撰会的教科书进一步歪曲历史、推卸自己的战争责任、隐瞒加害事实,将侵略战争描写为自存自卫的战争,与2001年版日本教科书相比更加变本加厉。

编撰会从倾向于右翼的大企业得到充分的资金,朝日啤酒、三菱重工、日野汽车、五十铃汽车、住友生命、味之素、东京三菱银行、清水建设、中外制药、大成建设等众多日本大企业支持编撰会。朝日啤酒名誉顾问中条高德在编撰会会报《史》上公开声称:

“不参拜靖国神社的政治家,根本没有当政的资格!”

日本人在日本国忙自己的事情;中国人其实也在中国忙自己的事情。

我作为一个中国的作家,一直在做的事情,就是采访亲历抗日战争的最后一批人。我想通过:“人证、物证和口述史”留给人们更多的思考。我盯紧凤仪萍就是这个目的。

我们中国受日本国侵略15年,有3500万人伤亡。可以说在侵华战争中有无数的凤仪平当过日本侵略者奴隶,但是,今天,凤仪平式的人物却屈指可数了。怎么办呢?

 

 

二,1944年凤仪萍在上海街头被侵华日军抓捕

永远放不下的98颗心(一,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侵华战争时期日军随便抓捕中国人服苦役

 

永远放不下的98颗心(一,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侵华日军随意搜查任何一个中国人

 

永远放不下的98颗心(一,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侵华日军随意侮辱我国民众

 

凤仪萍先生自己来北京了。他现在就坐在我和作家李珉的面前。

“听说你们要自费去采访我,谁花钱都一样,还是我从广州来见你们吧。”凤仪平先生微笑着说:“我很忙,还要马上回去。”

我虽然松了一口气,但是,新的烦恼又涌上心头:他的生活环境是什么样子呢?

“半个多世纪,在一个人的生命历程中是漫长的。您又是高级知识分子,那么,为什么不自己写一写自己的人生经历呢”我问他。凤先生平静地回答:“我是外科医生,每天都有手术,拿起手术刀切开病人的身体,我可以做到脸不变色心不跳。------我几乎每一天都上手术台。但是,我不可以回忆当劳工的岁月。也不可以提笔写,因为,那是难以言传的悲伤、悲愤和悲情”。

凤仪萍193012月出生于上海南汇县,19377月日寇悍然发动“卢沟桥事变”进而推开全面的侵华战争,几乎同时,上海沦为日寇铁蹄下的孤岛。那时,凤仪萍刚迈进小学的课堂。上海沦陷不几天,他父亲的木材公司就破产了。

战争给凤仪萍的家庭事业带来极大的打击,使他们一下沦为赤贫。

凤仪萍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推迟了中国现代化的进程,这并不单单是他父亲木材公司一家破产的事情。凤仪萍教授说:1936年的中国资本主义生产已经占工业总产值的20.46%,如果不把农民自给性的加工计入手工业产值,则1936年资本主义生产已经占工业总产值的65%,占工农业总产值的24.48%。资本主义工业的这个比重,相对于中国较晚的现代化起步,已经是一个巨大的发展,凤仪萍教授分析,中国战前这样的一个发展基础,在战争中遭受了巨大的直接和间接的损失。一方面是日本在广大的沦陷区破坏或者完全控制了中国战前业已建立起来的现代工业,使中国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另一方面,在那些尚未沦陷的地区,不管是有限的现代工业部门还是传统的农业经济,都被迫以应对战争的特殊需要为第一要务,根本谈不上发展。

凤仪萍清楚的记得:有一天深夜,游击队和日寇进行激战的枪声。

19448月,刚上初二的凤仪平被端着三八枪的日本兵抓到上海虹口的一个集中营。他们这一拨儿老老少少300人,老的有60多的,最小的就是凤仪平。那时他14岁。

“父母还不知道呢”,他们300人就被日军押一艘日本运输船上。

在黑黑的底仓,大家说:要把我们抓到什么地方去呢?有人说:是不是日本人要把我们的血吸干吧?众人谁也不知道船驶向何方,更不知道命运的福祸。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