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侵华日军长谷川敏中尉你在哪里(二)  

2009-06-20 11:02:00|  分类: 国民党抗战将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不要忘记你们在侵华战争中犯下的滔天罪行

 

侵华日军长谷川敏中尉你在哪里(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92岁的王建华一边挥毫泼墨,一边回忆教子方法

 

我看到,在摊开笔墨的书桌一侧墙壁上悬挂着巨大条幅“厚德载福 ”。厚、德的确可以载福啊!

在王建华挥毫泼墨时,他儿子手指条幅告诉我:“为我写字的这位书法家叫陈义经 ,南京‘总统府’三个字是他写的。 陈义经老先生在旧政府做文书工作,为人低调、祥和。解放后,他从来不提书写‘总统府’三个字的故事,才得以躲过历次政治运动。当年书写‘总统府’的史实是后来台湾的媒体披露的。为我写这幅字时,老人已是92岁高龄。去年3月,我参加了老人家的追悼会。”

王老先在旧报纸上润笔,然后一挥而就:

“我托胡主席访日时带去心愿:中日友好,中日不再战。”

落款是:“71年前,同日军作战的92岁抗战老兵王建华。2008316。” 

没有想到92岁的老人写的字还这么漂亮、工整、有力。我不由得啧啧称奇。

他儿子在旁边说:“年轻时老爷子的字写得还要好,在同学中间我常以我父亲的字感到骄傲。我们的字要是写得不好是要挨揍的。”王老接着说:“ 我只读过私塾,不懂数理化,但我知道字如衣冠。岂能草率!以前,我要求孩子每天必须写一张大字。”

王老的儿子在一旁小声告诉我:“小时候,有时出去玩得忘形,老头子要下班了,急忙把前几日的落款改为当天的。不然,就要挨揍。”

 

侵华日军长谷川敏中尉你在哪里(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19459月中国军队军官给投降的日军军官训话

 

19459月,上尉军官王建华亲自押送三批,总共6000日军战俘从武汉到郑州。

我问王建华先生:“为什么只送到郑州呢?”王先生说:“战区不同,郑州是五战区。”

王先生回忆:“1946年,我在武汉联勤总部第四区铁道军运指挥部,任上尉课员。我接到命令,奉命遣返日本投降官兵。当时,共分7个小组,每天从汉口江岸站发出一列车。我和易周课长一个组,7天一个来回。日本战俘自己用竹竿搭盖车棚,每列车载2000人左右,由日本人自己管理。我们共送了三趟日俘到郑州,然后转陇海铁路到南京。日俘再从南京乘船返回日本。

由于车特别慢,从武汉到郑州需要三天时间。(这时,王老的长子插话,去年9月,我陪父亲从武汉到北京去看我的儿子、他的长孙。他把郑州以南的每一个今天都不存在的小站站名都说得清清楚楚。)

我们坐在列车首车上,都自带干粮,所以,我们同日降军没有什么接触。只是在最后一次,我们押送的一名日军大佐与我们同坐一节车厢。那大佐军官用固体酒精为我们烧开水、泡茶,还向我和易周课长敬烟。但是,我们都不吸烟,故未接受。车到驻马店时,因车抛锚而停了两个小时,我们便下车吃饭。这名日军大佐见我们要下车吃饭,也要求同去。我们也只好请他一起去,同吃。哪里知道,这顿饭吃掉我们俩人七天的差旅费。日军大佐要付菜饭钱,我们没有要。上车后,他拿出一块衣料(日本哔叽)要送易周课长,一块日本手表要送我。开始,我们婉拒,但他表示,反正也不能带回日本,权当做个纪念吧?我们一想,就算是战利品吧,也就收下了。

有一次,在漯河站出了事。一群愤怒的农民手拿锄头、铁锹、大镐、镰刀涌向载日本战俘的列车。要报仇雪恨!我们急忙过去阻拦。我站在高处对乡亲们大喊:‘老乡们!这些日本兵已经放下了武器!蒋委员长说,要以德报怨!我们应该让他们反思他们的战争罪行!他们放下武器,投降啦!让他们安全回到日本去——。’

乡亲们群情激奋,他们手中舞动的农具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去你妈的蒋委员长!什么日本人放下了武器?我们当初还手无寸铁呢!日本兵当年把我们的村子烧光、杀光、抢光了!幸亏,我们是当时逃出去的,我们要报仇!我们要让他们偿命!血债要用血来还!杀呀!乡亲们!’数百乡亲们的呼喊声像春天的惊雷,在大地上久久地回荡。

投降的日本军人们也如惊弓之鸟、瑟瑟发抖,他们不知如何是好。

我一看,不好!急忙命令列车先开出车站再想办法。

“后来,我大声给投降的日军官兵训话:

‘……不要忘记你们在侵华战争中犯下的滔天罪行!’

投降的日本官兵全部立正站好,低下头。半天,没有一人敢抬起头来。”

 

92岁的王建华先生记忆力非常好,他1940年在重庆参加国民党,入党介绍人是《扫荡报》的社长何联奎。他说,作为士兵,我们本来不够资格加入国民党。由于我们为《扫荡报》担任警卫,所以,集体入党。王老至今还能记得他的党证号:渝字08786号。

 

因为王老送过日本战俘,所以,王老先生带我去了武汉受降堂。

受降堂在武汉市中心的中山公园里。在受降堂前,王先生回忆:“武汉受降堂是纪念清末湖广总督张之洞的祠堂。 1945918日下午3,中国第六战区长官孙蔚如将军在此接受华中地区侵华日军第六方面军,冈部直三郎率属下21万日军在此投降。当时,武汉三镇老百姓都围到此处,那真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万众欢腾!”

我在受降堂和受降碑前,分别给王老一家照了像。

王老笑着告诉我:“63年前,我由于公务在身,正往返于武汉和建始之间。我亲眼目睹了长江沿岸各地人民喜极而泣的庆祝场面。日本在16个战区向中国军队投降。老百姓高兴哇!那真是中国人的节日!那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盛典!仿佛昨天一样!”

 

侵华日军长谷川敏中尉你在哪里(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在武汉受降堂前92岁的王建华仍然感到扬眉吐气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