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侵华日军长谷川敏中尉你在哪里(三)  

2009-06-20 11:09:00|  分类: 国民党抗战将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侵华日军长谷川敏中尉你在哪里?

侵华日军长谷川敏中尉你在哪里(三)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19459月在南京投降的日本军队官兵接受搜查

 

92岁的王老记忆过人,他屈指向我娓娓道来:

第一方面军受降官是卢汉将军,受降地点在河内。

第二方面军受降官是张发奎将军,受降地点在广州。

第七战区受降官是余汉谋将军,受降地是汕头。

第四战区受降官是王耀武将军,受降地是长沙。

第九战区受降官是薛岳将军,受降地是南昌。

第三战区受降官是顾祝同将军,受降地是杭州。

第三方面军受降官汤恩伯将军,受降地是上海。

第六战区受降官是孙蔚如将军,受降地就是这里。

第十战区受降官李品仙将军,受降地是徐州。

第十一战区受降官是孙连仲将军,受降地是北平。

在济南受降地,是李延年将军担任受降官。

第一战区受降官是胡宗南将军,受降地是洛阳。

第五战区受降官是刘峙将军,受降地是许昌。

第二战区受降官是阎锡山将军,受降地是太原。

第十二战区受降官是傅作义将军,受降地是归绥。

在台湾的受降官是陈仪,受降地是台北。

 

侵华日军长谷川敏中尉你在哪里(三)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19459月日军投降时日本士兵放下武器的情景

 

92岁的王建华回忆:侵华日军投降总计128万人,同时投降的有146万伪军。

63年了,当时,摆在武汉受降堂前的战车、坦克、大炮、步枪、机枪、战马、军刀不计其数!武汉三镇的人民敲锣打鼓地参观,流连忘返,人山人海,万众欢腾,欢歌笑语……。那时候当中国军人,光荣的满脸放光!……”

一个下级军官怎么知道这么多事?并且经久不忘?看来,王老当年的确不是一个“糊涂兵”,那场战争在他的记忆里已经是刻骨铭心的。当我夸奖老人家时,他笑着说“我是站错了队。如果在共产党部队里,我肯定是一个‘标兵’。当年在部队里,我每次都是出色完成长官交给的任务呢。”

 

王先生说到高兴之处,竟然手舞足蹈、红光满面。他回忆:“我这不是第一次押送日本战俘呢,我第一次送日本战俘是在1942年。”

 

王老回忆:1942年,我在第六战区长官部特务营第一连当上士班长。我们的任务是警卫陈诚上将的安全,应该算是卫士连队。一天,连长陈子亮接到长官部命令,由他带领14名士兵押解8名日军战俘到陪都重庆。我们一行从恩施乘军用卡车到达巴东后,正好有一艘民生公司的船溯江而上抵停巴东。连长当即让我到船上联系,可否搭乘。因为该船是“半客半差”两用的,便商妥一个整仓归我们使用。正在装备登船时,长官部来电话,说是宜昌方面还有两名日军俘虏要一起带到重庆。我马上又跑上船舱,告诉船长我们另有公干,让他们先行出发。为躲避日本飞机,该船于次日凌晨启航,继续前行。

不想,当日上午9时左右,9架日本飞机沿江飞行,溯江而上寻找目标轰炸。

敌机发现该船后,便轮番俯冲轰炸,有的航空炸弹竟然直接投到轮船的烟囱里,顷刻之间,硬是将该船炸沉。船上共有300余人,顷刻之间,全部遇难!

当我们事后得知时,好生害怕。我们把信息告诉日本兵,大家都瞠目结舌。

当日下午,滚滚长江漂流下来遇难同胞的尸骸和无数船舶碎板。

中国士兵和日本士兵一起,并排坐在长江大堤上,看着惨烈的状态默默无语。

斜阳西下,残阳如血,炸弹似雷,硝烟如幕,江水如噎。

日军俘虏的头儿叫长谷川敏,东京人,是个中尉军官。东京帝国大学毕业,一口流利的中文。我手指一片浮尸和船板残骸对日本兵说:“侵华日军的罪行!罄竹难书哇!这是一艘民用江轮呀!你们这是无差别轰炸!你们是要我们中华民族亡国、亡种哇!”

长谷川敏中尉让日本兵都站起来,整理军容风纪。然后,他命令日本兵列队,给江中死难者的漂流遗体鞠躬敬礼。再转身给中国军人们鞠躬敬礼。最后,长谷川敏中尉命令日本兵们,给扬子江,给战火中的中国大地,鞠躬、谢罪。

长谷川敏手指战火中的落日念叨:“那,就是我们的日本。战祸之路,断送了日本。”

长谷川敏中尉让我训话,我双手叉腰大声说:“我们中国人讲人道主义。为保护你们,还派军队护送你们到我国的陪都重庆。重庆有日本进步人士鹿地亘创办的反战同盟,在那里,我想你们会愉快的。……知道为什么派军队送你们吗?这还不简单?——老百姓仇恨你们,他们会用手中的锄头砸死你们的。他们的父母、兄弟、姐妹的生命,不是你们剥夺的吗?他们的房子不是你们烧的吗?”

在那以后的20多天里,我们天天要带着日军俘虏躲避日本飞机。同时,既要防备日本战俘逃跑,又担心中国老百姓因为愤怒而追打他们。

20多天以后,终于等来一艘民生公司的船从下游开到巴东来。我冒雨上船联系,经过协商,他们让出一个整仓。我们当夜就上船,次日凌晨开船。

船到万县遇到大雨,不能继续上行重庆,我们一行只好下船。我们在万县公园路找到一处闲置厂房暂时住下来,在一个多月里,我们天天和日本战俘同吃同住。在这期间,我们天天押解着日本战俘到西山公园,因为,那里有防空洞。后来,好不容易盼来一艘民生公司的船,这才到达重庆,将这些日俘平安交到在华日本人反战同盟会后,我们这一行才大大松了一口气。而后,我们乘坐汽车返抵恩施。

王先生回忆,在护送日军战俘转移的50多天里,他和长谷川敏结下深厚的友谊。作为东京大学的高材生,长谷川敏对于中华民族文化的历史早就烂熟于心。长谷川敏说他全家都是“亲中派”。溯江而上的一路上,他对王建华讲白帝城刘备托孤,讲张飞庙,讲牛肝马肺峡,讲兵书宝剑峡……俨然一个“三国通”、“三峡通”。事隔60多年,一个只有“私塾五年”学历,完全没有“三国”、“三峡”知识的老兵,在去年4月从重庆东下宜昌的三天航程中对他的儿子讲起来还如数家珍。要知道,王建华的知识,是一个日本兵教的呀。长谷川敏还介绍日本的大阪、名古屋、京都、奈良如何漂亮,特别是名古屋“像中国的杭州一样美”。如果战争结束了,希望王先生去游览。由于和长谷川敏待在一起的时间比较长,王老还能说几句简单的生活用日语。我这个在日本留过学的人一听,还不错。

92岁的王建华看着我说:“也不知道长谷川敏先生是否健在?你如果写他,请使用这样的标题:侵华日军长谷川敏中尉你在哪里?”

我问:“你怎么知道他是否活着?”

老王哈哈笑着,摊开双手,说:“我还活着,他也应该活着呀。”

我问:“您要我帮助您传达什么意思?”

王老说:“我想邀请他访问武汉,只要他来,我想陪同他吃遍武汉的精美食品。游览武汉的名胜古迹。1942年长谷川敏中尉就说侵华战争是错误的!日本必然失败!了不起吧?”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