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退役军区司令回忆69年前亲历的卢沟桥事变  

2009-06-25 15:10:00|  分类: 国民党抗战将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退役军区司令回忆69年前亲历的卢沟桥事变

 

退役军区司令回忆69年前亲历的卢沟桥事变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老少退役军人大聚会左起:王世江、潘海强、站立为成保胜

 

 第一章,一群退役军人的会见

 

200510月去过辽宁锦州采访退役军区司令王世江。91岁的王世江是“卢沟桥事变”的亲历者。明年是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事变70周年的日子,我采访的王世江老人是唯一一位从国民革命军第29军士兵,又到共产党领导的军队任职到军区司令级的人物。

在“卢沟桥事变”中,29军同侵华日军拼死血战,牺牲了数千将士。到目前为止,幸存在中国大陆的原29军官兵还有8人。他们分别是:

87岁,在四川省重庆市的张可宗先生。

92岁,在河北省邯郸市的韩立才先生。

91岁,在辽宁省锦州市的王世江先生。

87岁,在北京市朝阳区的马步先先生。

92岁,在天津市武清县的冯义田先生。

92岁,在天津市河西区的孙敬生先生。

90岁,在山东省青岛市的谢经远先生。

89岁,在河南省项城县的崔金品先生。

时至今日,在29军这8位老兵当中,有韩立才先生、马步先、冯义田先生、孙敬生先生、谢经远先生和崔金品先生还没有领到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由中共中央、中央军委颁发的纪念章。

没有领到抗战胜利纪念章的冯义田先生、孙敬生先生给我来电话时,甚至着急地哭了起来。无疑,在“卢沟桥事变”中同侵华日军血战过,起码他们自己的心目中认为:这是他们人生最大的光荣。

王世江曾经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牡丹江军分区的司令员,所以,理所当然地领到了抗战胜利的纪念章。我和王世江老人一见面,第一件事情,就是看这枚纪念抗战胜利60年的纪念章。在中国人心目当中,领到抗战胜利60年纪念章是一种光荣。我采访过亲历过“卢沟桥事变”的大部分幸存者,王世江的政治状态和经济状况应该是最好的。他住在辽宁省军区第二干休所,房子是二层的小楼,阳光明媚,有一百多平方米。王世江的儿子也是1949年前参加革命的,因此,连王世江的儿子都光荣“离休”了。王世江单独居住,有个下岗工人帮助他料理家务。听说下岗工人的儿子上了大学,王世江就自觉负担了那个非亲非故孩子的全部学费、生活费。

王世江对我说:“我留着钱没有用。帮助了别人,我最愉快。”

我有原来铁道兵的战友在锦州市政府当领导,所以,我这次采访最为顺利,全是战友们亲自接送、安排。除去北京往返锦州的300多元火车票之外,衣食住行,全是战友自掏腰包。成保胜的父亲是老红军,潘海强的父亲是新四军,老班长锡元才的亲属是抗日联军,我的父亲是八路军。作为退役军人,我们的父辈曾经同侵华日军血战过,所以,我们这次也一起去采访曾经是“国军”的兵,后来当解放军军区司令的王世江。

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在1984年就取消了,在中国社会,原铁道兵兵种的退役军人已经很难聚会了。而且,大家自从退出现役后,已经有近30年没有见面了。再次相聚,自然是高兴万分。这次又一同采访亲历抗日战争的老兵,自然有说不完的话题。

王世江这位91岁的老人由于疾病,数年前截去一条腿。他只能坐在床上接受我们的采访。王世江的思维很有条理性,他不紧不慢地从1936年他参加29军讲起。重点的地方他讲得很细致,我提问的时候他还把问题区分开慢慢回答。快到吃饭时间了,他早安排在他家服务的下岗女工包好了饺子。连着几天采访,我们之间混熟了,他一会儿操纵录像机,给我们看中央电视台对他的采访录像;一会儿,又坐的床上给我们大家拉一段二胡。这位亲历过卢沟桥事变的老军人始终保持热情洋溢、精神矍铄地和我们谈话。

王世江的床头码放整齐的全部是京剧的录音磁带,如果我们没去造访的话,他除去看电视新闻就是听京戏的录音了。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使许多人关心起亲历抗日战争的老战士来。平常,我分析,有很多人,已经遗忘抗战老兵的存在了。我的例证是:即使是专门的、相关历史的博物馆、甚至是独此一家的战争博物馆,也没有人想起应该作为“口述历史”的“最后资料”去专门登门采访他。

日本人管发生在1931年到1945年的侵华战争叫“日中15年战争”。我作为一个研究报道抗日战争的作家也一直在追寻“日本人怎么占领了中国15?”这个问题。

我采访了很多亲历过抗日战争的人物,包括王世江。事隔半年多,虽然我至今才动笔描绘王世江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但是,他在我的心中始终是清澈的、高大的、顽强的。他应该是我们中国军队、中国军人坚强不屈的形象。

最让我心惊肉跳的是听王世江谈杀人的场面,他讲的栩栩如生,令人身临血腥其境。

只是,这几个月,他家的电话始终没有人接听,这使我产生了不详的预感。

今天是2006421,我给辽宁省军区第二干休所领导写了一封信,问寻关于王世江老首长的消息。发完信笺,我还又打了一次电话。本来没有抱什么希望,没有想到,对方有了声音!

——是首长王世江!他沙哑着声音说:“我刚刚出院,谢谢你想着我!”

令我难过的是首长王世江一再强调:“要问什么,就抓紧时间问,等我回答不了的时候,也就帮助不了你们什么忙了。人啊,年纪大了,说不定那一天呀,这是自然的规律。”

“——您可别这么说!”我急忙打断他的话。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