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退役军区司令回忆69年前亲历的卢沟桥事变(三)  

2009-06-25 15:42:00|  分类: 国民党抗战将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章,参加29军·血战卢沟桥(4)

退役军区司令回忆69年前亲历的卢沟桥事变(三)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侵华日军在中国的土地上

 

4,我们宁愿当战死鬼!我们不当亡国奴

 

负责卢沟桥防区的的是第219团第3营,日本人开始攻打卢沟桥,旅长何基沣又派我们去监视守桥情况,3营金营长当场向我们表态:

“放心,日本人决不能从我这边过去,我们一步也不能退”。

金营长还跳出战壕向战士们挥臂喊话:“兄弟们!我们宁愿当战死鬼!我们不当亡国奴!——杀鬼子的时候到啦!——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杀敌立功啊!”

不一会儿的工夫,日军开始了第一次冲锋,敌人的战车来了,装甲车后边跟着步兵,战士们都红眼了,着急要开火,金营长说“不打,听我命令,不到有效距离不打”。

王世江随战友们趴在地上,等车开到距离防区三四十米远的时候,营长一声令下“开打”,顿时间,兵兵乓乓的枪声、战车声交织在一起。

老人回忆此时,兴奋地说“当时心里这个痛快啊,可打上了!”。

“换大刀片,上!”军令如山倒,战士们抬手甩掉帽子,挥刀直奔敌人,老人告诉我们:

“日本鬼子最怕大刀片了,他们刺枪过来,只要我们一闪躲过,回手一刀,敌人的手腕就被砍掉了”。敌人当时是死的死伤的伤,只好撤退了。

当时29军还没有装备那么多的电话,金振中营长命令我们二人先撤出战斗,跑步去见旅长何基沣汇报初期战况。旅长何基沣听了高兴地用拳直砸桌子:“打得好!你们再去三营,转告我的话,给我多杀鬼子!立功受奖!”

赶到219团时,正遇日寇向3营阵地再次冲击。日军几次突击我军的阵地,他们把汽车围上钢板当“装甲车”,边打机枪边冲锋,步兵跟在“装甲车”后一窝蜂似的往上涌。营长金振中立即下令用穿甲弹射击敌“装甲车”,一阵阵排枪向敌人“装甲车”打去,子弹飞离枪口的声音和命中敌“装甲车”的声音几乎连在一起,乒乒当当地在3营阵地上响成一片,把敌“装甲车”穿了许多窟窿,打得敌“装甲车”掉头就跑。跟在车后的敌步兵抱头鼠窜,狼狈不堪。

“司号员,吹冲锋号!”营长金振中适时向部队下达了全线出击的命令。

一阵冲锋,又打死打伤敌人好几十个,并击毙了日军指挥官松游少将,日军连许多尸首都没顾得上拖走,就灰溜溜的逃窜了。

79,惨败的日军又以飞机大炮猛攻宛平城,我219团指挥员浴血奋战,不仅保住了宛平城,而且夺回了已被日军占去的龙王庙等地。日军连遭惨败,吓得日军指挥官田代中将在八宝山剖腹自杀。这时,日军不得不扯起白旗谈判,以待援兵。旅长何基沣毅然受命前往与日军谈判。他严词驳斥了日方要求中国军队撤出宛平城的蛮横要求,并愤怒地指出:

“中国人不是好欺负的,中国的领土一寸也不容外国人践踏!”

 

5. 砍汉奸的脑袋示众

 

日军代表恼羞成怒,拔刀直逼何基沣。何基沣在29军是以“粗暴”闻名的,他毫无惧色,拔枪迎了上去。倒是鬼子悻悻地先放下了军刀。这样打打谈谈,在卢沟桥附近双方拉了十几天锯。十几天之后,日军大批增援部队开到卢沟桥,战场形势突然起了大变化。

这时,宋哲元的29军急需接济给养、弹药和增援。我们早听说蒋介石派了嫡系孙连仲的26路军开到河北增援。卢沟桥的守军日夜盼望援军快到,可是一等不到,二等不来,孙连仲到了河北的涿县,距离北平只有几十公里就按兵不动了。就在我们29军打得十分惨烈的关键时刻,孙连仲的26路军在蒋介石的授意下,不但不增援29军,反而掉头南逃,一直退到黄河南岸,说是奉了蒋介石的命令,要据守黄河天险。于是,29军便成了单独在华北奋战的孤军,被迫在北平和日军进行了最后的战斗。29军副军长佟麟阁和132师师长赵登禹就是在这次内无粮草、外无援兵的恶劣作战条件下为国捐躯的。

“卢沟桥事变”,我们29军牺牲数千将士。宋哲元在日军优势兵力的压迫下,不得不撤出北平。

1937929,我随何基沣转战撤退到河北省泊镇附近。这时110旅改编为179师,何基沣任师长,我在该师手枪连当班长。这天午饭后敌机又来轰炸,我们当场抓住两个给敌机指示目标的汉奸。

“怪不得这几天敌机跟着我们轰炸,原来是这两个汉奸天天指示目标给敌机!”

“这两个家伙该剐!”战士们摩拳擦掌、议论纷纷。

何基沣大步走过来命令道:“王世江!你把这两个汉奸带到泊镇车站砍头示众!”

这时,已经离泊镇不远了,我带上几个弟兄把这两个汉奸押到车站处决后,便急忙赶回师部。听见师部附近枪声不断,有情况了!只见几百个日军武装便衣从我侧翼潜入,突然包围了我们师部。手枪连连长张跃扑率领全连迎击敌人,掩护师长何基沣,与敌激战两个多小时,连长张跃蒲和排长李连壁阵亡,全连伤亡过半,我也受了重伤,一梭子机枪子弹扫过来,其中一发打断了我的左大臂,臂上的肌肉被打掉一大快。

那天的日期是1937年的中秋节,王世江清楚地记得相关的日期和事物。

“那天,连队还包包子吃呢。”王世江回忆说:“……敌人的歪把子机枪扫过来,我带的一个班10个人,6人牺牲,2人受伤。我中弹后由于失血过多多,整个人都已经虚脱。东倒西歪的站不住……。

……当时两个战士架着我撤退,我们身边的高粱被子弹打的唰、唰的成片折断。

……当时真是‘混天地黑’,跑着跑着由于高粱地里尽是泥水,所以,鞋掉了一只。

‘鞋!我的鞋掉啦’我喊。

两个架着我的战士说:‘班长!别要鞋啦!要命吧!’”

 

6,在七七事变中对蒋介石的印象

 

突出重围后,我们汇合了部队向南撤退。蒋介石竟然下令26路军的守所有的黄河渡口,不让29军官兵撤退到黄河以南,妄想借日本人的屠刀把抗战的29军斩尽杀绝,其手段之毒辣前所未有。我是个伤兵,运到黄河南岸总该可以了吧?他们竟连伤兵也不许过去治疗。蒋介石排斥异己的卑劣做法,在29军将士中引起极大的愤慨。正在对蒋介石骂声不绝于耳之际,蒋介石派特务乘坐铁甲车,打着冯玉祥的名义,说是到前方督战。在连镇车站停着。我和被打瞎左眼的一班长杨世亨被连里士兵强行抬上铁甲车。特务们怕发生兵变,对他们不客气,这才不得不把我们几个重伤员带到济南去。

我和杨世亨在济南站下了铁甲车。济南本是个美丽的城市,这时也简直成了人间地狱。到处是河北逃难来的难民,他们无依无靠行乞度日。伤兵杂在难民中根本无人过问。而国民党军政要员只顾自己逃命要紧,还有谁来管我们几个叫花子似的伤兵!我们托了人情,苦苦哀求,才能在济南市协和医院挂上号。一个医生一打开我臂上的裹脚带,臭气四溢,伤口里的烂肉脓血中已经生蛆,蛆虫四处乱爬。医生掩着鼻子皱着眉,十分武断地说:

“必须把胳臂锯掉!”

抗日战士怎么能没有胳臂?不得已,含恨离开济南。

“七·七事变”不久,济南也被日寇占领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