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92岁•61年•210块和1脚踹塌的故事(二)  

2009-07-19 21:22:00|  分类: 国民党抗战将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善待国军抗战老兵已经是一句空话

 

92岁bull;61年bull;210块和1脚踹塌的故事(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四川摄影记者甘侠义引导我在山城爬上爬下的

 

92岁bull;61年bull;210块和1脚踹塌的故事(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把我累的上气不接下气,抬头看,重庆人都这样晾衣服

 

92岁bull;61年bull;210块和1脚踹塌的故事(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四川记者甘侠义问候刘泽华老人

 

说起采访邱大明,我已经是蓄谋已久。因为,他这个人物特别有代表性、特别有戏剧性、特别有传奇性、特别有故事性、特别有煽动性。我终于等到这一天。

2006912,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我的好朋友《重庆晨报》的记者夏显虎记者、甘侠义记者,带我去了92岁的抗战参加者邱大明先生的家。邱大明先生的寓所在重庆长江南岸区的野猫溪,顺着崎岖不平的山间石阶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等走到气喘吁吁、汗流浃背时,就走到了。如果没有四川当地记者的带领,想在重庆市叫作“野猫溪”的地方找个人物的话,可能比登天还要困难。首先是问路,对方可以听懂北京话,可是,他说的四川话咱们却未必完全可以理解。

夏显虎、甘侠义是四川的大记者,他们是最早采访抗战老兵邱大明的记者之一,他们写邱大明的文章已经风靡中国的媒体;他们笔下的抗战亲历者已经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中得到永生。他们笔下所描绘的邱大明,无疑,已经是脍炙人口的;要不,我这个北京的追星族怎么会一路追到重庆去呢?尽管是赴四川记者之后尘,我同样感到采访充满意义。我自持是一个独特的人,我用我的眼光看世界,我眼中的这个世界就充满了人间奇特和人生哲理。

在未来的战争中,参战者也许会想起我书中的某个章节、某个预先推断的社会常理。

比方:“应该善待老兵。任何一位曾经参加抵御外国入侵的老兵都应该受到起码的尊重和关照。美国、法国、俄罗斯、日本、德国、新西兰、澳大利亚、西班牙等国都有相应的善待老兵国家法律,和相应的国家制度。一个老兵命运会影响到三代人;影响一个村庄,影响一个县地,影响到下一次保卫祖国的战争。一个老兵的命运甚至会影响下一次战事的士兵士气。因为,战役,是由每一个士兵、由每一个参战者具体实施的。”

我在日本国用6年的时间采访过22个侵华日军老兵。

我一直潜心研究“日本军队的战斗力”的问题。日军当年,一个营敢打我们一个团;一个团敢打我们一个师。当年日军以少胜多的战例不胜枚举。从1937年卢沟桥事变日本发动全面的侵华战争后,不到一年时间,200多万侵华日军从华北一直打到广东,占领了我国几乎所有的沿海地区。于此相对的是,当时,中国有4亿人口,有近300万国军。

日军的战斗力首先来自具有军国主义色彩的“武士道精神”。

其次,他们认为死后可以进“靖国神社”,那是军人灵魂神圣的地域。

强奸中国妇女从军官到士兵是人人有份的、掠夺中国人财产是人人参与。

没有战死疆场的话,前日军官兵可以终生领取日本天皇的“恩给”。

战死的话,遗孀还有日本天皇的“恩给”,一直能领取到死亡。

战后60年的今天还有日本政要参拜靖国神社,以示对于当年参战的勉励。

令人深思的是,今天,一亿人的日本国有44%的国民赞成参拜。

我在日本国采访过多位参加侵华战争的老兵。他们说:“战争的正义与否?那是国家的事情。我们为国家的利益付出了,应该给我们精神、物质方面的补偿。

比方,再让我们设想:“在未来战争的枪林弹雨中,一个匍匐的士兵突然想到他的爷爷。”

“……夕阳西下里,寒风卷起阵阵的黄沙。风中爷爷的背影是佝偻的。老态龙钟的身体、精神曾经备受创伤。爷爷身体上的枪伤、刀伤是同外国侵略者作战时留下的。而心灵上的伤痕来自于后半生所受到的来自于同胞们的蔑视、轻视和被唾弃。他没有领受到任何奖章、勋章、纪念章。没有香罄的鲜花和尊敬的掌声,只有无尽的唾弃、贫困和被遗忘。”

……那么,这个士兵还会勇敢、无畏地冲锋陷阵吗?

这样的事例屡见不鲜,彼彼皆是,伏首可得,不胜枚举。

我在中国陆军铁道兵服役6年,我的父亲在抗战初期就参加了八路军。我曾经采访过无数亲历战争的老人。他们是:老八路,老新四军,参加抗日战争的中国政府军老兵,侵华日军老鬼子,美国飞虎队援助中国抗战的老兵,当年的劳工,战俘,归国参加抗战的爱国华侨,东北抗日联军老战士等等、等等。作为一个士兵,我深深地了解士兵。

所以,我才担忧,我才叹息。

我想,世事沧桑、沧海桑田,战争会永远伴随人类生存的脚步一路前行。而保卫国家安全的军人却一代又一代、代代相传着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和悲欢离合的人生篇章。只要一个军人曾经为国家的利益献出过鲜血,我们这个民族就应该记住他、善待他。

当然,善待老兵可能是一百年之后的事情了。曾经抗击日寇的川军少校邱大明无缘任何实惠,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比起贪官污吏的花天酒地来,抗战老兵邱大明的生活甚至连个乞丐都不如。但是,在心灵的深处,人民还是感谢他们的。四川记者采访他,不是对他参加抗日战争行为的赞许吗?我作为中国作家协会的抗战文学作家采访他,也应该是反映中国老百姓对曾经浴血抗战疆场老军人们的首肯吧?

如果甚至连我们作家都不登门拜访话,千千万万抗战将士的鲜血不是白流了?

根据《中国抗战史》第三卷606页记载:“侵华日军投降后,日军战俘125万人,日侨78万人,共计210万人。”当时,侵华日军的平均年龄在27岁上下。根据我的粗浅统计,现在存活的侵华日军老兵人数只占日本国人口的1/1000

抗日战争胜利61周年,我国参加抗日战争的老兵也在迅速减少。抗日战争中,我国军人牺牲380万人,其中,原中国政府军官兵阵亡321万人。在抗日战争中,中国军民死伤3500万人。按照我的粗略统计,中国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军人占今天中国人口的7/10000

这个数字还会飞速降低;就在我们打开窗子迎接明天早晨一屡阳光的时候。

92岁的邱大明在1937年开赴前线与侵华日军作战的时候,他的军衔是少尉,他的年龄是23岁。那时,他刚刚新婚5个月。用中国一个美好的词汇形容叫做:“新婚燕尔”。

是日本国发动的侵华战争改变了中国人的一切。

是日本国发动的侵华战争使92岁的邱大明饱受人间悲欢离合的煎熬。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iv class

页脚 2v class
8s x} {if !!x}ownload163newyxpelatedIt"col的span书lank"
8s x} {if !!x}ownload163new"m-3-txt-3"> 8s x} {if !!x}ownload163new"m-3-txt-3"> obile'} ://blog.lank"
8s x} {if !!x}ownload163newer_single:' rss/or="this.sr!="-1") },“蝟ne;/lis--adpers!="-1") },“> 8s r/><$_foot_subype=be="_es.imgsrc,24a name= {i12"> 9if !!(blogDetail. 订阅此" vlank-adpersript">-3;]aAr div c !--[t_o${ IE 6]="ztag ss="r wr b layass=r/><"m-3-"; -ass layass="ztag ript
更"lognk"> rowylet" ;">ylet" oul"=""ztag phi der=a eom/ \> c05ivtor.us"14 =c05ivtor.u&&an coul"=${uass="uitl rowylet" ;">ylet" oul"=""ztag phi der=dlis
> div css="r wr b grplogUrlgitlss=sript"> x.v {ix.

rowylet" ;">ylet" oul"=""ztag phi der=d x.v {i> <'= 2 |isitor.us"> v> <'= 2 |isitor.usvcion 'J剑1蝍pi/> / tcha.jpgx?displtIightype="hi on'= 2 |isitor.usmrton 'J剑1蝏. bl.126.net/ p cl tae">/mbox/'= 2 |isitor.usst" n 'J剑1蝟s/> assmon/=='.s4 ='= 2 |isitor.usst"2n 'J剑1蝟s/> assmon/=='.s4 ='= 2 |isitor.uspd">portst" n 'J剑1蝟s/> assmon/=='.s4pd">portn'= 2 |isitor.usfpce/一苬iew/'= 2 |isitor.uss60 n 'J剑1蝏. bl.126.net/assmon/v>ce60.p '= 2 |isitor.usf n 'J剑1蝏. bl.126.net/assmon/v>ce .p '= 2 |isitor.usf40 n isitor.usf = 2 |isitor.usadf n 'J剑1蝏. bl.126.net/assmon/admivar>ce .p '= 2 |isitor.use {in 'J剑1蝏. bl.126.net/assmon/crpty.p '= 2 |isitor.usgu="m_proft="> dn 'J剑1蝏. bl.126.net/assmon/gu="m_proft="> d.gif'= 2 |isitor.usphtoto_damemin 'J剑1沃机to.damemelatedItript twr识 Bm-3Ce" tyle="1'= 2 | if(kaoCFin {ript">caightblript",ass:-3ript",cbsBlript",ccightblript",cnightblript",c -3lript",ck:0ript",ci:['api/> src="http,'J剑1沃机to. 只鷗o/ src="http ript" lript",cm:["",<"m-3/",lestatit",archivc ,cs:0ript",ct:{'nav':[' an c htype="hiript" <,an class >="方军" ,ript" <,a href=":'v>,ript" <,s.src=location.:1290674712749ript" <,byle cl:'J剑1>="方军" /> /,ript" <,gleI '他,ript" <,eame >="方军" @ ,ript" <,只鷗o ef=" >="方军" ,ript" <,只鷗o H ef=" >="方军" ,ript" <,TOKEN_HTMLMODULEse,ript" <,isM//biUn cBm-3ightblript p cl s.srcs/aul yse.p ?s=p&t='+ Dlas()m eoion.m(Min,M-ads"); text/jasri if(kao ion.out(om/stati(1, 10)(om/stati(i,s,o,g,r,a,m){i['Goo Aul ynpurObjest']=r;i[r]=i[r]||om/stati(1, 10)(i[r].q=i[r].q||[])titsh(a> ws)},i[r].l=1* Dlas();a=s.ca.niew.initT(o)rentRm=s.ndow.initTsBystaef="(o)[0];a.async=1;a.focug;m.displt= 3)olan ctBd" re(a,m)ript})( if(ka, w,'ype="t', //er_sset -aul ynpureass/aul ynpurejs', ga == 2riptga('ca.nie', 'UA-692049; -1', 'viso == 2 |ga('sleI', 'p clview == 2},30n + M -ads"); ri -ype="tif x.userName==''}{/if} ript" if(kao ion.out(om/stati(1, 1iz JsinadS {('J剑1蝝uspu.ph.126.net/ph. <,'MuspuBeanNew ,'yetCopy MuspuSessassToke>'rvoteTj-koi},{0en + M-ads"); ri -ype="tsri if(kao ion.out(om/stati(1, 10) aRanype="ti wica.niew.initT('ype="t'j-koala-ype="t.asyncin 1= 2 | nype="tme==in 'J剑1"1. bl.126.net/ reg 远痵tm">"m-3_aswlf_V3_1. <'= 2 | wibody. leIChild(ype="tj-koala- },30n + M -ads"); ript" text/javf x.userName==''}{/if}南允灸/ p cl 一芅icc 3)/一苩tub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