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陕西最后一名亲历卢沟桥事变的老兵(7)  

2009-08-14 15:03:00|  分类: 国民党抗战将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陕西最后一名亲历卢沟桥事变的老兵(7)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初期北平市民对29军的慰问

 

老人回忆:“ 1941年2月13的战斗异常激烈,日军倚仗天上飞机的支持和装甲车的掩护气势汹汹,我们奋力还击,经过一天一夜的激战终将日军击溃,但179师伤亡很大,特别是537团减员严重。该团第一营营长刘汉杰光着膀子挥舞着29军的大刀片,指挥部队阻击日军装甲车多次进攻。

  老人回忆说:白天,我们打不过日军。日本有飞机,他们的大炮火力非常猛,还有坦克,鬼子也非常多。所以,我们常常晚上出击。夜战,只有29军大片刀可以最大程度上发挥作用。 老人说:相对于日军来说,当时中国国民革命军的武器装备还相当差,我们只有马克沁重机枪,但威力相对于鬼子的大炮要差远了

老人说:“我们537团所采取的战术是,白天不打,而是躲在树林和深草间睡觉、休息,或者直接抱着枪靠在树上睡觉。此间,537团一直处在连绵的山间,但一旦碰见日军就打。夜晚来临,537团变被动为主动,偷袭日军。我们右臂上缠绕白布,这样,可以分辨敌我。”

 

王自治回忆:生死岔路一瞬间。

  有一次,我们几人急行军,去追大部队。当走到一个山脊上出现个岔路口。抬担架的老乡问,咱们走哪边呀。我说:部队在南边,就走靠南的那条吧。又走了三里多路,南北两条岔路合一。

  后来才知道,那个岔路口,是他生死的一个岔路口。他们一行三人走下山后得知,一个日军小分队刚刚从北面岔路上山了。

在整个抗日战争期间,王自治所在的部队由改编为何基沣领导的77军,始终没有和新四军发生任何冲突,实际成了共产党领导的武装。77军出没于桐柏大洪山区,给日军以沉重打击。何基沣还多次拨出子弹、步枪送给在竹沟的新四军。

 

  王自治老人回忆:贾汪起义。

  淮海战役打响后,1948118日,王自治随何基沣和张克侠两位国民党的将军、共产党的特殊党员在贾汪起义,走上了革命的道路,为淮海战役揭开了胜利的序幕。

  何基沣与张克侠领导的前线起义成功后,1948119日清晨,当毛主席接到起义电报时,对周恩来说:何基沣、张克侠率部起义,淮海战役多了一分胜利的把握!

之后,他随所在部队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4军,参加了渡江战役,以及解放南京的战役。南京解放后,王自治因过于思念13年未回的家乡,加上被降级使用,所以,离开了部队,从此再没有离开家乡。王自治自述:母亲去世后,家里人为了等他回来,一直把尸体停放3年未入土。但因为战争没完没了了,还是没能等到他回家,只好3周年时下葬。

老人说到这里时候,已经泣不成声了。

我问王自治老人:你母亲故去,没有下葬,那么,尸体不腐败了吗?

王自治答:我哥哥常常用油漆刷棺材的表面,使之和刚才外面保持隔绝。

我问:你是怎么知道你母亲故去三年的?

王自治:我的父亲到部队去找我。

我问:你在解放军多长时间?

王自治答:“一共一年半。在1948118,淮海战役打响第三天,驻徐州贾汪地区国民党第3绥靖区所属部队,在共产党争取下,由副司令官张克侠、何基沣率59军、77军所辖38师、180师、132师及37师一个团共2.3万名官兵在运河前线战场起义,使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山东兵团通过防线直插陇海东线宿羊山、八义集一线,包围碾庄之敌。经过17个昼夜奋战,先后用14个纵队围攻打援,歼灭国民党第7兵团的4个军10万余人,取得了淮海战役第一阶段的胜利。起义以后,我的部队被共产党派来的领导整编,我被降级使用。从副团,被降到连长。解放军没有军衔,只有现职。没有军饷,只有供给制。”

 

19506月,我的父亲找到我所在的部队,说我母亲三年没有下葬。我请假回到阔别13年的家乡葬母。 当时,全国已经解放。我有部队的介绍信,所以,随之而来的镇压反革命运动没有危及我的生命。上坟之后,我去找过部队,可以,部队转移了。”

王自治回忆:“当时,我的老团长,就是在29军军事训练团时的团长是过家芳。是他给我开的介绍信。”

王自治回忆:“我的老伴儿也在77军,过家芳开介绍信上有我和我老伴儿两个人的名字。我老伴儿比我小五岁,是77军战地医院的护士。1939年,我被提升为连长。中尉军衔。1941年,20岁的我被提升为上尉军衔。那时,我们结的婚。老婆当时16岁。当时,国军77军有规定:野战医院护士,在战斗稀疏期间,一定要上前线救护伤员。甚至,不管死活,要从战场上把伤兵给拖回来!同侵华日军血战,我们的伤兵,亡兵,都是我们77军的光荣。77军,就是纪念七七事变的意思。”

王自治补充道:“77军野战医院全是77军的随军家属,官无论大小,仗一打起来,一律换上军服救护伤员。上阵父子兵、救护夫妻店、结仇卢沟桥,多年同我们77军作战的日军怕我们,甚至,连我们77军野战医院的医生、护士都怕。卢沟桥事变之后,——你奶奶的!——啐!不是你们(日本兵)死,就是我们活!”

 

老尹问王自治:当连长的时候,吃不吃空饷?

王自治想都没想就回答:当然吃。

我想,“吃空饷”的意思是不是一个连有120人,上报150人的意思呀?

我问王自治:你说的过家芳,他给你开介绍信的时候是什么长?

我问:是不是军、师、旅、团、营的长官都吃空饷呢?

我说:现在也有吃空饷的呢。那人都在日本定居了,这边还发工资呢!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