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参战中日老兵战后友谊的保持者张访朋(完)  

2009-08-04 11:00:00|  分类: 国民党抗战将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重阳店痛歼日军战车记

著者:张访朋

参战中日老兵战后友谊的保持者张访朋(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张访朋使用过的战车防御枪是英国Boys14mm口径反坦克步枪。 

参战中日老兵战后友谊的保持者张访朋(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侵华日军在中国的土地上曾经耀武扬威

 

参战中日老兵战后友谊的保持者张访朋(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侵华日军当年在中国的土地上肆意烧杀淫掠

 

1945年春节刚过不久,就传来了日军即将来犯的消息。奉集团军总部之命,大队取消原定的第2期训练,提前结束;所辖第12两个中队分别编为第78军战车防御枪队(我任队长)和第85军战车防御枪队。3月下旬,我率队回到河南省淅川县西坪镇(今属西峡县)第78军军部,赖汝雄军长命我队配属新编第43师,立即开赴该师师部驻地内乡县重阳店镇(今属西峡县)报到。我们到达的当天,师长黄国书观看了全队的战斗演习,称赞官兵们沉着镇定,应变迅速,动作熟练,并以“誓死杀敌,争取胜利”的口号相勖勉。

3月下旬,日军发动了旨在占领湖北省老河口我空军机场的豫西鄂北会战。为了阻挡我第8战区部队通过南阳盆地增援鄂北,日军第12军司令官内山英太郎在以第115师团和骑兵第4旅团攻击老河口、吉武支队攻击南阳城的同时,派其王牌军战车第3师团(师团长山路秀男)以及第110师团(师团长木村经广)向内乡县西峡口(今西峡县城)、淅川一线突进。该路日军连陷镇平、内乡,31日攻占西峡口,然后继续向重阳店、西坪镇方向进犯。

内乡县地处伏牛山男麓,县境北部伏牛山男麓,县境北部层峦叠嶂,沟壑纵横,河道交错,地形十分复杂,只有一条曲折起伏的公路连接着西峡口、重阳店、西坪镇和陕西商南县,是打阻击战的理想战场。为了充分利用这一有利地形,王仲廉总司令决定采用后退包围的袋形战术,利用隘路正面阻击,依托两侧山地进行侧击、夹击,待日军全部进入口袋后再断其退路,实行尾击。重阳店至八庙一带为袋形阵地的底部,由新编第43师(配属战车防御枪队)防守,担任正面阻击;第85军暂编第55师(师长李守正)和第23师(师长黄子华)分别在公路北侧和南侧的山地设伏,担任侧击、夹击;以在卢氏县庙子(今属栾川县)一带整补的第110师(师长廖运周)进攻位于西峡口、重阳店之间的丁河店,担任截击。

遵照集团军总部的部署,我第85军部队在空军的配合下,采取节节抵抗、诱敌深入的战法,自330日起,先后在西峡口西北的杨岗、吕家营和西南的马头山、霸王寨等地重创日军,击毁其战车四辆。42日,又在新编第43师第128团的配合下,于丁河店以东的奎文关、山荆岈一带与敌激战几日,3日凌晨向重阳店转进,引诱日军进入我军设下的口袋阵进行决战。与此同时,新编第43师(配属战车防御枪队和野战重炮)由奎文关转移到重阳店以西马鞍桥附近。马鞍桥北面有一条自西向东的沙石河,河北岸的山岗由第128团防守;南面的芦山寨高地由第127团防守。我队的阵地位于两团之间名叫蜂洞的隘道口。部队到达后,即加紧构筑工事。我队阵地的射击孔正对东面的公路及其两侧,并预测好射距,定好标志。由于这段公路是沿着阵地前方四百米处右侧的山麓转弯过来的,过早射击就会使后面的日军战车掉头跑掉,所以我规定必须待敌车距阵地二百米左右时才能开火。

43,日军六千余人,附汽车数百辆、战车五六十辆进占王家营、重阳点附近。4日拂晓,敌先头部队千余人向我新编第43师阵地发起进攻。激战至晚八时,日军损失甚大,毫无进展,于是45日下午又调集骑兵一部,以战车十余辆开道,沿公路西进,企图突破我主阵地。5日晚九时后,我在阵地上隐约听到隆隆的马达声,这时步兵团打来电话,说日军战车正向我阵地驶来。我当即命令全队立即进入阵地,做好战斗准备。当夜天空一团漆黑,随着马达的轰鸣声越来越响,只见日军战车队的第一辆车开着两盏耀眼的车灯为前导,绕过山角迎面而来。每前进数十米,便停车熄灯,以机枪扫射一阵,搜索片刻未见动静,又继续冲来,如是者数次。当时第78军前进指挥所设在马鞍桥以西五华里的八庙,长官们在分水岭上看到似近实远的敌战车灯光,以为战车已冲入我阵地,便打电话问:“敌人战车已经冲过来了,战车防御枪为什么还不发射?”我说:“还远着呢,等它走进点才打。”直到日军战车进至阵地前二百米时,我才下令射击。霎时间,震耳欲聋的战车防御枪射击声响彻夜空。日军战车立即灭灯,以平射炮和机枪还击,密集的炮弹和枪弹呼啸着从我们头顶上方掠过。全队官兵继续沉着射击。数分钟后,日军战车的枪炮全部成了了哑巴,我判断已将其全部击毁,就下令停止射击。我立即打电话通知步兵团团长,建议他派步兵出击,点燃公路北侧的破草棚,乘着火光消灭残余的日军战车兵。该团长说:“敌人还在进攻,坚守阵地要紧,无力出击。”我又向军部报告,请求派牵引车将被击毁的敌战车拉过来,但得到的答复是:“夜晚出击不便,务各坚守阵地为要。”一小时后,公路上隐约传来了日军修理战车的撞击声,我们即以轻机枪扫射。不久,日军骑兵赶来掩护,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以牵引车将战车残骸拖走。我们一直坚守到天明,才遵令撤离阵地。

我队首战告捷,一举摧毁敌战车九辆,自己无一伤亡。官兵们一个个手舞足蹈,兴奋地谈论着战斗情景,共享胜利的喜悦。我更是激情满怀,深感此战乃是我参加抗战以来之第一大快事,当即吟诗一首:“夜色如磬雾气升,前车引导独开灯。我凭利器歼倭寇,卸甲丢盔敌胆惊。”

6日清晨,我军清扫战场。我来到阵地前方,只见公路两侧粗大的树干上弹孔累累,其高度距地面月约2米左右。可见日军战车还击时完全没有料到我们与之相距仅200米,所以发射仰角较大。在敌战车被击毁处的公路路面至南侧山麓之间,车辙累累,血迹斑斑,散落着许多被撕烂的日记本、照片、书信和印刷品,以及印有“武运长久”字样的旗子和护身符等。我拾起了十几件较完整的,其中有全家为出征者饯行的照片。

6日晨9时,我军发起全线反攻,新编43师(配属战车防御枪队)为中路,暂编第55师为左路,第23师为右路,分别向重阳店、王家营一线追击前进。沿途的村庄及路边,日军遗尸四百多具,被打死的骡马随处可见。死者中许多是面带稚气的青年。以往日军在战场上从不遗弃尸体,此次却无暇顾及了,其逃跑时的狼狈相可见一斑。激战至6日中午时分,我军收复重阳店,乘胜向半川、丁河店追击前进。日军攻占西坪镇的企图化为泡影。

 

    中国作家协会作家     2006年11月29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