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淞沪抗战八百壮士中最后的英雄92岁的杨养正(6)  

2009-09-26 18:55:00|  分类: 八百壮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淞沪抗战八百壮士中最后的英雄92岁的杨养正(6)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杨养正保存了7份证件{笔者认为非常珍贵}

 

淞沪抗战八百壮士中最后的英雄92岁的杨养正(6)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吴祖康先生提供照片: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时杨养正事隔64年又见到自己的团长谢晋元

 

淞沪抗战八百壮士中最后的英雄92岁的杨养正(6)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吴祖康提供照片:事隔68年,杨养正再见到为保卫祖国牺牲的战友禁不住老泪纵横

 

:淞沪抗战已经过去69年了,您是抗日战争的亲历者。69年来,您希望和周围的人说起这件往事吗?

:我非常希望说,但是,没有什么人感性趣,没有人愿意听,也就算了。……改革开放之前,我也不敢说。如果大家知道一个卖酱油、醋的是国民党军官,那,可就完了。

:那么,抗战胜利60年,您是怎么走进公众的眼中的呢?几乎全国的报纸都刊登了您的消息。中央电视台、上海东方电视台、四川电视台都连续报道您。今天,作家方军也坐在您的面前。我想知道,最开始,是谁挖掘的这件事情?

:事情要从2003年说起。2003年,《重庆经济日报》记者到弹子石来调查一栋老房子。这个具有欧洲式风格的古老建筑有百年的历史了,房子是当年法国军队的军营。由于该建筑坚固而且风格奇特,所以,现在还被重庆人当作餐厅对外营业、服务。记者到弹子石问老式建筑,当然要问当地老人。于是,记者就访问到我。我说了法国军营的来历后,又开始介绍我自己。

我保留有1945年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颁发的军官证、抗日战争伤残军人证明、参加抗战的奖状、奖章等等物品。我还给那个记者唱了我们88师的抗战歌曲,歌词是这样的:

{杨养正坐在病床上大声给我唱了起来。不少住院病人挤进门听}

“你看那民族英雄谢团长,领八百壮士守卫东战场,

四面都是豺狼,四面都是炮火,

宁愿死,不投降!宁愿死,不退让!

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

你看那英勇的八百壮士!我们的国旗在重围中飘扬!”

那个记者回去后不久,就写了一篇报道,题目是《老英雄重唱八百壮士歌》。

你看,2003年《重庆经济日报》的记者来访、报道。跟着就是2005年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淞沪抗战、四行仓库、八百壮士的英勇壮举,这是中国近代历史的一部分,我作为八百壮士的一员,我还有幸活着,你所说的媒体当然要采访我了。

方:老杨啊!你说过,淞沪抗日战争纪念馆的馆长沈建中来采访过你?我和他非常熟悉,是老朋友了。可是,他犯了一个大错误,他怎么没有征集您的文物呢?您保留有1945年,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颁发的军官证、抗日战争伤残军人证明、参加抗战的奖状、奖章等等物品。这是重要的文物呢!战争博物馆的三要素是:“人证、物证、口述史”。老杨啊!这三条您都占了呀!既然淞沪抗日战争纪念馆的沈建中馆长不明白文物的重要价值的话,您还是把您保留60年的证件、奖章、残疾军人证书给我们北京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吧!

我回北京就汇报这件事情。估计,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文保部的主任段晓薇,她会知道淞沪抗战四行仓库最后一位老战士仅存文史资料的重要性。

您可不许给别人啊!他们都不懂这些文物在抗日战争研究中的重要意义。

杨:你放心吧,给你们!不过,沈建中不会不懂吧?他不是淞沪抗战纪念馆的馆长吗?

方:听说您去了上海淞沪抗日战争纪念馆?还摸了摸谢晋元团长的塑像?好多报道是上海9·18网老吴写的,我看了。 200576日的《北京晨报》还做了这样的报道:

当年参加淞沪会战的“八百壮士”大陆唯一健在者,现年91岁的抗战老兵杨养正,昨日来到上海谢晋元墓地祭奠旧时老团长,实现了其人生一大心愿。这也是杨养正老人60多年前离开淞沪战场后首次重返上海。

 昨天上午9时,经过40分钟的车程,杨养正老人坐着轮椅来到宋庆龄陵园中苍松翠柏环绕的谢晋元墓前。“报告团长,我来看你了!”杨养正颤抖而又带着歉疚地哭着。64年了,老人只有在梦里才能与团长相见,昨天他终于了却自己的心愿到谢晋元墓“看一看”。

由于眼睛看不到,杨养正老人听说已经来到谢晋元墓碑前,不顾一切地要走下轮椅。当他被搀扶着走到墓碑前时,突然伸出右手,面对墓碑行了一个军礼。老人大声喊道:“报告团长,敬礼!”
    
向谢团长敬过礼后,杨养正老人让人们搀扶着,要去摸摸谢团长的墓碑,那是谢团长遇刺后,战士们在孤军营里亲手为谢晋元立的碑,1983年搬迁到此。

“啊!”老人大步走上前去,他先是慢慢地摸着团长的像,随后双手环着墓碑,就像拥抱着64年未见面的谢团长,头抵着石碑像是靠着谢团长的胸膛,老人号啕大哭。
    
老人如孩子般的一阵啼哭让在场所有人为之动容。

杨:哎呀,你一直在关注我,起码研究我了两年吧?这是去年的消息。谢谢你了。

方:老杨啊,您现在最大的人生遗憾是什么呢?

杨:我最大的人生遗憾是,时至今日我没有领到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给参加抗日战争老战士颁发的,纪念中国人民取得伟大的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的纪念章!

方:老杨啊,您那么在乎那个小牌牌吗?不发给您,又怎么样呢?

杨:我能活到今天,已经很万幸了。我还在乎什么呢?我在乎的是在抗日战争中,在淞沪抗战中,在四行仓库保卫战中那些为了保卫我们祖国英勇牺牲的军人们……!

我希望我能代表四行仓库保卫战牺牲的军人们,来领受这枚无尚光荣的;代表我们中国人民经过前仆后继、英勇牺牲取得伟大胜利的纪念章。

{大滴的泪水顺着92岁杨养正的脸颊上流淌下来。}

方:老杨啊!抱歉!抱歉!抱歉!

杨:没有什么的。你别介意。中央电视台不是有个节目叫《实话实说》吗?我看不见崔永元,可是,我听得见崔永元呢。我听,你和他说话的语气、声调,差不多呢。

方:哎呀,我的妈呀!我哪里敢和崔永元比?听说他的月收入数万,我只有千元上下。我是下岗老工人,他是节目主持人,我们是天壤之别,他在天上,我在地上。我是鞋底儿上的泥儿。

杨:鞋底上的泥儿?你是?哈哈!

方:老杨啊,我最后想问您一个奇怪的问题,您可千万别见怪呀?

杨:行!行!枪林弹雨、横尸遍野、战火纷飞,我什么没有见过呢?

方:您自己看,您还能活多少年呢?

杨:哈哈!{非常严肃地}我还能活到100岁!我一定能活到那个时候!

方:老杨啊!谢谢您接受我的采访。一个半小时,您始终坐在病床上,您好好休息吧。

夏显虎记者:不忙,不忙,我们大家再照一张相片吧。

 

                      2006年10月15  中国作家协会作家   方 军

 

笔者发表此文的担心:

有一些人,仇恨国军抗战将士。对国军抗战老兵,是横挑鼻子竖挑眼。根据笔者调查:当年,这些人的家乡无一例外被侵华日军烧毁;这些人的爷爷,无一例外被侵华日军暴打;他们的奶奶,无一例外被日本鬼子……。可是,他们现在干的事情,是日本右翼都不屑一顾的攻击抗战将士的事情。奇怪吧?

  评论这张
 
阅读(37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