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60年前血与泪 60年后悲与情(2)  

2009-10-30 15:54:00|  分类: 被日军强掳的劳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老李人生的每一段都出彩

60年前血与泪  60年后悲与情(2)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侵华日军强迫中国战俘拉车

 

老李要写书,听口气是毕生的夙愿。而他自己所叙述的人生轨迹颇具传奇:
    “
农民、劳工、国民党军队、解放军、农民。而且,老李人生的每一段都出彩儿。
    
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每一段的话,您也会有同感:他是应该出书写写自己的。
    “
我被抓到日本国的一年里,是生活在黑暗之中的,我常想自杀
    “
在国民党军队的一年中,我还没有看见光明,可以说是在黑暗中摸索。
    
少年时代的他最爱听长辈讲三国、岳飞传,你会悟到:原来他身上有这些人的影子。

    13
岁时被日本鬼子兵抓劳工时他居然说:让我爹留下!我去!鬼子们还被惊诧了。
    
在日本国,鬼子让他当勤务员,他说:我不伺候你!他嘴巴立刻被抽出鲜血。
    
到了国军,他居然乘乱把欺压咱弟兄们、吸老百姓血的营长给枪毙了。
    
到了解放军,他立功八次。我亲眼见到朱德、林彪给他签字的《立功证书》。
    
当了农民后,他最大的成绩是教育出五位在北京经商的儿女。所以,他成了大款爹。
    
他最大的困惑是每月怎么才能必须花完儿女让花完的一万快钱。我开导他应该学习贪官污吏,吃、喝、玩、乐。一万块三天就花完了!他嗤之以鼻,说:切!
    
他最大的生活乐趣是资助贫困的乡亲们,他每年必给敬老院一定数量的钱而心安理得。

    
他憧憬着在有生之年再回到当年在日本国当奴隶的场所看看,祭奠死难的同胞。
    
他希望是有律师帮助他,就侵华战争中日本兵所犯下的罪行起诉日本政府。
    
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在有生之年写一本关于自己一生经历的书。


                                
三,一位想写书的老人


    
写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这对没有文化的李老汉更是如此。于是,他订了十几种报纸,边学边干。别看李良杰老人是个游手好闲的老农民,对天下事,他还真说的出个子丑寅卯来。虽然他常说错话,却足以见得他是在认真学习。
    
他拍着我的肩头说:我早认识你!”——吓我一大跳。早?!多早?为什么?
    “
你等着他转身进书房搜出一大摞河南省《大河报》来,你看看,这不是你书在河南《大河报》的连载吗 。我拿着一大摞旧报纸不知说什么才好。不是所有作者都可以这样面对读者的,因为偶遇在生活中的概率太低了。
    
所以,我开始从心里感激起老李来。
    
写书,就不能光写自己,他还要写下被掳日本劳工的血和泪;也就是说要写别人。写劳工,就牵扯出日本侵华战争的历史、连带出中日关系的历史。而且,写劳工,不但要写当年被日本工头殴打致死的,还要和幸存者一起回忆出:饿死、病死、累死、工伤致死和自杀死亡的中国同胞的具体情况。这对于一个从没上过学的文盲来说,是很困难的。最重要的,老李在联系今天还侥幸生存的在全国各地的劳工们,尤其是河南省的幸存劳工们。这不但需要打电话,还要去上门采访。我们不提老李今年75岁,我们把数倒过来,57岁,而且是公费,又会怎么样呢?中国这样的人不多吧?
    
我们批判日本右翼的学者的人数比潜心研究自己劳工口述历史的人要多的多,要知道,研究自己的苦难史比批判别人不谢罪!要重要的多呀!我理解:要先爱自己的国民,然后再批判外国逆潮流而动的荒唐意识。在学术上,我认为这才是新思维呢。
    
写书,就要有素材,有生活,有联系,有感悟,有商讨,有对国家政策的分析,还不能闭门造车。所以,需要打电话,需要多方联络,需要看报纸。老李亲口对我说,他每一年订阅报纸的钱也需要三千多快钱。他说:没有文化比贫穷还可怕!
    
那么,这么多的钱上那里要呢。

    “
我儿子可不如你们,他不是文化人,他们认为我多花钱才幸福。还让我去旅游!
    
嗔怪之余,老李悄悄对我说:两个儿子三个女儿孝顺哪,他们在北京给我买了这套公寓,而且,规定我每月必须要消费出人民币一万出去。这不,他指着书架说:所以。我订了十几种报刊

    
我分析不出他是责怪子女呢?还是夸子女呢?但是,我实实在在的感到了老李子女对老李的尊重和孝顺。感觉到勤奋的老李在子女的帮助下,也许真的能写出回忆录来。
    
我开导老李:我国行政职务消费被媒体披露公私不分,一年浪费一个三峡工程。某些干部吃喝嫖赌全报销。一辆公车可养活40名下岗工人。可干部们照样天天开车回家,公家买单。我告诉老李这是北京《信》报 200391919版的标题。
    
只要吃喝嫖赌,一万块钱花起来还不容易?用不用我教教你?
    
老李这次显然是发怒了,差点和我急了。他说:我最恨腐败!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