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60年前血与泪 60年后悲与情(4)  

2009-10-30 16:06:00|  分类: 被日军强掳的劳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这次被强掳到日本国当苦力

60年前血与泪  60年后悲与情(4)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我军指挥官李鸿复不幸被日军俘获

 

我们又被成串的押上闷罐车拉倒了塘沽。路过盐田,走过水庖,四周是电网,里面有一片房子。我们二百人进了木板搭建的房子,房子里有对面床,一百人挤一个。屋外由中国人组成的黑狗子看护,他们比日本兵还坏,黑狗子的衣袖上都套一个红底白字的箍,上面写两个字警备。他们对所有的人进门先打一棍子。进了门先脱衣服、上床。十月的塘沽还真有点冷。几百人一块儿没吃没喝,大小便都在屋里。两天后,每人发了一身衣服,只有自己的鞋和腰带。衣服是孙中山式、黑色。到那时就知道要去日本国了。
    
警备喊开饭了!大铁锅里是窝头、罗卜汤。走的慢一点就挨打。一人一个窝头。要命的就是这窝头,发霉的玉米面,里面都是生的,吃了就拉肚子,小便有血。当时,心想马上去日本吧,在塘沽必死。被抓来的同胞们也都想逃跑,可一边是海,三面都是日本鬼子的炮楼,拿大枪的鬼子的哨兵不远就一个,怎么逃跑呢?
    
关键的地方是没水喝。一天两顿的窝头越吃越坏。我是小孩,想跑,就四面乱看;里面的同胞今天看着还活着,明天就动不了了,被拉死尸的车拉走了。到第五天,我也不能动了,由于脱水,我常昏迷着。在抓来的同胞中有个汪精卫部队治安营的营长,他还穿着呢子军装。作为战俘,他还有个通信员。他让通讯员给我一点水喝。三口水,我活过来了。他让通讯员用个小桶再去接点水,不幸被汉奸发现了。那汉奸手起棍落,啪、啪!两下就把通讯员的头打裂了。我到死也不会忘了那个通讯员,他姓施,他为了救我才死去的。
   
我从塘沽到日本国,再从国民党军队到共产党的军队止,我从来没感到我生活有阳光。我一直在黑暗中,我一直想自杀,想死。从44年到48年,都是这样。
    
总算是挨到上船。许多人希望上船,上船的话,暂时还可以活着。上船的情景我还记着,那船上的烟囱咕嘟咕嘟的冒着黑烟。船从天津到了大连,又到韩国的釜山。海浪渐渐大了,海浪拍在船舷发出啪、啪的声音。我有机会看了一眼船外面,海浪象山一样一个一个涌过来。才走六、七天,许多人就不能动了。于是,日本兵每天下来用棍子挨个敲打船舱内的中国劳工,敲到谁谁就要坐起来,以示活着。不动的,就被日本兵扔到海里去,前后一共有13名同胞被扔下去。一次,日本兵的棍子敲到我的头上,由于晕船和疾病我实在动不了了。日本兵拉起我脚就往甲板上拖。这时,同胞们都不干了,他们爬起来说:拿咱中国人不当人?咱们反了!他们抱起我,给我喂水喝,我终于透出一口气。同胞们把我给救了。
    
船又走了几天到了日本国九州的门寺港。途中还是有人死亡的,最后的结局,还是让日本兵扔到海里了。因为有美国飞机轰炸,所以日本船走的非常慢。大约有二十几位同胞死难在一衣带水的汹涌浪涛里,直到今天,那海浪巨大的哀鸣声响仍然拍打在我的脑海里。

                                                  

                                         六,我非常想自杀

                                          

到了门寺港,所有的中国同胞先脱光衣服消毒,然后坐火车走了三个小时,来到福冈县第三煤矿。坐火车到煤矿一路上是黑烟滚滚,尽是日本伤兵。我吃惊的是:我看到日本国民们也是衣衫褴褛的!他们国土这么窄小,国民又这么穷困,怎么把我们中国的大片河山给占领了?我们中国数不清的国民怎么给日本国民当起奴隶来了?
    
拿大枪的日本兵不见了,换成了腰里别着手枪、手拿大棒的日本工头。
    
我们被带进一个大院子,里面是木板房子。院子门口的牌子上写着九州福冈县第三井坑。当时咱们中国人共有297人。木板房内有上下两层大通铺,每人发了一个单子{}。劳工们先编班,再编号。给我的衣服是6号。学日本语:集合,吃饭,睡觉,大队长,小队长-------然后下井挖煤,每天干十三、四个小时。除了干活、吃饭、睡觉,谁也不知道谁叫什么,只知道自己的号码。
    
比起花冈铜矿的中国劳工,我们算是幸运的多。花冈劳工千人中在一年时间内被打死、饿死、病死418。我们的煤矿一年只死亡了44人,多数中国同胞还是幸存了下来。
    
我们每天早晨一个馒头一碗汤,中午两个馒头一碗水,晚上一个馒头一碗汤。
    
那时,每天就一个饿字,矿工是重体力劳动,从11月开始下井挖煤到第二年春天,同胞们都成了皮包骨头的人。进矿井时,同胞们互相搀扶着走,回来时有人走不动了,就死在路边上。矿山的周边都是黑色的地面,连草地也是黑色的。同胞们看鬼子不注意的时候就沿路拔草吃。
    
同胞王青山最倒霉,他拣了一片烂菜急忙一股脑塞进嘴里,不巧让狗脸木村看见了,木村平常就爱打人,这次他用木棍打得王青山浑身是伤。王青山当天晚上就没了气息。
    
回国时,我一人带了六个骨灰盒。一共死亡44人。其中一人伤的最重,他叫顾国良,上船、下船都是抬着。回国时已经站不起来了。
    
同胞中逃跑的有七人,可是,没有一个跑掉。一位叫赵广钱的同胞饿的实在受不了了,跑了。不久,赵广钱就被抓了回来,他被木棍打进木笼里一关就是三天。一头跑了的驴都比他待遇好的多。
    
事故一出,洞子里的人都被砸死。我们遇见一次冒顶,21名中国同胞被压在里头。我由于开卷扬机的,所以还活着。
    
第二年春天,死亡越来越多。五月的一天,木村把我叫到办公室,让我服侍白头发老头古本所长。我忽然想起我爷爷的话来:饿死不吃下贱食、冻死也要挺直腰的话来。我对两名日本人说:我不伺候日本人!两个日本人听了大怒,劈手就是几个大嘴巴。鲜血当时就从我的嘴里流了出来。他们又问:你干吗?我又摇头。两个日本人气急败坏把我打昏了过去。一桶凉水浇在我身上,我还是摇头。木村把我拖到木笼里,三天挨饿。我真的绝望了。三天后,我从木笼放出来时饿的只能爬着了。
    
给我们烧水作饭的是朝鲜人,他对我说,我都来七年了。我们一百多人只剩我一个了。他带我去后山,让我看一百多草带子,里面都是黑色的人骨头,都是朝鲜人的尸骨。那位朝鲜人说:日本人是我们的仇人,给日本人做牛马早晚也是死。于是,我认真思考怎么结束自己的生命来:早晚是死的话还不如早点死,还少受点罪。我住的房子前面就是悬崖,只要往东边走几步跳下去的话,山下都是巨石,人摔上去,一下就会死的。我站在悬崖边想一步迈下去。绝望的时候我忽然想起爷爷、奶奶、妈妈、爸爸和妹妹来。
    
在凄楚的月光下,我把我的犹豫告诉了我的好友王吉锁,他马上抱住我说:日本快败了!快败了!我们快回国啦!听了他的话,我活了下来。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