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早已经轰然倒塌的远征军纪念碑(2)  

2010-01-10 23:13:00|  分类: 中国远征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已经轰然倒塌的远征军纪念碑(2)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1943年的中国远征军在行军中

早已经轰然倒塌的远征军纪念碑(2)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梁家佑先生说他1944年是坐美国飞机去的印度受训

 

二,别人用一只怀表换走了我的冲锋枪

 

我几经采访无数国民党抗战将士了。他们的命运几乎一样:

 

左运动,右运动,头破血流站错行。

专政队,红卫兵,横眉立目真激昂。

抽嘴巴,扛大包,缝缝补补破衣裳。

一碗汤,半个馍,每天三十土石方。

挨批斗,挂大牌,砖头皮带头上扬。

本人罪,儿女偿,灰头鼠脸谢罪忙。

写检查、忆罪行,急急忙忙扫茅房。

抗过战?打日本?残渣余孽妄雌黄。

 

新一军38师少校翻译梁家佑只抗了两年日,可是被批斗了整整30年。

我都不爱听国民党残渣余孽笑嘻嘻地讲他们挨整的故事了,我都烦了。

不幸的抗战老兵各有各的不幸;幸运的国军抗战将士几乎没有。

我还是关心远征军纪念碑,我认为,那是政治斗争的必然、是历史的必然。

88岁嘻嘻哈哈“故作幸福缠绕”的梁家佑没有办法,只好继续回答我的问题:

 

他回忆:广州城北白云山马头岗上曾经修建新一军纪念碑。如今,残存的纪念塔,却依然挺立在广园东路旁。那4支擎天巨柱,仿佛在昭示天下:这里埋藏着两万多远征印缅的抗日阵亡将士忠魂!

梁老说:我们新一军有一个不成文的惯例:仗打到哪儿,公墓就修建到哪儿。1945916日上午11点,广州受降典礼一结束,新一军军长孙立人与新38师李鸿师长等并肩走出会场,沿着广州中山纪念堂前临时铺设的草榻地毯边走边交谈。孙军长指示李鸿等,立即着手筹备建筑新一军印缅抗日阵亡将士公墓,以招忠魂,以供安息。
  孙立人三次乘坐军用飞机,盘旋于广州上空,亲自为公墓选址。

孙立人是这样解释自己的选址理由和经过的:广州为革命策源地,国民革命之先烈墓园多在于此。远征军伤亡数十万,安葬于缅北密支那、八莫、南坎等地中国公墓,亦各遵其遗嘱,捡其骨灰,移葬于此。公墓地址:前带沙河,后依云山,东北为第一师阵亡将士墓园,十九路军沪战殉国官兵公墓在其南,其西则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及朱执信廖仲恺诸先生之墓。诸烈士得以与革命先烈比冢长眠,忠骨名由,而垂不朽矣。
   
墓址选定之后,毕业于美国普度大学土木工程系的孙立人亲自为新一军公墓题写《陆军新编第一军印缅阵亡将士纪念碑碑记》。 


  新一军38师少校翻译梁家佑回忆:新一军公墓于 1945115日奠基并动工兴建。孙立人命令600日本战俘以流汗报流血以慰先烈于九泉

修建公墓的日本战俘很老实,工作很认真。新一军用一个工兵连,每天从位于广州的战俘营,押解600日本战俘到沙河工地。工兵连的战士站在工地四面负责警戒。日本战俘中午自己做饭。工兵连是19463月中旬才离开工地去东北的。那时,公墓的土方工程,已基本完竣。

梁家佑老人向我信誓旦旦:纪念碑是我们新一军全军官兵节衣食省血汗捐建的。

   
新一军少校梁家佑回忆:在纪功亭的东南侧,于落成典礼后,还加建了一个战史室。
  梁老回忆:在纪念碑前的南北大道的南端,由两座门楼和一座牌坊组成一个跨度为30米的公墓大门。两座门楼的设计,融合了凯旋门和军营门岗的意念,简洁端庄。牌坊的设计则独辟蹊径,仅以两段式的两座方柱构成。方柱的下段两内侧,各塑有一尊头戴钢盔、手持冲锋枪的新一军士兵浮雕。设计师采用抽象的现代设计意念,把战士浮雕塑成两段式”-上半身写真;两腿则抽象为石柱状,与公墓大门牌坊柱墩凝结为一体。塑像浮雕全高约6米,其中上半身高约2米,抽象的腿部高约4米。
  梁老补充道:牌坊方柱的上段,为一对联,左联为顶天立地;右联为英魂长存。与联下的两尊凝结在方柱上的战士塑像,互为呼应。左联正下方是陆军新编第一军印缅阵亡将士公墓字样,全部为孙立人所题书。蒋介石只为新一军公墓题了勋留炎徼”4个字。
  
  梁老介绍:现在,与原纪念塔齐平的建筑是恒富酒店
  新一军少校梁家佑说:文革中,远征军纪念塔塔基立面的黑色大理石及墓志铭被彻底铲除。纪念塔中部那只用炮弹壳熔铸的重逾千斤的展翅铜鹰,被砸碎熔炼。我们新一军自比雄鹰,这只铜鹰可是我们新一军的军徽啊!
  纪念塔东、西、北三面刻有27000余名新一军印缅阵亡将士名字的大型碑刻,被全部悉数砸烂。由四根方形擎天巨柱所构成的纪念塔,由于坚固无比而无法撼动,最后被充分利用改造为厕所。刻有孙立人手书陆军新编第一军印缅阵亡将士纪念塔”16个大字的辽宁青石塔碑,砸不烂,被丢弃在公墓以外约300米处。碑记则不知抛于何方?纪念碑上孙立人所题写的挽联,更无处可觅。

 

最后,前远征军新一军38师少校翻译梁家佑先生强调:

“——砸!是对的。内战嘛!国军共军嘛!中国人杀中国人嘛!但是!新一军是后来调到东北打内战去了。可是,这纪念碑上刻上的28000名军人却没有参加一天内战呀!他们,是为我们中华民族的利益,在抗日战争中同侵华日军血战!前赴后继、英勇牺牲的呀!你说是不是?”

——我无言以对。

 

新一军38师少校翻译梁家佑先生,还把远征军发的怀表、刮胡刀等物品赠送给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的研究员段晓薇女士。

梁家佑先生笑着解释:“怀表,是一位军械管理员和我换的。他丢了一支冲锋枪。他说:‘你给我一块怀表,让我把冲锋枪给他,充数。’我有6支枪,手枪、步枪、冲锋枪……。我们远征军就是枪多。其实,他不换,我也给他。军械员丢失枪支不好交代呀。怀表,是远征军新一军发的,部分校级军官才能分到手表、怀表。并不是人人都有份的。现在,65年过去了,我这只怀表都不走啦。”

我对梁家佑先生回忆在印度的经历感到好奇。

梁家佑先生说,当时孟加拉国还是印度的一部分。那时,军官发200多卢比。有人花50卢比就可以到一个姑娘家住一个月。我很想问问:“在1944年时候的您,去没去?”想到不礼貌,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梁家佑先生回忆:那时,他们穿英国军装,武器却是美国的。

那时,伙食是英国的,有四片饼干,一小块肉。火腿肠不好吃,红烧肉还可以。

伙食一人一份,像今天的速食食品。每一份里面还有4支香烟。

……,……。

梁家佑很得意:“关锋文革前用手枪顶在我的肚皮上,威胁。关锋在文化大革命中是江青的干将。关锋还活着。但是,关锋是江青反革命集团的成员。而我,文化大革命时期是反革命分子,现在,关锋成了被关押的对象。”

 

我采访新一军38师少校翻译梁家佑先生的信息,是上海的杨琪告诉我的。北京关爱抗战老兵网的负责人薛刚还去看过梁家佑先生。梁家佑先生写的自传还是杨琪给我的。我问梁家佑先生为什么不出版自己的图书?梁先生哈哈大笑,说:“提笔忘字。写不了了。”我说,我在写您的文章里采用您的自传如何?梁家佑先生笑着赞成。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