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最后两枚美国援华空军抗战的功勋章(1)  

2010-01-20 22:33:00|  分类: 美国飞虎队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后两枚美国援华空军抗战的功勋章(1)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原美国飞虎队飞行员92岁的吴其轺把他的两枚勋章捐献给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最后两枚美国援华空军抗战的功勋章(1)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升空25次和升空对日作战50次就能获得美国空军的航空勋章和十字勋章

最后两枚美国援华空军抗战的功勋章(1)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飞虎队5大队部分队员的合影(画圈者为吴其轺)

 

一,坚持认为自己曾经抗战抵御日寇是对的

 

2009年12月29日,吴其轺先生把刚刚从美国政府补发的“升空对日作战25次以上, ‘美空军航空勋章’”和“升空对日作战50次以上的‘美空军十字勋章’”捐献给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生命体征已经非常困难的吴其轺先生完成这一历史使命后,就病倒了。

2010年1月14日刚刚把《美国援华空军抗战的最后两枚勋章》捐献给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的92岁的吴其轺,以生命顽强抗争的结果,又出院了。

与过去相同的是,他仍然微笑地面对这个世界,仍然不计较自己人生路上的坎坷。

所不同的是,他已经不能正常进食了。他每天用医学上成为“鼻饲”的方式,完成摄取生命体能热量、营养的延续。

 

我为什么说是:“最后两枚呢?”抗日战争胜利65年了。获得此勋章的人物本来就不多;空军英雄周训典的两枚勋章捐献给位于湖南芷江的《美国援华空军飞虎队》纪念馆了。空军英雄彭嘉恒先生的勋章捐献给国家博物馆了。吴其轺捐献的,应该是最后两枚。

 

我在2007年曾经以《击落侵华日军飞机2600架·抗日航空烈士3294人》为标题,写过吴其轺。当时,文章开始,我源引自《二战时期美国援华空军》一书的数据如下:

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的1995年9月3日,“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在南京落成。中国国防部前部长张爱萍上将为纪念碑题写碑名。纪念碑上雕刻有抗日航空烈士名单共3294人。其中,中国870名,苏联236名,美国2186名,朝鲜半岛2名。

二战时期美国援华空军中,美国航空志愿队——驻华空军特谴队——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总共击落、击毁日军飞机2600多架,战沉和炸伤223万吨日本商船、44艘军舰、13000艘100吨以下的内河船只,击毙日军66700人,摧毁了573座桥梁。

二战时期美国援华空军中,美国航空志愿队——驻华空军特谴队——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总计损失飞机568架,牺牲飞行员586名。

“驼峰空运”中,美国援华空军坠毁飞机456架,失踪107架,共计563架,其中中国航空公司损失飞机46架,牺牲飞行员1500余名。

我以上文字的意图,是要告诉天下华人兄弟姐妹:“为了抗日战争,美国援华空军牺牲了多少英雄豪杰。”

吴其轺是以顽强的生命力和藐视苦难的心态活到今天为数不多的飞虎队成员。

中国境内目前还有抗日战争期间美国援华空军飞虎队中国飞行员六人,他们是杭州的吴其轺、香港的林雨水和北京的彭嘉恒先生。天津的何其忱、成都的張義聲、山東的王延洲等人還健在。

 

解放初期,吴其轺从台湾辗转反侧,途径香港,起义了。开始,他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的北京南苑机场担任空军教官。由于是国民党残渣余孽,自然,他不能再在空军了。于是,他转业到杭州的之江大学。不久,他就进了监狱。既然是进了县大狱,自然,相关一切资料都成了专政机关搜查的对象。吴其轺成了“国民党残渣余孽、牛鬼蛇神”,几十年中,他放在福建老家的东西,里里外外、前前后后让人搜查几十遍,可想而知,还剩有什么了。

在这期间,3枚代表吴其轺在美国援华空军与侵华日军血战的勋章丢失了。

有进县大狱的时间,就应该有出县大狱的时间。

1974年9月18日,9.18事变53周年的时候,56岁(1918年2月12日生日)的前美国援华空军;击落过数架侵华日军鬼子兵飞机的吴其轺,扛着一个小背子卷、提着一个破脸盆,从监狱的大门走出来了。

阳光明媚,生活无着的吴其轺,开始了嘻嘻哈哈蹬三轮赚钱养家的营生。

快乐的吴其轺汗流浃背地蹬三轮一天能赚1块2,除去养家糊口的钱,他还能煮几粒石子,买一两白酒;舔舔咸味、尝尝酒香。

我第一次采访吴其轺的时候,他笑着对我说:

“我是牛鬼蛇神、残渣余孽,您随便打,随便骂!”

我握着我们中国抗战空军英雄的手,有些心酸。

我想哭,嘴上却挂着笑,说:“哪能呢?哪打您呢?”

关键就在这儿,这些“残渣余孽”老认为自己抗日是对的。——伤脑筋!

虽然为推翻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帝国主义大山,”他们曾经赴汤蹈火、前赴后继、英勇牺牲,但是,在“党国的利益高于一切”的中国,他吴其轺应该是千千万万国民党残渣余孽的牺牲品之一。吴其轺没有打过内战,在三年内战期间,他在美国空军学习。

蒋介石满口:“党国、党国”的,开始就是“党”后来才是“国”。

我爸爸作为八路军的老战士,他常常对我说:“卢沟桥事变之前,武汉战役以后,蒋介石抗日不坚决。”作为儿子,我当然同意我父亲的主张。

从1931年9.18事变开始,东北丢了;蒋介石还在组织百万大军围剿红军。

但是,国民党作为执政党,作为政府军的指挥,他们在正面战场抗击日寇。

我上面说的是国民党啊!提请断章取义的小人们注意了:侵华日军暴打你们的爷爷,强暴你们的奶奶;可你们还鸡蛋里挑骨头,围追堵截我和国民党抗战老兵,这就不对了吧?

上面说了,既然吴其轺一根筋地认为:自己曾经抗日战争是对的,他当然就要申诉。

吴其轺花了29年,给不同部门和个人写信。包括给美国政府。

今年10月29日,吴其轺终于收到了美国空军方面寄来的勋章。

如今,92岁的吴其轺住在杭州文三新村,安享晚年。他的人生应该是:

“前半生用鲜血抗击日寇换来的勋章,后半生用三轮车夫的执著追回勋章。”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