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最后两枚美国援华空军抗战的功勋章(3)  

2010-01-20 22:51:00|  分类: 美国飞虎队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后两枚美国援华空军抗战的功勋章(3)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美国空军补发吴其轺的航空勋章和十字勋章

最后两枚美国援华空军抗战的功勋章(3)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我2007年采访吴其轺一家,他存留的飞虎队军装全部捐给抗战馆了

 

三,中国媒体对吴其轺的赞扬

 

应该是我在描绘吴其轺以后,媒体开始以汹涌澎湃的浪潮方式关注他。

如果在网络上点击、搜索吴其轺,那个不得了啦。另外,纸媒,TV也大加关注。比方《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浙江日报》、《杭州日报》、中央电视台、浙江电视台、福建电视台……,不胜枚举。

以下,我引用几篇最近,就是两枚美国政府补发二战参战证章的报道。我的意图,是从2010年的媒体看中国政治的风向标。

 

据《今日早报》报道:

 

参与88次空战,作战时间800多小时,打落日本飞机6架,3次被击落。这是吴其轺在抗日战争时期,参加美国援华空军时的作战经历。

4次飞越驼峰死亡航线,见证了日军的芷江洽降,亲历了南京日本投降仪式。当一切成为历史,吴其轺只留下一枚飞行优异十字勋章,一枚航空奖章以及一枚单位集体荣誉勋章。

30多年前,3枚代表吴其轺一生的勋章丢失了。吴其轺花了29年,给不同部门和个人写信。今年10月29日,吴其轺终于收到了美国空军方面寄来的勋章。

如今,92岁的吴其轺住在杭州文三新村,安享晚年。前半生用鲜血换来的勋章,后半生用执著追回的勋章,安安静静地躺在他的面前。老人注视它们的目光下,那一段壮丽的故事缓缓展开。

 

有媒体称:飞行就是吴其轺的生命

 

中国经济网作者:吴朝香 季淑平 岳雁这样记录:

1936年4月6日考入黄埔军校的吴其轺清楚地记得“西安事变”。这个“西安事变”团聚了中国人民全面投入抗日战争的决心。

1936年,吴其轺入黄埔军校,同年转到杭州笕桥空军军官学校,毕业后即投身于抗日战争。1943年,他转入陈纳德组建的中美混合联队14航空队的5大队飞行,成为“飞虎队”中的一员。

昨天下午,我们敲开了吴其轺老人的大门,开门的是他的儿子吴缘。92岁的吴老则坐在轮椅上,头戴着棒球帽,微微笑着,面前摆放着两枚勋章。

说到勋章,就得把日子往回拨到1941年,那时的吴其轺刚刚从杭州笕桥空军军官学校毕业,被编入中国空军第5大队,驻守芷江机场,军衔上尉。

在中国空军中美混合联队中,吴其轺累计飞行800多小时,他驾驶的战斗机总共被日军击落过3次,第一次被击落时带给他飞行员生涯中唯一一次重伤。

那是1941年6月22日,敌机突袭成都机场,吴其轺和机长一起驾驶毫无作战能力的6架教练机前往广元疏散。途经岷江快活林一带时,与4架日本神风战机相遇。

在离江面40米高度的地方,吴其轺被日机击中落水,臀部、腿部多处受伤,被飞机扣在水中。日机担心他没死,又一个俯冲下来扔下了一串炸弹。

吴其轺中了4弹,直接被打断了坐骨神经,在水中昏了过去。“发动机着火,江水都被煮得滚烫,救人的老乡们也被烫伤了。”吴缘拉起父亲的左裤腿,由于断了坐骨神经,老人的腿脚血液循环不良,一直都是乌黑的,经常溃烂。

吴其轺在广元养伤一年多,伤好后又回部队。1942年,在他的强烈要求下,部队经过谨慎考查,又让他重新驾机。

    1943年春,吴其轺驾驶美式P—40飞机对湘潭日军进行打击,被日军防空炮火击中后,硬是穿过层层防空炮火网,摇摇晃晃地飞回芷江机场。

    从1943年7月起,中国空军与美国第14航空队主动出击,寻找日军航空队主力决战,吴其轺和战友们多次以大编队机群对日占武汉、南京、广州、桂林等日军军事目标进行轰炸。

    1945年4月12日,在对武昌火车站日军地面部队进行打击的行动中,他的战机引擎被击中,前起落架和发动机都被打落,迫降在离芷江120多公里的辰溪县境内的溪滩上。

曾经有一位同样当过空军的军人慕名找到吴其轺,听完他的经历后,沉默了很久,才说道:“飞过的人都知道,一旦出过事很少有人再敢上天,你竟然被打下了3次,还有勇气继续飞。”

 

两枚勋章代表了他一生

 

1945年9月9日,中国战区日军投降签字仪式在南京国民政府中央军校大礼堂内举行。吴其轺作为美军援华空军第14航空队第5大队的分队长,带领他的全体队员,坐在会场的第一排。

“当时我负责护航押送今井武夫。”吴其轺在听到儿子讲述到这一段历史时,拉了拉他的手,表示要自己说。“9点整,冈村宁次在投降书上签字。”

抗战胜利之后,吴其轺获得盟军总部授予的“飞行优异十字勋章”,另外还获颁“航空奖章”和“单位集体荣誉勋章”。

它们是他用生命换来的,见证过他的青春和热血,一度成为他在艰难困苦中生存的动力。

不幸的是,30多年前,家里的许多东西都丢失了,其中就包括这3枚勋章。

“爸爸心里一直很难过,他一定要在有生之年把这3枚勋章给找回来。”吴缘说。

1980年起,吴其轺开始了漫长的寻找。当时他居住在福州,给当地政府写了信。而对方答复:时间久远,无法查找。

失望的吴其轺转而想到向美国空军要求补发。“爸爸每年都给他们写信,几乎是一年一封。”吴缘说,“对方也有过回应,国会、参议员,很多人都给我爸爸写过回信。”这些信全都收在一只大大的行李箱里。吴缘从里屋把箱子拖出来的时候,颇费了一点力气。

2005年,吴其轺得了中风,只好由儿子执笔写信。“美军援华空军第十四航空队第五大队协会、美国驻香港总领事官的武官,凡是想得到的,能联系上的,都写过信。”吴缘说。

最后,吴缘找到了位于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市的“飞虎队”第五队协会,协会会长正是吴其轺当年一起飞行的战友。今年5月,第五大队协会来信:美国空军总部将给吴其轺补发十字勋章和航空勋章,不日就将寄到。

吴其轺又紧张又兴奋,每天都催着儿子去看信箱。“10月29日那天收到了包裹单。从邮局拿回来后,父亲一直盯着看,一直笑啊笑的。”吴缘说,美国空军除了寄来两枚补发的勋章外,还附有一封写有中英文的信,信上这样称赞:“基于他卓越的贡献和高超的飞行技术,特此授予吴其轺上尉飞行优异十字勋章和航空奖章,通过他的杰出成就,吴其轺上尉为他自己和著名的飞虎队带来了极大的荣誉。”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