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我的团长我的团》中的浙江兵(1)  

2010-12-15 16:33:00|  分类: 国民党抗战将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团长我的团》中的浙江兵(1)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保山电视台节目主持蓝天、摄像记者张爱国等人采访了93岁的徐新容老兵

《我的团长我的团》中的浙江兵(1)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时期的中国军人的状态

 

一,云南保山电视台记者眼中的浙江老兵

 

在浙江永康青年人楼潘荣的帮助下,我已经去了去了永康采访了三次了。

第一次,是在2010年10月初。那时,我采访了徐新容、吕之康、姚福卿、颜真、吕章海等五人。他们全部90多岁,军衔都是上尉、少校、中校。抗日战争初期,他们都上过黄埔军校受过高等教育。他们都是血腥战争的幸存者。

我了解到,解放以后,他们有身陷囹圄的,有监督劳动的,有被管制的,

当时我就想,“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是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大山。”难道国民党抗战将士不是推翻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日本帝国主义这座大山的吗?

第二次,是在2010年10月末。我采访了抗战老兵徐可炎老人、曹玉洁老人、金章初老人、曹继武老人、章正含老人、徐章彩老人和胡仁济老人。他们全部90以上,全部上过黄埔军校深造,全部参加过炮火连天的抗日战争。

这几位抗战老兵解放后,有入过狱的,有被强制劳动的,几十年风雨飘摇。

采访同时,我想,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国共合作抗击日寇!难道不是200多万国民党抗战将士在正面战场抗击武装到牙齿的侵华日军吗?

第三次,就是2010年11月中旬,我陪同云南保山电视台的记者们到浙江永康采访。

保山电视台的意思是:采访在滇西抗战中参战的浙江抗战老兵。

我的意思是,要表现:《我的团长我的团》中有浙江兵。

在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的大军中,有为数不少的浙江兵。尤其是今天的浙江青年人,不应该忘记自己前辈的功绩。不管云南保山电视台,还是浙江电视台,浙江永康电视台,以至于浙江天台电视台,都应该热心地报道自己的英雄人物。

给我最深刻的刺激,就是:“台湾电视台从不到内地采访国民党抗战将士。”

亲历过抗日战争的中国政府军官兵,当年,他们的“东家”、“老板”就是中国国内战争撤退到台湾的国军前机构。就像付出鲜血和生命,为一政权、军队服务以后,“被抛弃”是一样的。而且,是和中国大陆不断发生的“不给农民工血汗钱”是一样的恶劣行为。如果说:南京、天津不给,还是有情可原。而你台北也“提了裤子不认账”就太恶劣了。

我还是那句老话:“我们中国人不热爱我们中国人,谁会爱我们?”

抗战胜利65年了,难道社会还要人为地把抗战老兵分成“不同阵营”的?

抗日战争胜利65年了,难道他们永远是“另类?”是“被遗忘的角落?”

抗战胜利65年了,那么,我们中国人之间还会永远打下去?

抗战胜利65年了,国民党抗战将士永远得不到国家荣誉?抗战胜利证章?

抗战胜利65年了,中国政府军抗战官兵永远得不到为国作战的抚恤金?

抗战胜利65年了,一部分人不光彩,那么,一个民族的整体历史光彩吗?

 

像张良清,浙江天台94岁的张良清老人,随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他至今精神矍铄,还在学习英语、编草帽卖钱。因为在天台,交通不便。所以,保山电视台没有去。

像徐新容,93岁,浙江永康的徐新容老兵。

我第三次采访他,我发现他已经有了巨大的变化。最近,他对于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的经历正在“如思泉涌”一般逐渐回想起来。2000年,浙江永康黄埔军校同学会,出版一本内部刊物《彪炳千秋》。那时,像徐新容这样的远征军老兵还有三十多人。如今,永康只剩下三人了。也就是在那时开始,徐新容第一次挖掘自己的思想仓库,回忆1942年远征军入缅作战的战事。紧跟着,是2009年,《我的团长我的团》电视剧公映,《浙江永康报》的王晓鸣记者第一次采访亲历者徐新容。那时,对他思想的深处稍微有震动。他第一次感到,自己也是“正面人物”;但是,还是“心有余悸”不敢乱说乱动。

我们这三次连续采访徐新容,我发现他的变化在于:

天天学习远征军抗战历史;天天写回忆录。其实,在十年前,他已经写了几千字的回忆录了。“记忆的闸门”和“水库的闸门”是一样的,你只有打开,她才可能有“奔涌”。

像颜真。91岁的他是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戴安澜200师的联络官。这次,他见到保山电视台的记者也是高兴。思如泉涌、慷慨陈词、侃侃而谈。

像章正含,1914年生人的他已经96岁。他在摄像机前面的表现也是不凡。

 

保山电视台对他们什么印象呢?

保山电视台主持人蓝天对我说:

其一:“可以看出来,他们接受的采访很少。甚至是第一次在摄像机前面说话。这点,和滇西抗战地区的远征军老兵不同。采访腾冲、松山、龙陵地区老兵的媒体很多,尤其是《我的团长我的团》电视剧公映以后。久而久之,老兵锻炼得可以侃侃而谈、倒背如流。”

当然,也有添油加醋、明明曾经是士兵,非把自己说成是连长的。

其二:“再有,采访完96岁的章正含、91岁的颜真、93岁的徐新容后,我们给他们每人三千元人民币,他们都唯唯诺诺地不敢伸手接着。而滇西抗战地区的老兵不一样,他们不但拿着钱,还会说:

‘再给一些?我老婆病了,我孩子病了,无钱医治……,我生活困难……。’

在云南滇西抗战地区的老兵们,他们常常见到给钱资助、或者是表示爱心的人物。”

“没有想到:浙江媒体并不采访浙江的幸存抗战老兵。”

其三:“浙江永康这三人都上过黄埔军校。而滇西抗战地区的老兵,多是士兵。”

 

我的主要意图有五:

一,联系保山电视台,让滇西抗战地区的人民知道浙江也有远征军老兵。

,写作:《浙江永康·最后的抗战老兵》图书,有更多的素材。

三,宣传中国征军赴缅做战历史,开辟滇西抗战遗址旅游。

四,我希望云南保山电视台的节目在浙江永康电视台播放。

五,我希望带日本记者访问浙江永康幸存的中国抗战老兵。

 

我希望更多的日本国民知道中国的近、现代的历史。

因为,日本国民无论如何不能相信:

在抗日战争中同侵华日军血战过的中国政府军的官兵,无一人有好下场。这些在战后30年中,还被中国社会称为:“残渣余孽”的人;战后65年了,几乎无人领到中国政府颁发的抗战胜利证章;无一人得到曾经参加战争的抚恤金。他们,实际上是社会的弃儿。

日本记者、日本读者,只有惊讶;只有不解;只有疑惑;只有彷徨;只有旁观。

那么,日本右翼怎么样呢?日本右翼本来就要歪曲历史;这下,他们只有弹冠相庆。

中国老兵如果无人关心的话,日本在研究“百年中国史”的时候,倒是可以以此为据。

 

我1980年在北京二外夜大学学习日语。我1984年在日本读卖新闻北京分社工作。后来,我去日本学习。我对日本人稍有了解,他们对中国的印象是非常复杂的:

明代,日本海盗不断骚扰我福建、浙江沿海;烧杀抢掠,戚继光大灭倭寇。

清末的1895年,在与日寇的海战中,大清帝国北洋水师完败。

民国的1931年9·18事变前后,日本人对中国人充满了鄙视、嘲笑、嘲弄、蔑视、轻视;对民国政府的无能、腐败,嗤之以鼻。1931年到1945年的15年侵华战争,日本人以1/400的比例在中国作战;日军一百万上下,中国人口四亿五千万!

如果说抗战初期中国军队“武器不好”还有情可原,可是,到抗战末期了,武器好了,千名固守松山的日本兵还敢和国军两个集团军对峙。1944年的豫湘桂会战,五万日本鬼子敢从河南打到贵州的独山!数十万中国政府军不战而溃。

而上下五千年中国源远流长的文化,又让日本人充满了敬畏。

日本青年一代尤其不解15年侵华战争,弹丸日本是为何在辽阔的中国纵横驰骋的。

日本是“船上的民族,”必须团结,才能应付惊涛骇浪。日本国民对其冒着其他民族的(中国、朝鲜、越南、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美国珍珠港……)愤怒,上岸实施掠夺的日本水手,充满了敬畏和感激之情。日本国的“恩给”制度,和政要的参拜,是和日本的民族性有很大关联的。

在日本国生活过的人都知道,日本人之间是相当冷漠的。但是,日本国在大正年间就制定了“恩给制度”。日本人之间有这个“游戏规则”后,使日本人为国作战有了光荣感和“无后顾之忧”的抚恤制度。加上政要的参拜,日本人在潜意识里有沉稳的满足感。

试想:日本兵如果是抓壮丁抓来的,在战争中死了白死、伤了白伤,没名没姓,无荣无耻;战后没有丝毫参战抚恤金;战后,不分功过,除枪决、判刑、牢狱外,在刺刀和高墙外面的享受:监督劳动、管制生活、算“地富反坏右、牛鬼蛇神”行列;并且,在30年内抬不起头来,还殃及子女的前途……。——这样的日本兵还有没有战斗力?再有“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该挺身而出为国作战的时候,他们会不会积极入伍?以一当十?奋勇当先?

站在“船上民族”的立场上,是不解“中国政府军抗战将士可悲下场”的。

我和日本记者采访过一些抗战老兵,他们对中国政府军抗战将士的可悲下场充满了同情和不解。日本人应该明白:15年日中战争,是中国人之间鹬蚌相争,日本这个渔翁才得了利的。15年日中战争,日本兵在中国的战场上战死44万人。而中国军队牺牲380万人!中国军民死伤3500万人!被日本侵略者抢掠、掳掠走的资源无法计算。日本国今天的强盛,应该是建立在中国人的白骨上的!

——那么,战后65年,中国方面的“鹬”继续把“蚌”排斥在外,这就是问题了。

抗战胜利后,中国国内矛盾不可调和,与蒋介石的腐败政府的争斗,必须用战争的手段才能解决!于是,就是三年国内战争。这场战争的被俘人员被关押到1976年,毛主席、中国政府批示:“释放国民党县团级军警宪特。”

——释放,就是宽容;不计前嫌。

战后65年,参加过抗日战争的中国政府军官兵总该“功是功、过是过”了吧?

没有!直到今天,他们也没有获得国家荣誉,没有参战抚恤。像农民工白干一样。

日本国的“游戏规则”和中国人在传统上对待普通人的态度,都将影响未来的战争。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