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我的团长我的团》中的浙江兵(2)  

2010-12-15 16:38:00|  分类: 国民党抗战将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云南保山电视台对徐新容的采访

《我的团长我的团》中的浙江兵(2)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采访93岁徐新容时,村里的乡亲们都来看热闹

《我的团长我的团》中的浙江兵(2)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远征军士兵和乡亲们过江

 

云南保山电视台:徐老好。您1942年随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到1944年中国远征军反攻,并且,把侵华日军赶出中国的国土时,您一直都在我们云南滇西抗战地区。1942年,距离今天,有68年了,您能谈谈对我们云南的印象吗?

徐新容:抗日战争8年中,我去过云南、四川、贵州、湖南、湖北、浙江、江西、安徽、江苏,河南等地。云南人给我的印象,始终是谦和、忍让、宽容、仁义、和关爱他人的。我的青年时代,在战火纷飞的岁月中度过的日月,就是在云南最长。那时,每一天都是在战争状态中。

我那时想:我的生命会不会就在云南战场上终结了?

那时,从湖北走到云南要走半年,和今天不一样啊!

走南闯北,岁月流逝,可是,我始终对云南人充满了好感。

 

云南保山电视台:我们云南滇西抗战地区,是什么给您留下印象最为深刻呢?

徐新容:怒江!是怒江。北京的方军这是第三次来采访我了,我也和他说过:怒江!

怒江,是一条愤怒的江!滚滚怒江天上来!如果没有怒江天险为屏障,挡住了疯狂的侵华日军的脚步,后果不堪设想。怒江落差在惠通桥一带是百分之五米,炸毁惠通桥那一刻,我在!我看见日寇把卡车一辆一辆推入怒江,试图以此为“桩”,过江。那根本不可能!滚滚的怒江之水瞬间就能把卡车吞没;一片白浪、怒涛如雷、无影无踪。

没有这个天然屏障的怒江,日寇可能就过来了。

显然,这次徐新容是查了资料的。他引经据典说:怒江在云南境内段长568公里,江面宽1百多米至数百米不等,海拔多在700米—600米左右(出境入缅处563米)。东岸怒山山脉、西岸高黎贡山山脉,耸入云天,海拔多在2000—3000多米。江流穿山劈岭,在两大山脉中造出神秘的“V”字形峡谷,山高谷深,雄奇险峻,有“世界第二大峡谷”之称。

《我的团长我的团》中的浙江兵(2)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我的团长我的团》中的浙江兵(2)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2004年滇西抗战胜利60周年的时候笔者和保山电视台主持人蓝天等人在惠通桥。右侧是当年的碉堡。

《我的团长我的团》中的浙江兵(2)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2004年,纪念滇西抗战胜利60周年,笔者和保山电视台主持人蓝天在惠通桥傍边。惠通桥是钢缆斜拉的吊桥,1942年5月5日被守卫惠通桥国军炸毁。但是,并没有炸断。1944年中国远征军反攻时修复使用,直到今天。桥下,是滚滚怒江的江水。江面,呈现有桥的影子。江水湍急,泥沙俱下,江水呈黄色。

 

云南保山电视台:徐新容先生是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报考的黄埔军校吧?上黄埔军校,就意味着上战场。您当时不害怕吗?您能谈一谈卢沟桥事变、淞沪抗战爆发前后,您的经历吗?您是怎么看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的呢?

 

徐新容:日本人打到中国的国土上来了。国难当头,匹夫有责。我当然要上战场。

作为一个亲历抗日战争的老军人,我先介绍一下淞沪抗战后战况吧?

1938年“武汉会战”后,双方进入战略相持阶段。从此,日军精心组织的“三次长沙会战”等几次大进攻,不仅难于达成战略目的,反而经常损兵折将。特别是第三次长沙会战,中国军队陆空协同反击,火力之猛,后劲之足,大出日军意料。在日军看来,中国在已失去沿海省份及其所有港口和滇越铁路的情况下,还能勉强支撑危局,顽强抵抗,完全是英、美等西方国家通过滇缅公路不断援助的结果。要断绝西方援助,必须先断滇缅公路。

 

徐新容: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我是远征军参谋团的电台台长。

当时,参谋团里,是个人就是将军。大约有十几个将军吧?连通讯方面的军官都是少将。萧毅肃是中将,他有一个手指不在了,他吸烟的时候夹烟卷的样子可以看出来。参谋团林蔚也是中将,我们给他起个外号,叫:“老太太。”当然不敢当面叫,那还了得。

日寇要切断滇缅公路,要从头上说起:缅甸的仰光在缅甸的入海口。缅甸有一条重要的铁路,是南北走向的。它从仰光到缅甸重镇曼德勒。从曼德勒再“人”字形分开,一条到距离中国最近的密支那。一条到中国附近的腊戌。海外的援华物资,是先用铁路运输到腊戌,再用汽车走公路运输。从缅甸的腊戌到中国的瑞丽、畹町很近。从畹町进入中国国门,就是滇西公路,直通昆明、重庆。切断这条道路,就切断了外国对中国的援助。

为彻底阻断中国外援,早在1940年10月后,日军就开始对滇缅路进行空中封锁,并出动机群多次狂炸惠通桥,皆因江畔山高峡险,加上当地军民因地制宜掩护干扰,影响敌机投弹,从未被彻底炸毁。虽多次炸坏,经紧急抢修即保持通行日军眼看封锁无效,便决心在实施“南进”战略中,直接出兵断绝和控制滇缅路。

 

云南保山电视台:你是远征军参谋团电台台长,你能随时了解军事机密吗?

徐新容:不能。我只管发送、接受信号。就是“敲榔头”。徐新容说着右手食指就动了起来,“滴——滴滴……。”我干完之后,还有“译电员”依据密码,翻译成电报内容。

但是,电台里一共15个人,我是台长。电台里多半是军官,都是学习过通信的尉官。我们都是通讯学校毕业的,我们都是通讯六团的,我们之间的信息都是互通的。

1941年下半年,日军偷袭珍珠港前,其“南进”阴谋早已在中国战略研究机构和“军统”等情报系统掌握之中。民国当局为了滇缅路安全,及时组织了以第5军为主力的3个军9个师共10万远征军和“军委会驻滇参谋团”,准备按中英有关协定帮助英国防守缅甸,但英殖民当局态度暧昧,反对远征军及早入境。致使全军在保山一带“待命”,一停就是3个月。耽误了从容布防设阵和了解作战地域社情民意,做好必要准备的宝贵时间。

珍珠港事件后,日军仅用两个多月,就在海、陆、空歼灭了数十万英、荷、葡等国的殖民地军队和美军、打下了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马来亚、新加坡、泰国等东南亚数以十计的大小国家和地区。其陆军“南方军”第15军乘势进军缅甸,攻取仰光,切断了滇缅路,威胁滇缅边境。这也是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的根本原因。

 

徐新容:我们就是随参谋团通过惠通桥出国,进入缅甸腊戌的。当时,是黑夜。

1942年2月中旬,缅局已危,远征军才结束了在保山的集结待命。通过惠通桥出境。

在腊戌,我们电台安放的缅甸华侨的家里,天线就架在房顶上。

缅甸华侨看见我们高兴,在缅甸本地人当中,华侨有扬眉吐气的感觉。

在缅甸,我们的营房还着了一次大火,我急忙下令:“抢出所有的通讯设备!”

3月上旬,远征军先头部队200师,到达缅甸南部平原上的交通枢纽同古一带构筑阵地,向南警戒。掩护从仰光撤退的英军。18日起,200师以静制动,对乘胜猛进的日军第15军第55师团(约2万兵力)给予迎头痛击。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