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94岁的时生应该是新四军最后的高级指挥官(1)  

2010-02-16 21:30:00|  分类: 老新四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4岁的时生应该是新四军最后的高级指挥官(1)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笔者采访新四军最后的高级指挥官时生先生

 

一,我为什么去采访时生老人?

    根据我的调查,亲历抗日战争,94岁的时生老人,应该是新四军目前幸存于世,为数不多的最后指挥员了。日本投降的1945年,他在新四军21旅61团担任政委。

    众所周知,新四军有很多高级指挥员,象前国家主席李先念(1909-1992)、前外交部长陈毅(1901-1972)、张云逸大将(1892-1974)、粟裕大将(1907-1984)、徐海东大将(1900-1970)、黄克诚大将(1902-1986),中将皮定均(1914-1976),等等人物在中国近代历史上都是曾经显赫一时的大人物。

    根据我的研究,新中国成立以后,原来当过新四军的“高级干部”,要比原来当过八路军的人数要多得多。研究其原因是:新四军中的文化人多,而八路军中的文化人少的缘故。从地域上看,当年,八路军所在的根据地多在河北、山东、山西等地,而新四军的根据地在江南、淮河两岸、苏南、苏北、江浙一代。这些地区本来就是富庶之地、文人荟萃。本文所写的时声先生在参加新四军以前就是教师,是抗日战争改变了他的命运和人生道路。

    笔者的父亲在抗日战争中参加八路军,他所在的连队120多人中只有两人识文断字。当时,在八路军冀中军区里,这样的实例很多。这个故事给我很深刻的印象。

    笔者1991年开始,利用在日本国留学期间的便利采访了多位参加过侵华战争的日本老兵。他们无一例外地回答:“在参加战争之前,我们全部上过学……。”

    现在,抗日战争胜利已经62年了,抗日战争的宏篇巨挚随着亲历者的逐渐离去,就要放进历史的档案馆了,任何人物也抵挡不了一个“历史新篇章”的到来。

    在战争巨著最后一页即将合上时,有很多朋友问:“你研究的是什么?”

    “98%的学者研究的是1941年到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为止的抗战历史。”

    “如果1945是天平的顶点,我研究的是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前、后的历史。”

    ——我往往这样回答。

    ——而我为什么追踪、采访、记录和研究这些事情呢?

    就象《地雷战》、《地道战》中的老八路、老鬼子、老游记队员,他们是具体的人。战争时,他们亲历了什么?他们今天思考什么?怎么生活?抗日战争胜利62年来,他们的人生道路是怎样的?他们的心路历程坎坷吗?

98%的学者还在重复拍摄新电影《地雷战》、《地道战》、《小兵张嘎》、《平原枪声》、《铁道游击队》;而我研究的部分是《地道战》中,游击队长郭全保、伪军军官汤丙贿“抗战胜利”以后的人生故事。“重复拍摄”有“重复拍摄”的道理;说明他的“生存范围”让他重复拍摄。我的研究也有我的道理;没有人填补的空白,应该有人去填补。

    我并没有说我比别人高明。我的退休金低下,足以说明我的能力之局限。

    但是,我早晨不用去“按手印、政治学习、评职称”。所以,我有更多的自由时间。

    抗日战争胜利62年来,“国民党军人们的人生命运”有人记录吗?

 

    我最近刚刚去上海采访。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为纪念淞沪抗战爆发70年,出版了一套丛书,题为《口述淞沪抗战》。他们出版的图书非常之好,填补了自抗日战争胜利62年来,幸存至今老兵的回忆、感叹、思索、慨叹,可以说是警世恒言。但是,他们也有“瓶颈”没有突破。那个“瓶颈”,就是记录“自解放以来,抗战将士们的生活状态。或者叫抗战老兵众生相。”

94岁的时生应该是新四军最后的高级指挥官(1)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编纂出版的《口述淞沪抗战》一书

 

淞沪抗战馆的朋友叹息:“我们多么希望记录历史的真实呀。”

我认为,历史不应该有空白,因为,未来还会有战争。

自1868年日本明治维新以来,日本一直善待军人,不管是精神上的“靖国神社”,还是物质上的“天皇恩给”。所以,日本的行为受到无数各国学者的严厉批判。有的人光批判别人,不思考自己的过失,这是很危险的。我还认为,日本现在是民主社会,日本人手里没有刀。但是,日本人供奉着刀!所以,无数各国学者、历史学家忧心重重。我研究的课题恰恰是日本军队过去的战斗力,和未来侵略战争中,日军单兵战斗力、战斗精神的构成。

——历史是一面镜子,从历史的镜子中不但可以看见过去,还可以看到未来。

战争是国家的、民族的、群体的、政治的、经济的、军事的、国情的较量,也是单兵个人的较量。我在日本国采访侵华日军老兵的时候,日军老兵回忆:“……黄黄的一片,中国政府军像潮水一样溃散。中国政府军,在我们日军的一阵炮击之后,当官的先跑,当兵的随后像潮水一样溃败……。”

我相信,我采访的日本老人是真实的回忆。

为什么逃跑?抓来的,没吃、没穿、没有武器,没名、没姓、没命。

要不,日本军队怎么会占领中国大片国土15年?

抗日战争中,中国人死伤3500万人,其中中国军人伤亡380万人!

这些为国家牺牲的军人们都有姓名流芳百世吗?多数都没有吧?

甚至连姓名都留不下,还要迎着侵华日军的枪林弹雨冲锋陷阵,伟大吧?

今天的贪官污吏,如果说让他们别拿人民的血汗钱;让他们当个不为名、不为利的人民好公仆,他们干吗?

其实,人民早就释然了。就象平常调侃的一样,“你大爷是八路,他大爷是国军,我大爷是新四军,都打过日本鬼子;所以,都是好大爷。”中国有句老话儿:“30年河东,30年河西。”抗战胜利62年了,刚好一个河东,一个河西。

关键是:天下不会一成不变,沧海还变成桑田了呢。

外国侵略者会永远不侵略中国了吗?入侵再来的话,不是还需要无数单个的士兵上前线作战吗?他们一旦为国作战,就应该是光荣的。要不,岂不是贪官成了英雄,而为国牺牲的军人成了草芥?那么,“黄黄的溃散潮,”还会发生吗?

日本老兵回忆的:“黄黄的溃散潮水”,我理解指的是国民党军队服装的颜色。

1945年9月9日,日军128万人分别在中国16个战区向中国军队缴枪投降。当时,中国有四亿人口。中国政府军有接近450万人,在后方牵制大量日军有生力量的共产党军队有“100万正规军和220万民兵”(军事科学院出版《中国抗日战争史》下卷615页)。

通过一个人的命运看一个国家的历史;通过一个军人的命运推断未来战争中单兵作战的勇气。一个老兵的命运影响一个家庭三代人,影响一个村,影响一个县,影响到外敌入侵的枪林弹雨时,“是冲锋?还是逃跑?”——这才是我研究的主题。同时,我还要委婉地将我采访到的故事告诉历史,告诉来者,告诉未来战争爆发前,思考善待军人的政治家。

我方军常常慨叹我的自由,我5年前走下工作岗位。虽然挣一壶醋钱,但是,作为中国作家协会的作家,我有更加自由的天地来记录历史、记录生活、记录真实。我毫无顾及地采访老八路、老新四军、侵华日军老鬼子、原政府军老兵……。长远地看,这些都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产业,并不属于哪个派别。我相信无数学者、作家、记者、抗战历史的研究者的智商、学识、能力、学问、见解、才能在我方军以上。可是,在一定的历史时期,他们的笔只能记录、不能发表。

既然不能发表,当然,也没有人去记录。——这是关键所在!

所以,有些历史的空白,往往需要少数人来填补。

比方,“一个抗日战争亲历者完整的人生”你想看吗?

又比方:“一个成都街头修理钢笔的、一个贵阳农场喂养奶牛的、一个广州码头的装卸工人、一个在陕西田野里放羊的老汉、一个天津清扫大街的独腿老人,一个伸手要饭的河南老头儿,都可能曾经亲历枪林弹雨!都可能手抡大刀冲锋!都可能身处炮火连天!都可能身历刀光剑影!都可能在战火硝烟中纵横驰骋!都可能是骑兵师长!都可能怀抱咆哮机关枪的射手!都可能是曾经扬鞭越马、叱咤风云的将军!——在武装到牙齿的侵华日军面前、他们都可能为我们中华民族流过血!”

我说的都是我亲自采访过的,有名有姓的抗战老兵。

从1991年,我从日本国开始,采访亲历中日间战争的老兵。

 

我前面说了:其实,人民早释然了,人民走在了前面。

但是,更多的在职的笔杆子,他们要生活、他们上有老、下有小,他们要晋级、升迁、他们要顾及;他们要在一定的历史时期服从当时人文环境和社会现实的需要。

没有人能超越当时的社会生活环境,我当然也和他们相差无几;

我只是一个从窗子缝隙里钻出来站在屋檐下的人物,我也不能越雷池半步。

可是,就差这一点儿,我发表了《我认识的鬼子兵》和《最后一批人》。

再过五年,亲历抗日战争的亲历者将凤毛麟角。那时,我今天所采访、追寻、记录的历史将显现出珍贵的一面;她是在填补从《地雷战》、《地道战》发展至今的,一段历史空白的作品。

我要写的时生老人正是我追寻的,亲历抗日战争的“最后一批人”其中的一位。

前面说了,时生是新四军。八路军、新四军后来都和执政党有深刻的关系。那么,执政党,执政阶层,就应该生活很好吧?也不一定。

亲历抗日战争的老人命运形形色色,但是没有一个人是顺利的。

另外,出于私心!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