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侵华日军的子弹从他右眼打进  

2010-05-22 16:36:00|  分类: 老新四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侵华日军的子弹从他右眼打进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庞新茂手拿他的身份证给我们展示

侵华日军的子弹从他右眼打进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新四军老战士庞新茂

侵华日军的子弹从他右眼打进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1938年6月17日新四军在镇江--句容的公路上歼灭日军一个中队

侵华日军的子弹从他右眼打进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侵华日军的子弹从右眼打进从这里出来

侵华日军的子弹从他右眼打进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庞新茂最大的嗜好是喝酒,他的床前床后都是酒坛子

侵华日军的子弹从他右眼打进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采访庞新茂时敬老院的老人们都来了

侵华日军的子弹从他右眼打进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一起采访的周则江、胡巧巧和庞新茂及其敬老院蔡深院长

侵华日军的子弹从他右眼打进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浙江天台县在中国版图的什么位置?

侵华日军的子弹从他右眼打进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天台县平桥镇社会养老服务中心

 

    2010年4月26日,天台县关爱抗战老兵团体的周则江先生、胡巧巧带领我采访了新四军老战士庞新茂老人。庞新茂老人1925年生人,今年85岁。庞新茂的信息是林华强告诉我,可是,他没有采访过。由于他太忙,所以,周则江、胡巧巧领我采访。和我们一同去的出租车司机是周则江的朋友,他听说我们的意图后,居然少收车费。而且,又介绍他的邻居,91岁的丁宗淼。

    91岁的丁宗淼先生是黄埔军校17期的毕业生,他也是在抗日战争中同侵华日军血战过的一位国军老军官。如果不是这位师傅,丁宗淼老兵在陕西守卫函谷关,同侵华日军血战的事迹也将永远不为人知。

 

    我很得意,我是第一个采访新四军老战士庞新茂的人。

    我希望中央电视台相关栏目也能采访在浙江天台的抗战老兵们。央视没有兴趣的话,浙江电视台应该来采访。浙江电视台没有兴趣的话,我希望日本国的NHK电视台来采访。我1979年从军队退出现役以后,到大学学习。1984年大学毕业后,被外交部外交人员服务局派到日本《读卖新闻》北京分社,给日本记者当秘书。后来,我又去日本国留学。我当然深深了解日本国民,他们非常希望了解中国的国情:

    “战争过去65年了,中国抗战老兵的生存状况?”

    “日本兵当年为什么用常规武器,以1/400的人数比例,占领中国沿海富庶地域15年的?”

    “从1931年9﹒18事变,(日本人所说沈阳事变)到今天,已经过去79年了,中国社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是,对待老军人的国策是否有变化?”

    “从中国对待老军人的国策中,是否可以推论出:以往中国军人的作战勇气?以及,今后,中国军人的作战勇气?……”

 

    庞新茂老人身体非常好,他记忆力惊人,可以和青年人一样上楼下楼。

    庞新茂自述:

    我是1941年参军的,我一直住在天台县平桥镇沸头村居住,世世代代是农民。

    当时,是被抓壮丁抓去的。开始,被抓到前山长阳村。9月份,被带到临海的大田。一直关到1941年12月27日。上面说,准备把我们运到江南的部队和日本人打仗。

    当部队行军到温州的青田县时,我中途和三人一起,趁着夜黑风高,逃跑。当时,如果抓到后,不得了啦,会马上就地枪决。

    我回家不到一个月,又自愿去军队当兵了。原因很简单:侵华日军来了没有好。而且,中国军队也都在抓壮丁。今天,你逃出这个军队,明天,那个军队又把你抓去了。没有办法,兵荒马乱!我自愿去的是临海挺进队,属于地方队伍,不是国民党军队,也不是共产党军队。

    我们部队有1000人左右。我们开始到天台平镇下宇殿住了几个月,后来,部队又进到诸暨参战。我们开始与汪精卫的部队打仗。汪精卫的部队也都是抓来的,而且,他们给日本人当走狗。所以,汪精卫的部队没有战斗力。我们打了两个大胜仗。

    后来,我们部队开到四明山,打三五支队。三五支队是共产党新四军的部队,很有战斗力。我们一个班12人,我被俘,其余,战死、战伤。三五支队的同志们开导我:

    “中国人不应该打中国人,我们的敌人是侵华日军。是不是?”

    我一想,对呀!于是,我就自愿参加新四军三五支队。

    但是,三五支队开始并不信任我。开始一个月的站岗放哨都不让我去,因为,夜里,发我一条三八式步枪,我携枪跑了怎么办?后来就好了,同志们看我作战英勇,信任我了。

    后来,我们几乎天天作战。频率大到一个月30天,打仗时有25天。我们天天与侵华日军和汪精卫的“和平军”作战。日本人给汪精卫的部队起名“和平军”的目的是迷惑中国人:

    “好像是当了走狗,就可以天下太平,实现大东亚共荣圈了。和平军嘛。”

    我19岁在四明山大于村受伤。侵华日军的子弹先擦过前面人的额头,又打进我的右眼。当时,血流如注。战友们背起我撤退。受伤是1942年的正月,到五月份才好。

    当时,我感到奇怪:“这子弹从右眼打进,出口在哪里?”

    可是,部队的军医哄我,说取出来了。我当时昏死过去了,就相信了他的话。

    可是,20几天后,我感到右耳根部脓肿,以至于半个脸完全肿胀起来。流脓血。我一摸,有东西。我告诉医生,说:“弹头儿在这里。”医生说:“没有麻药,怎么办?”

    我递给医生一把剪子,说:“你用这个下手吧!”

    子弹头取出来之后,我的头用破布整个包了起来。

    “你问什么?到医院养伤?”庞新茂问我:“我们三五支队就没有医院!”

 

    我在浙江天台县采访,必须有人翻译。不然的话,我听不懂浙江话。

    庞新茂说,我继续天天行军作战。用左眼瞄准,向侵华日军射击!有几次,太惨了,部队边打边撤退。战友们没有办法,开始,背着我转移。后来,托着我跑。日本鬼子追的近了,索性,把我扔到草丛里,他们先撤退了。日本鬼子追来了,发现了杂草堆里的我。看看头上全用破布抱着,血水和泥土混在一起,整个脸还是肿胀的。日本鬼子用刺刀在我肚子上按一按,意思是说:“这个中国兵还活着?还是死了?”

    到1943年12月,三五支队的领导找我谈话。后来,我就回家了。

    抗日战争中,我的两个兄弟在战火纷飞、硝烟弥漫中战死了。说不清他们的部队。我的老婆也在战争中死亡了。我的父母也在战火、战祸中死亡了。我没有子女。

    庞新茂说,解放以后,当了几年的民兵连长。一直是单身。

    我发现庞新茂的床前、床后都是酒坛子,他说,这是他唯一的嗜好。

    我问庞新茂,他没有抚恤金,也没有纪念抗日战争的证章。

 

    庞新茂所在的敬老院院长叫蔡深,他说:“这个敬老院才建起没有几年,是浙江省富民工程在全省干的实事之一。你说什么?庞新茂是新四军老战士?我刚刚知道!”

 

    我们临走的时候,庞新茂给我们大家唱了新四军的军歌:
    “从春天到冬天,我们打了多少大胜仗!共产党的队伍真雄壮!新四军抗击日寇就是强!三五支队分了敌人的乌龟坑!……,……。”

    85岁的新四军老战士庞新茂像个16岁的小姑娘,他羞涩地告诉我们:

    “70年过去了,我们新四军三五支队的军歌后边,我唱不下来了。”

    我们大家都热烈鼓掌,说:“没有事!那您就再唱一遍记着的歌词吧?”

 

    “从春天到冬天,我们打了多少大胜仗!共产党的队伍真雄壮!新四军抗击日寇就是强!三五支队分了敌人的乌龟坑!……”

 

    2010-5-22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