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川军出川抗战幸存上尉军官95岁王振庸(5)  

2010-05-05 14:58:00|  分类: 国民党抗战将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国军上尉军官的儿子管理国军少将中将

川军出川抗战幸存上尉军官95岁王振庸(5)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王振庸收藏1944年国民政府发布的“抗战迄今已经七年已”的布告实属国家一级文物

川军出川抗战幸存上尉军官95岁王振庸(5)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抗日战争中八路军115师林彪师长在行军中

川军出川抗战幸存上尉军官95岁王振庸(5)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建川博物馆的副馆长何新勇副馆长在给写履历书的王振庸老头照相(2010年3月5日)


 

我采访95岁的川军出川抗战老兵王振庸时,我注意到这样一个故事:

王振庸讲的“上尉书记王成光在路过绵阳时,看到侵华日军轰炸,百姓尸横遍野。当时,他就当了逃兵。60年代末,社会动荡。他被群众捆住批斗。后来放在刚刚宰杀剥离的牛皮里,暴晒!骄阳似火,草木皆哀。只一个下午,牛皮就被晒干。挣扎变蠕动、蠕动变抽搐;哀号变呻吟、呻吟无声时,人已经裹紧成一具干尸。

王振庸的回忆录中是这样写的:

“在天回镇举行誓师典礼,照了像次日继续出发,出发前,团部准尉司书张希仲因病请假回家疗养。营长以上军官有马骑可代步,其余军官佐属皆与士兵相同,穿着草鞋步行,沿途经过的县城,均有欢迎慰问的队伍在城门口迎接,送上慰问品和放鞭炮。路过绵阳县城,值敌机轰炸之后,市民死伤狼籍,有伤重未死者面目漆黑,血肉狼籍,哑口无言,唯屈体呻吟,上尉书记王成光是我族兄,他怕死要弃职潜逃,我不同意,我说我一走,团部就无书录人员了,于私对不起孙团,于国成了临阵逃亡的怕死鬼,你放心回去好了,我不及时举报,请向我父母婉言:‘国难当头,我不能回家奉养,请二老保重。’挥泪而别。团部书录人员缺得太多,临时在途次录取了两人当文书军士,编制是五人,仅有三人供职。

同乡之参加过抗日者,记忆所及,还有王成光,他于绵阳军次,不假潜逃,后来家庭不和,又到陕西来找我,我把他介绍给师医院曹院长任命为中尉书记。抗战结束后,他在黄爵高县长手下当军法官,解放后反资产家,他与人买小猪出售,被安岳县判刑,远去新疆建设兵团,已死。”

王振庸最终没有敢记录王成光的“牛皮记。”笔者但是认为,王成光的“牛皮记”是一面镜子;他生动地折射、记录了60年代末期的无以言表的疯狂时代。

在那个扭曲的时代,民主和法制形同虚设。国家主席刘少奇怎么样?国防部长彭德怀将军怎么样?元帅贺龙又怎么样?那么,远在四川安岳县的王振庸、王成光更是何足挂齿尔?

王振庸解放以后,应该说一直是专政的对象。我采访王振庸时,他回忆一件小事:

数九寒天,他王振庸在生产队的活儿是:在水田里光脚把白薯秧子踩到深泥里。仅仅这一件小实例,足以说明一个人牛马不如的生存环境。

王振庸在解放初期,被民兵押着,烧自家的文物,也可见一般。

王振庸向我回忆被烧毁文物有:

祖父王代琛字保臣在清光绪时,任过安岳县户房老典,职权较当今县税务、财政两局职权还大,专营全县田亩工商户铺钱税几大箱子,书、字画、威施光写的《筹海图边》。洪钧的大红拜帖。以及史记,汉书后汉书书三国志,合称《四史》还系武英殿殿本,孙中山去广州,用宣纸刻的《总理奉安实录》本县只有一本。我家也有一部60本一套大本木刻《康熙字典》,王宫午的墨龙力,冯书原的人物仕女图,罗湘江的墨竹,包弼臣的字,象牙筷子无数,尚有沉香来的硫,保绍基的字,很多善本古籍,字画,瓷器古玩解放时全部悉数上交连祖父的一盒朝珠都交了,这些善本古籍字画全被当场烧毁硬是烧得的双泪长流,旁边一群民兵拿枪看着。

王振庸提起烧文物来,无限感慨、摇头叹气、惆怅无奈万分。

各位看官看见的川军出川抗战95岁老兵王振庸收藏的五张“抗战布告,”仅是王振庸大量被毁之一炬的极少部分。95岁的王振庸告诉我:文革时代,“战争回忆录”和“抗战布告”一旦被发现,极有可能拉出去就毙了。收藏蒋介石的布告,这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我问:“那么,您为什么置生命而不顾,保留这些呢?”

95岁的川军抗战老兵慢吞吞地说:“我亲眼看见,抗战将士前赴后继、无谓牺牲!”

 

王振庸说,解放以后,我当了几年铁路工人。60年代初,铁路精简,回到家乡。由于民兵队长住在我家老房子里,那时,我真是无立足之地了,全家老小寄人篱下。

总住在被民兵队长霸占的我家房檐下,也不是办法。村里决定,把村中南北朝时代修建的大庙拆了,把时隔2000多年仍然坚硬无比的木材全部给民兵队长该房用!可是,民兵队长还是不理不睬,任凭南北朝时代金丝楠木的建筑木料风吹雨打。

王振庸向我介绍:“我的儿子们和我一起,吃尽人间困难。”他手指王剑峰说:“文革中,民兵们把他捆上用青竹抽打,硬是几天几夜,死去活来。”

王大哥自我介绍:“与其被打死,还不如逃跑,留条生路。”

王大哥在1967年冬天,自己一人潜逃至丹东鸭绿江大桥附近。他在鸭绿江大桥下,犹豫了几个小时。夜黑风高、饥肠辘辘、万般无奈,只有从桥下的冰面上悄悄往朝鲜方面走去。

桥上面,就是荷枪实弹的解放军。一旦被发现,只有被射杀。

王大哥在朝鲜生活了半年。王大哥说,朝鲜同志对中国人很好,朝鲜那时富足得很。朝鲜人一般都会四国语言:日本语、俄语、中国语和英语。因为,连绵不断的战争,使普通的朝鲜人都经历了各国的军人。

半年之后,吃的满面红光的王剑峰被朝鲜同志押送会鸭绿江中国一侧。

我对王大哥说:“我从小在中国青年出版社院里长大。中国青年出版社有个叫张宇的编辑,才华横溢。《红岩》一书,他是责编。张宇夫人就是朝鲜人。1967年,我常常到张宇叔叔家玩。当时,这位朝鲜舞蹈演员的惊艳,常常让我目瞪口呆。张宇叔叔家的汤勺都是银的。后来,这位舞蹈演员回朝鲜了。应该和你前后脚!”

王剑峰被押送回国后,因为反革命罪,前前后后被判处20年徒刑。

川军出川抗战幸存上尉军官95岁王振庸(5)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王振庸儿子逃亡朝鲜被判处有期徒刑

 

1969年四川省简阳县四号信箱四分箱(对外的名录),实际是四川监狱管理局简阳县养马河劳改大队四中队。王剑峰服刑于四中队(是养马河劳改大队的重点严格监管的政治犯中队)王剑峰所在这个全大队的唯一严管政治犯中队,全中队共有200多名政治犯,这些犯人中有历史反革命即:前国民党、政、军、宪、特人员;也有解放后破获的反革命集团,以及历次政治运动中被打为反革命的形形色色人员。

王剑峰当组长时,组内有国民党军统中将、少将十几人。特派员徐天机、四川省乐至县人1968年又因参加乐至县反革组织“劳动党”,任该党高级参谋划,被乐至县公检法军营会判处20年有期徒刑。军统少校特派员任泽长,资中县判19年,国民党军官少校团副王有任资阳市人判9年,国民党少校军医陈国勋判9年,国同党少将高参中将特派员张治民,黄埔三期与杜聿明同期,常骂杜聿明是笨蛋,内江市人被判15年。

现行反革命集团乐至县“中国劳动党”党主席熊天寿,总书记熊作祜,总司令胡云,熊天寿被判15年,熊作祜判10年,胡云20年,杨某某被判9年

王大哥的狱友,还有反革犯孙自筠。他原来是兰州大学中文系学生,中共党员系支部委员,1959年因上书谈了自己对政策左倾的看法,信从中央寄到兰州公安厅,以反革罪被捕,判刑10年,送新疆劳改,服刑半年,逃脱,辗转全国千地与卖打一起为他们私刻公章,出写假证明,1962年在云南楚雄被抓入看守所,后乘监管不备越墙逃入民居,老百姓施以同情,给予米线充饥,给了一套旧衣,送其出城一路逃亡到四川简阳县壮溪人民公社,给一五保户当干儿,冒充文盲,在当地入了籍,后曲清运动开始,追查他的身份,他又逃亡,逃至西昌被抓,送回简阳又被判10年,1978年平反,让他在劳改队当干警,他拒绝后,四川省委组织部征求他对分配意见,内江市师范专科学校任中文系教员,为教授1978年被任命为学校党的纪律委员会书记,后写了不少书,例如《太平公主》、《秦官泪》、《状元史话》、《陈子昂使》等。

我对王剑峰大哥说:“国军上尉军官的儿子领导国军少将、中将,这在中国军事史上也是创举呢。从1998年开始,我采访过几百个亲历抗日战争的老兵,可是,国军抗战将军,我只采访过两人。他们是:贵阳的张葆琛中将,陕西泾阳县的仵德厚少将。”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