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被人遗忘的龙陵战役老兵胡正昌  

2010-05-07 16:37:00|  分类: 国民党抗战将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人遗忘的龙陵战役老兵胡正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照片说明:成都《富饶旅行社》的社长付饶先生给参加1944年松山战役老兵胡正昌挂上由民间制作的抗日战争胜利纪念章。

被人遗忘的龙陵战役老兵胡正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同侵华日军血战的我们中国军人

被人遗忘的龙陵战役老兵胡正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我的朋友唐师采访前苏联亲历反法西斯战争的老兵,中俄两国的老兵有截然不同的国家荣誉感

被人遗忘的龙陵战役老兵胡正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1954年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胡正昌
被人遗忘的龙陵战役老兵胡正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在成都敬老院的胡正昌

被人遗忘的龙陵战役老兵胡正昌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胡正昌向我们展示在滇西抗战龙岭战役中受伤的左臂 

一,

战后65年,世界各国都在用不同的方式纪念二战;缅怀为国牺牲的军人、悼念战火中遇难的百姓、隆重嘉奖幸存的老兵。在许多国家中,政府与民众几乎一致。而中国,基本沿袭以往的观念;“国家荣誉感”按照建国初期的观念实施。这些实施的细则,具体表现在:抚恤金的发放和领取、抗日战争胜利纪念章的发放和领取上。与世界各国不同的是,中国战区也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由老百姓制作的纪念抗日战争胜利的纪念章,由老百姓们亲手挂在曾经与侵华日军鬼子兵血战过的抗战老兵胸前。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中国战场的事态是这样被历史记载的:

抗日战争的胜利,是中国一百多年来第一次取得反帝国主义战争的完全胜利。中国人民在战争中付出了巨大代价。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平民共伤亡1800余万,军队伤亡380万人,财产损失和战争消耗1000多亿美元。日军被中国军队歼灭133万余人(不包括在东北地区前6年伤亡数和在滇缅作战中被中国军队毙伤数)。日本战败后,向中国军队投降的日军共128万。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抗日战争以中国人民取得全面胜利而告结束。可是,65年了,“国家荣誉感”却没有具体落实到原国民党抗战将士的头上。

这些人最终不会留下任何笑逐颜开的照片;这些人将带着终生的遗憾走进中国历史的长卷、成为历史的故事。这些人的家族成员也会带着难以言表的无限惆怅和哀伤而长期感叹。

当年,亲历抗日战争的政府军老兵,今天几乎被人遗忘。甚至连亲历1944年滇西抗战龙岭战役的原国军老兵胡正昌老人自己,也渐渐遗忘了自己曾经的功绩。他一丝一毫没有光荣感,甚至,当成都《富饶旅行社》的付饶社长给他前胸别上,由民间制造的抗日战争胜利纪念章的时候,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激动。

胡正昌老人是世界四大军事院校之一的黄埔军校的学生,他分得清证章的分量。

二,

我认识胡正昌完全是偶然。在网上,有个在美国的华人叫若水,他常常组织文化沙龙。我不参加吧,他就谴责我。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加入年轻人的行列。文化沙龙当然常常讨论爱国主义的话题。在文化沙龙中有个女孩儿叫张灏爱,她自我介绍:“听说外公是远征军。”

2010年3月7日,我在成都,荣幸地和朋友付饶、马大姐一起,采访了敬老院里的胡正昌老人。胡正昌似乎对未来不抱任何幻想,他说:“多年前,我自己把自己送到了敬老院。”

胡正昌的寝室有两位老人住,有卫生间,有花园,条件一般。

胡正昌老人说:“从来没有人采访我。从来没有人说我为国家流血是光荣的。从来没有政府方面的人来找我,说:‘你参加抗日战争值得钦佩!’1955年,我在解放军评定军衔,就是因为我曾经抗日战争中,是在国军抗战,而搁浅了。文化大革命,说我是蒋介石走狗、右倾、右派言论……,而斗争我。日本投降65年了,不是你们来,我自己都遗忘了。”

胡正昌,88岁。1922年5月10日生。老家在成都南门外的大悲巷。在济川中学、四川大学附中读过书。校长叫熊杰出。因为家里贫穷,交不起学费,准备辍学了,刚刚好,1938年黄埔军校到成都招收学生。胡正昌报名参加考试,成绩在前三名。于是,胡正昌到黄埔军校第17期步兵科的成都分校学习。从1938年6月到1940年12月毕业,胡正昌被分配的国军71军。直到军长钟兵讲话,胡正昌这才知道,原来,军长也是黄埔军校第一期的学生。

胡正昌回忆:1942年,我在云南远征军第11集团军87师参谋处任通讯参谋。当时,驻防怒江前线,与日军隔河对峙。由于滇缅、雷多(史迪成公路)两条国防公路线被敌封锁切断,美援华物资滞留印度,不能运进中国,故反攻滇缅路的战役,已迫在眉捷,唯当前敌情尚不清楚,重庆军令部亦曾指令即速查情上报。87师曾派了一个加强连(符玉白部)偷渡过江,伏击日军邮车一辆,毙敌七人,俘获邮件四大包,经参谋处参谋们通宵整理,得知当面之敌是56师团渡边正夫部22500人为主力,另有第18师团、第2师团两部留守及后勤部队约10000余人,总兵力约38000人左右,防守着滇缅、雷多两路及其两侧近二十个城市、上百个据点,其兵力之分散,可想而之知。

1944年6月至7月,在中日战争缅北滇西战役中,中国远征军第11集团军在云南西部怒江西岸对日军第33军所部的进攻作战。

胡正昌老人向我们介绍:中国远征军为迅速攻占腾冲、龙陵,与驻印军会师缅北,打通中印公路,命第11集团军对龙陵、芒市的日军第56师团发动攻击。 6月初,第7l军及第2军主力分由惠通桥、毕寨渡、三江口一线渡江。第71军第28师主力于4日攻克腊猛向松山进攻,因日军工事坚固,久攻不下,乃沿毕龙大道南侧向龙陵突进,10日进抵龙陵近郊。日军据守城垣及外围据点,顽强抵抗,战斗激烈。15日,第28师获得少量补充后,再度开展攻势,连克日军部分外围据点。残余日军仍据守城内外据点顽抗。此时,日军约1500余人由腾冲向龙陵增援。第71军第87师在龙陵以北地区予以阻击。该师右翼为日军击破,侧背受到威胁。同时芒市方面的日军约600人亦向龙陵增援,与新编第28师一部激战于马桥附近。至18日,日军集中龙陵的兵力约5000余人,从21日开始向第7l军各师进行反扑。第2军渡江后,以第76师攻平戛,其余部队向象达前进,并以一部向龙陵挺进。第71军获得第76师一部增援后,战局并未好转。与此同时,中国远征军总预备队第8军于6月初逐次渡江,其荣誉第1师加入第71军对龙陵之攻击,战局遂告稳定。28日,第7l军展开攻击,至7月7日,予日军以严重打击。日军向龙陵城郊撤退并形成对峙。

胡正昌老人在纸上画出一幅地图,他解释说:“我在龙陵时是参谋处的参谋,天天离不开给长官标明作战地图的位置、距离、桥梁、沼泽地、山高、道路、河流、树林……。”

看着自己画的图纸,胡正昌说:“从1944年6月16日夜起,驻守在龙陵县城附近各据点中的5000多名日军经常在坦克的掩护下,沿滇缅公路两侧向远征军发起突袭,双方伤亡都十分惨重。7月13日,第71军又集结了87师、88师、荣誉1师、新28师、新39师五个师的30000兵力,从东、北、南三面向龙陵县城一带的日军据点发起第二次围攻,再度占领了赧场、长岭岗、猛岭坡、广林坡、三关坡等日军阵地,控制了龙陵至芒市、腾冲的公路。但因松山尚未克复,各类军需物资无法通过滇缅公路运抵军中,造成围攻龙陵的部队给养困难,且日军为了尽快打通芒市至龙陵的公路,向龙陵增派了第56师团、第2师团主力15000多人,向远征军发动了疯狂反扑,在敌人炮火的猛烈攻击下,驻守龙陵城外的新39师所剩官兵不到百人,新37师也遭受重创,其死守阵地的117团3营将士全部殉国,不少阵地重新陷落敌手。因将士伤亡惨重,远征军只得于9月10日再度退回到龙陵城北近10公里的赧场一带堵击,第二次进击龙陵宣告失败。”

胡正昌老人说:“1944年9月中旬,中国远征军围攻松山、腾冲的战斗都取得了全面胜利,左、右两翼主力部队相继汇聚龙陵,时逢第11集团军总司令宋希濂将军调任重庆,由副总司令黄杰将军代理其职务,远征军对围攻龙陵的战略进行了调整,一面进袭龙陵至芒市之间的交通阵地防止敌兵增援,一面集中了10个师的强大兵力,于10月29日向龙陵城区发动了第三次总攻。经过为期5天的激烈战斗,终于在11月3日将据守龙陵的日军大部歼灭,夺回了龙陵这个至关重要的战略要塞。紧接其后,远征军派出第88师沿途追剿向芒市方向逃窜的残敌,连续攻克团坡、张金坡、南天门、放马桥一线的日军阵地,到了11月11日,龙陵全境均回到了中国人民手中。”

 

胡正昌先生回忆:“三攻龙陵”战役,系整个滇西反攻战中规模最大、耗时最长的要塞争夺战。在长达4个多月的战斗中,中国远征军先后投入了11.5万人兵力,经过三次拉锯争夺,历经大小战斗数百次,共歼灭日军10640人(除400余名残敌突围后溃逃芒市外,其余被全歼),而中国远征军为此付出的伤亡代价则为29803人。龙陵战役是滇西反攻作战中,耗时最长,牺牲最大的攻坚战,但也是歼灭日军最多的战役。

三,

胡正昌老人回忆:自师长张绍勋自杀以后,是陈明仁指挥。

我问胡正昌老人:“张绍勋师长是不是临阵逃脱?”

胡正昌老人大为恼怒,他介绍说:“张绍勋是老领导,为人正直。他1942年任第71军87师少将师长,远征军滇缅抗战,攻克战略要地龙陵与他的前期指挥有绝大的关系。不能因为他有小小的过失而抹杀他此前的功绩。”

“张绍勋1946年任第42军副军长,1949年4月任第122军军长,10月16日在湖南大庸被共产党军队俘掳。张绍勋是宋希濂长期的老部下。他在凇沪会战和滇西反攻两次负伤,其中第二次在龙陵战役的受伤是他作战受挫时羞愤自杀未遂。”

“我们87师副师长黄炎后来接任张绍勋担任师长。黄炎1952年被判刑在宁夏关押,1964年获特赦。黄炎于1971年1月6日,在宁夏石咀山被处决。”

“1950年张绍勋入中南军区军政大学学习,改造思想。1952年7月被军事法庭以‘历史反革命罪’判刑八年,送往宁夏石咀山市平罗镇战犯监狱服刑,实际执行15年。1964年被特赦,留当地劳改农场就业。文化大革命中张绍勋自然在劫难逃,再次关进监狱。1970年11月,宁夏石咀山市革命委员会未经审判便以历史和现行反革命罪将张绍勋定为死刑,并于1971年1月6日公开执行枪决,终年61岁。”

 

胡正昌接着说:龙岭战役,陈明仁组织各师敢死队,采取轮番攻击的部署,使日军疲于应战,经过8天的进攻,日军大部被歼,百余人被俘。陈明仁升任71军军长。

胡正昌老人回忆:我就是在最后的攻击中左臂被日军子弹打断。

“当时,所有力量全部被拿上去了。只剩下我指挥的一个警卫排。陈明仁命令:上!侵华日军56师团打得顽强,我们远征军有大炮、火焰喷射器、美式冲锋枪、甚至步兵排装备60迫击炮。可是,我们排在冲锋中几乎全部伤亡。我的左臂被打断,幸亏师部参谋带着卫生队上去,那个参谋认识我,说:还活着!还活着!”

“我被抬到后方的100陆军医院,荷兰人的医生说要截肢,我坚决不同意。”

“后来,左臂变成灰黑色,而且,又黑又臭了,爬满了蛆。有个滇西的江湖医生看了说:你天天用温水泡。我听了他的,死马当活马治。谁知,经过数月的温水泡,慢慢的,左臂有了血色,也慢慢能动了。”

胡正昌老人回忆:我伤好以后,又回71军。1944年11月3日,远征军收复龙陵。随后,为配合湘西会战,陈明仁奉命率71军挺进广西,攻击盘踞在柳州、桂林之敌。71军所向披靡,先克柳州,再克桂林,大获全胜。这时,日寇已成强弩之末,71军在陈明仁的率领下,乘胜追敌,挺进湖南。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了无条件投降。

四,

日本投降以后,军长陈明仁和蒋介石坐飞机去了东北。我们当兵的一直走路,我们从柳州走到桂林、长沙、武汉,上船到南京。又做火车到苏州,在苏州整顿。71军补充美式装备,我们又驻守上海的崇明岛。

接着,我们坐船北上,在秦皇岛登陆。打内战,我们非常不理解。

四平保卫战,我们开始打胜了。当时,我是上尉参谋。

后来,我们团在四平起义了。我们1000多人并入李作鹏的第六纵队。

我们起义的军官,被统统送到东北军政大学学习。当时,林彪是校长,彭真是教育长。

武汉解放,学校南下。何长工在湖南办军校,我去当了一期教官。学校的学生都是陈明仁起义部队的各级军官。

后来,我分配到衡阳军分区当参谋,又从排级干起。三年以后,调到长沙,省军区公安总队军事训练科当教员。同年,荣立三等功一次。

1955年评定军衔,因为我的国民党军队干过,所以,转业到地方。

我一直在轻工局工作,当过水泥厂厂长、无线电厂厂长、钉丝厂厂长。

五年前,我自己把自己送到养老院。

88岁,亲历滇西抗战的远征军军官胡正昌最后说:“我不认为我有什么功绩。那么多的战友都牺牲了,我是幸存者。不管怎么样,我们在国家危难时刻,与侵华日军血战,这点,还算对得起国家、民族。”

我对发给黄埔军校军官假证章很内疚,可是,又没有真的抗战胜利证章发给他。

 

2010年3月8日记录
 

  评论这张
 
阅读(6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