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抗战、内战都打过的张守配有幸福晚年  

2010-06-13 11:26:00|  分类: 国民党抗战将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抗战、内战都打过的张守配有幸福晚年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林华强、周则江在采访88岁抗战老兵张守配
抗战、内战都打过的张守配有幸福晚年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侵华日军鬼子兵在我长城一线耀武扬威

抗战、内战都打过的张守配有幸福晚年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张守配的身份证
抗战、内战都打过的张守配有幸福晚年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关爱抗战老兵”团体的志愿者看望张守配

 

    张守佩是浙江天台所有亲历过抗日战争生存至今的老兵中,生活最好的一个人。

    88岁的张守配先生是“内战”、“外战”都打过的中国国民革命军的下级军官。

    可能和张守配先生上过黄埔军校,受过高等教育有关,他的女儿,儿子都受到过来自于他这个当教师父亲的良好的教育;后来,他的儿女都变成有学识、有胆识的人物。他的儿子是大公司的老板,他的女婿也是台州地区有名的大企业家。所以,他是有钱人。

    我们去看望他,他先叮咛:“别给我钱,我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

    我们去找张守配老人时,他正在临街的树荫下和一群人在玩牌。真是潇洒之极。

    张守配家请的保姆也是相貌端庄、毕恭毕敬、利利索索、诚惶诚恐的样子。我想,一个家族的钱一旦到了8位数字,得!你根本不用担心保姆的服务态度。

    我观察浙江天台的抗战老兵都长寿,这可能和浙江天台的自然风光旖旎有关。88岁的张守配老人没有白发,行走如常,谈吐清晰,思维敏捷;有些像北京市车龙水马、空气污染、人群浮躁、噪声不断中68岁的老人。

    张守配见我是生人,礼貌性地欲言又止。我观察到了。这是知识分子的习惯。

    在我拍摄他的身份证时,他充满警惕向我一瞥。那目光中的疑惑、自我维护意识,完全是自1949年以后的“镇反”、“三反五反”、“反右”、“专政地富反坏右”和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运动等等,几十年运动中所养成的“自保”目光。我急忙递上我的名片,连说:

    “我是好人、是好人。我担心读者不相信您已经高龄了。所以,拍一张。”

    张守配老人一听就笑了。他说:“答疑解惑、顺带恭维。”

    张守配怀疑地问我们大家:“抗战胜利65年了,采访我们有什么意思吗?”

    我急忙说:“是希望2037年,卢沟桥事变100周年的时候,人们能想起你们!”

    88岁的张守配老军官摇头,显然,他根本不相信我说的话。

    张守配漫不经心的蔑视目光、并不直接给我们难堪的话语;直接揭开我们这些老百姓无能为力改变历史的面纱。这使得我有些无地自容。

    但是,我不难堪。我不丢人。我没有犯罪的感觉。我个人改变不了政治的现状和生活的现实;我不能让一百年以后才能实现的事情在今天就实现。

    一百年以后,中国普通人的意志会受到尊重、他们的监督权、选举权会有充分的保障。

    一百年以后,为国家作战的老兵会受到关爱;而不至于死伤几百万军人甚至连姓名都没有留下;不至于没有国家荣誉感、没有为国参战的抚恤、伤残、养老的薪金。

    一百年以后,买不起房、上不起学、看不起病的人群群体会减少。

    一百年以后,不发农民工工资的主管城市的市长,会先被停发工资。

    一百年后,像文强局长这样贪污数千万,见女演员一个、干一个的官员会在腐败的“初级阶段”就受到监督和抑制。

    88岁的抗战老兵张守配是知识分子,是黄埔军校的前军官,是身经百战的士兵,是走过坎坷人生之路的老人。单单依靠蒋介石的愚民政策,就想泯灭一个人的思想、摧毁一个人对真理的信仰、消弱一个人对美和丑的判断、改变一个民族源远流长文化的理念?确实,很难了。起码,88岁的抗战老兵张守配认为自己“在日本侵华、国难当头之时,挺身而出了,”——是对的。

    甚至连这种思想,在几十年前也是不行的。国民党残渣余孽,是要被镇压的。

 

    林华强等人多次采访张守配老人,他们的记录如下:

 

    张守配身份证号码:332625192303051030

    住址:赤城街道飞鹤小区14幢204室

    抗战老兵张守配老人自述:
    1939年9月,我在报纸上看到金华在招考黄埔军校学员的消息,就邀约了4位同是天台中学毕业的同学,一行5人赶到金华报考.结果5人都被通信兵第二团附设中央军校录取,快毕业时该团番号被取消,改称陆军中央军校17期独立第二大队(通信兵),驻地在贵州麻江。

    训练一年半后毕业,我被分到通信兵第六团第三营无线电连无线电排,任该排排长。该连有16部电台,全连4个排,每排4个班,每部电台配备3至4个报务员;我们的任务是向各大战区的司令部、集团军收发电报。什么作战命令、部队给养、粮食、被服、钞票等都通过我们收发,说穿了我们就是传话筒。

    我们通信兵第六团团部在昆明,团长石俊人,营长先是陈开俊(天台人),后来是聂应。

    在贵州习水县温水镇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每天与重庆防空司令部防空电台联系,如果日本人飞机从我们这边飞过,我们马上向重庆发电报,报告敌情。

    抗战胜利后,我们通信6团被改编为通信兵第九团,1945年10月从昆明调到东北的锦州。1948年10月,锦州解放时我被俘虏,在解放军解训团学习5个多月后被遣散回家。回到家一个月左右天台解放了,我先是在村里办的小学内任教,那时算是义务教书,没有工资发,每月仅向村里领一斗米作为口粮;后到玉湖小学任教,1952年转为正式教师。那时政治运动颇多,所幸的是我都熬了过来。
    目前老人身体很硬朗,思维也很清晰,已退休在家,有三子一女,家庭条件都还可以,子女专门请了一个保姆照顾老人。

    2010-6-13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