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英雄泪短•青史名长(2)  

2010-06-20 10:39:00|  分类: 国民党抗战将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重温胜利时光

英雄泪短bull;青史名长(2)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在中国的土地上杀人放火的日本鬼子兵
英雄泪短bull;青史名长(2)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1945年9月9日9时受降日军的仪式在南京中央军校举行英雄泪短bull;青史名长(2)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1945年9月9日,孙派前进指挥所进驻北平,安排受降事宜。10月9日,孙本人由新乡飞抵北平。次日,在故宫太和殿主持了受降典礼。北平群众二十多万人聚集在殿前及天安门广场观礼。当敌酋华北方面军总司令官根本博等向孙连仲俯首呈上降书,并交献出他们视为最珍贵之物的“武士道”军刀后,欢声雷动,震撼全城。

 

    笔者在浙江天台采访亲历抗日战争的老兵,最大的收获是采访到:

    一,“亲历南京受降日军仪式担任警戒任务的抗战老兵袁翔彬先生。”

    二,“亲历在杭州受降日军担任警戒任务的抗战老兵王绍裳先生。”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65年。在人类社会能采访到亲历“受降日军”的抗战老兵的机会,已经是凤毛麟角了。当然,在杭州的洽降应该也是受降行动之一,因此,抗战老兵统称:“侵华日军向中国政府、向中国人民投降。”

    笔者以为,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65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5年。如果:

    让杭州的原美国援华空军中国飞行员,亲历南京受降日军的吴其轺少校。

    亲历南京中央军校和南京大校场受降日军仪式的袁翔彬少校。

    亲历杭州受降日军(洽降也是受降行动之一)的王绍赏上尉。

    以上,三位老先生到杭州的“受降村”聚齐,“重温胜利时光。”对抗日战争历史中的“口述史”部分,是不是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无数中国人中,有多少人知道“受降日军”呢?中国人热爱中国的历史有什么不好吗?抗日战争胜利65年了,我们中国的媒体人有一次邀请三位受降日军的亲历者集聚“受降村,”讲述65年前的日本投降场面吗?

    中国历史上有过吗?中国抗日战争历史上有过吗?(台湾当然有,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

    笔者的考虑是:

    一,俄国、法国、美国都大张旗鼓纪念二战胜利。中国不是也胜利了吗?没胜?

    二,杭州的飞虎队老兵吴其轺,和浙江天台的袁翔彬、王绍赏距离杭州受降村近。

    三,俄国、法国、美国以国家形式纪念,我们中国以民间方式纪念行不行?

    四,俄国、法国、美国纪念活动声势浩大;我们谨小慎微行不行?

    五,三个90多岁老头儿可怕吗?既然不可怕,为什么不让他们故地重游呢?

    六,三个老人,几家媒体,是不是可以起到弘扬爱国主义的效果?

    七,我们中国人不爱我们中国,谁会爱我们中国?

    八,南京受降仪式的中央军校礼堂现在是南京军区所在地。进入不变。

    九,北京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距离杭州又太远,三位老人年事已高。

 

    笔者查阅、参考了一下军事科学院主编的《中国抗日战争史》等等著作。

    中国抗日战争胜利,中国战区划分为16个受降区。

    1945年8月15日,在日本宣布投降。当日,美国杜鲁门总统发布的第1号通令中,指定唯有蒋介石政府才享有中国受降权。后来,按蒋介石划定第1受降区:以第一方面军卢汉为受降主官,日本投降部队的集中地点在越南北部,办理投降事宜的地点在河内。
  根据蒋介石发布的委员长令,中国战区划分为16个受降区,并任命了受降长官。除了上面的南京、香港、北平、河内之外,16个战区受降点还有:第2受降区:广州,以第二方面军张发奎为受降主官;第3受降区:汕头,以第七战区余汉谋为受降主官;第4受降区:长沙,以第四方面军王耀武为受降主官;第5受降区:南昌,以第九战区薛岳为受降主官;第6受降区:杭州,以第三战区顾祝同为受降主宫;第7受降区:上海,以第三方面军汤恩伯为受降主官;第8受降区:汉口,以第六战区孙蔚如为受降主官;第9受降区:徐州,以第十战区李品仙为受降主官;第11受降区,济南,以李延年为受降主官;第12受降区,洛阳,以第一战区胡宗南为受降主官;第13受降区:郾城,以第五战区刘峙为受降主官;第14受降区:太原,以第二战区阎锡山为受降主官;第15受降区:归绥,以傅作义为受降主官。

 

    另外,资料《“杭州厦门受降区”史事正误》作者:黄力民在文中说:

    “杭州厦门受降区”是中国战区为接受日军投降而设置的16个受降区之一,但没有举行正式的受降仪式,这见于《中央日报》1945年9月17日第2版:第3战区司令长官、杭州厦门区受降主官顾祝同二级上将9月15日在杭州青年会馆旧址的长官部办公室召见日军第13军司令官松井太久郎中将的代表第133师团长野地嘉平,将第1、2号命令交付野地嘉平转松井太久郎,饬令日军自16日起缴械投降。同时被召见的有第133师团参谋长樋泽一治、独立混成第62旅团长长岭喜一等。
    宋殿村举行的不是杭州厦门地区的受降仪式,签署的文书也不是该地区的日军投降书,而是洽降。事实是,9月4日第3战区参谋长张世希与驻杭州的日军第133师团参谋长樋泽一治在宋殿村举行洽降会谈,次日第3战区副长官兼前进指挥所主任韩德勤召见樋泽一治等。日方代表呈交杭州日军名册、武器装备清单,并就中国军队接管杭州城防等事项领受中方训令。
    洽降当然也是受降行动之一,这并不妨碍宋殿村称为“受降村”,例如在湖南芷江举行的是中国、日本洽降会谈却建有受降堂、受降纪念坊等。亦可推定,正是因为杭州厦门地区没有举行正式的受降仪式,“宋殿村洽降”的纪念意义才得以凸现。

    据《昭和二十年的中国派遣军》厦门投降日军约2810人(含陆军“美浓部队”200多人),合计在杭州厦门地区投降的日本陆、海军部队官兵可估计为3~4万。

 

五,填补上在卢沟桥没有高呼的三个口号

英雄泪短bull;青史名长(2)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2007年7月6日《北京日报》

英雄泪短bull;青史名长(2)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2007年7月7日29军老兵在卢沟桥最后一次集结中向历史敬礼(张国通摄影)

英雄泪短bull;青史名长(2)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卢沟桥事变爆发之前29军和侵华日军对峙,29军士兵向日本鬼子显示血战到底的决心

英雄泪短bull;青史名长(2)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20077729军老兵在卢沟桥最后一次集结(右一笔者)(张国通摄影)

英雄泪短bull;青史名长(2)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指挥卢沟桥作战的侵华日军指挥官

英雄泪短bull;青史名长(2)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2007年7月7日中国人民给29军老兵献花(张国通摄影)
英雄泪短bull;青史名长(2)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卢沟桥事变后29军撤退,侵华日军发动全面侵华战争

 

    采访浙江天台的抗战老兵,使我想起2007年7月7日,我在卢沟桥上组织的:“亲历70年前原29军老兵在卢沟桥上的最后一次集结。”从1937年7月7日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爆发,侵华日军发动全面侵华战争的开始,到2007年7月7日,整整过去了70年。

    让亲历卢沟桥事变的29军老兵,在卢沟桥上《最后一次集结》?我的设想和号召,是在2007年1月开始实施的。困难重重,但是,有全国无数朋友帮助我。

    当时,亲历过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的,原国民革命军第29军老兵,有北京的马步先、沈甸之、吴江平老人,有河南的崔金品、赵金典、赵新立老人,有重庆的张可宗老人,天津的孙敬生老人,有南京的李泓斌老人。

    当时,这些原国民革命军第29军的老兵平均年龄91岁。

    为了“时隔70年,29军老兵重聚卢沟桥。”29军老兵崔金品、赵金典还写了保证书:

    “儿孙汝等切记,70年前,国民革命军第29军在卢沟桥抗敌,是吾等29军军人之光荣。此次在卢沟桥,29军老兵重新集结,如若发生意外,与主张者无涉。特此证书。”

 

    我组织29军老兵在卢沟桥重新集结,其实,内容非常简单:

    一,各位老兵自我介绍:什么地方人?为什么参加抗战?在29军什么部队?

    二,向800年的卢沟桥、70年前的卢沟桥抗战,向祖国,和人民:“报数!敬礼!”

    三,中国民众献花表示敬意之后。29军老兵向祖国、人民、历史,高呼三个口号。

 

    我作为组织者,考虑:由于29军老兵年事已高,只此三项,共用19分37秒时间。三项活动仪式毕,亲历70年前卢沟桥事变,29军老兵《最后一次集结》活动结束。

    在7月6日下午,我还带领9名29军老兵在卢沟桥宾馆演练过多次。

    当时,由于2007年7月6日《北京日报》做出了报道。所以,2007年7月7日去卢沟桥采访的有一百多位“媒体人”。电视台,有香港的三家。日本一家驻在北京电视台去实况报道了。美国一家电视台去报道了。

    中国民众献花,大家热烈鼓掌。当进行到最后一项:“高呼口号”的时候,有壮汉突然把我引出现场,命令我:“马上停止!否则,对你采取最严厉措施。”

    我18岁参军在陆军。我入党35年了。我什么都知道。我回身就高喊:

    “大家注意啦!——散会!”

    事后,日本电视台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的门口对我进行跟踪采访。

    我说了两句话:“我今天非常高兴。这,就是中国历史。”

 

    在结束《浙江天台·最后的抗战老兵》这本书的最后一节的时候,我想用我的眼泪;和我心底里流出的血,粘着我的笔尖写下最后的话语:

    “在伟大的抗日战争中,浙江天台有7600名青年先后从军,投入抗日战争的最前线,同武装到牙齿的侵华日军血战!这些我们中华民族的好儿女,多数人牺牲在对日斗争的最前线了。可是,至今,浙江天台没有一座为抗日牺牲将士们立的纪念碑;没有一座为纪念抗战将士前赴后继、英勇牺牲的纪念馆。”

    “让我们把纪念卢沟桥事变70年、全面抗战爆发70年纪念活动上,没有喊出的口号敬献给浙江天台的抗战老兵,敬献给在抗日战争中英勇抗击日寇的中国抗战将士们!”

 

    2007年7月7日,我组织29军老兵在卢沟桥《最后一次集结》准备呼喊的口号是:

 

    在抗战中为国牺牲的军人们万岁!

    伟大的抗日战争胜利万岁!

    中华民族万岁!

 

      2010-6-18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