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国军抗战中校洪善友满意而去  

2012-01-21 16:31:00|  分类: 国民党抗战将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军抗战中校洪善友满意而去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2011年7月11日摄影,安徽歙县最后的三位黄埔军校毕业的,前国军抗战军官。左,洪善友中校。中,郑式蕴少校。右,何力行少校。

 

国军抗战中校洪善友满意而去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抗日战争时期被侵华日军俘虏的我国军人

 

国军抗战中校洪善友满意而去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2011年7月10李松珉先生去看望自己的亲爹洪善友

 

今天是春节前夕,洪善友的儿子来电话:国军抗战中校洪善友先生安然谢世。

我曾经写过《卖了的儿子还能回来吗》写的就是国军抗战中校洪善友先生的故事。

我采访洪善友的报告文学发表在新浪博客后,很多人关心洪善友老人。“关爱抗战老兵网”的朋友们,给洪善友送去一枚中国老百姓自己制作的“抗战胜利证章”。还送去了老百姓自己筹集的慰问金。

我一直认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大的奇观,是中国战场上曾经和侵华日军血战的中国政府军将士几乎没有人得到“抗战胜利证章”、“参战光荣证章”和丝毫的参战抚恤金。

90岁的前国军抗战中校军官洪善友本人,对采访表示满意。在生命的最后,他说: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中国民众关注了我的人生,还我为国作战的光荣,给我同侵华日军作战行为以表彰。——我可以微笑离去了。”

 

我是这样描写我所见到的安徽歙县的国军抗战中校洪善友和郑式蕴:

90岁的洪善友、郑式蕴也是黄埔军校毕业的军官。我看他们两个都和要饭的差不多。

亲历抗日战争的洪善友现在每月245元人民币,是农村的“低保户”。

郑式蕴收入多一些,但是,百病缠身,甚至,连站起来也很困难了。

解放初期有镇压反革命的运动,1945年抗战胜利就脱离国军做生意的洪善友真是百口莫辩,因为曾经参加国军,又是中校军官,所以,是“地富反坏”、成为被强制劳动的对象。而反动伪军官郑式蕴被判刑入狱5年。

当时,洪善友因为实在养不起五个孩子。所以,把其中两个儿子卖给他人,以换取暂时的温饱生存。这样,既为孩子好,也救了大人。

洪善友先生给人的一个儿子叫李松珉。十年前,李松珉当国家公务员的妻子鼓动他认爹。认亲爹。今天,李松珉先生不但善待亲爹和养父,而且,还关心抗战历史的研究。所以,他还邀请我。这才有了中国作家协会作家的这次安徽歙县之行。


国军抗战中校洪善友满意而去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我在日本留学时,见到日本的教科书中引用过这张中国军队抗战的照片。

 

洪善友,1922年生。安徽歙县人。1939年考入黄埔军校17期步科

采访时他的自述:我初中在黄山市屯溪隆阜(当时为南京钟英中学,一年后迁四川,第二年读南京现代中学,抗战从南京迁过来)。

初中毕业17岁考取军校,就读于江西瑞金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17期,步科

当时有苏联教官,有日本东京大学毕业的教官教日语,有黄埔军校前辈及学长任教。深刻记得毕业典礼上顾祝同司令长官和唐式遵军长充满激情的训话,同学们抗日热情高涨,满腔热血报效国家。

我有幸在 1941年毕业分配在国民党第28军62师,内心十分激动,部队驻扎浙江于潜。当时和同学汪律森同去,汪的父亲汪之岩为歙县名医,他写信介绍我和国民党第三战区少将参谋长殷钦明(江西人)认识,殷便把我暂留在了军部参谋处,任见习参谋,后来下到军部直属连队历任少尉排长、连长、少校营长、军部看守所长,日语翻译。

1942年抗日战争第五年,太平洋战争爆发,4.18日杜立德中校率队轰炸东京,飞机降落在衢州机场,东京紧张日本大本营抽调15,17,22,32,70,116师团14万人,发动浙赣战役,我们第三战区4个集团军,22个师两个步兵旅20多万余人,当时日军由绍兴,萧山,直扑金华,义乌并企图摧毁上饶第三战区长官部,当时我们所属3防区在浙赣皖开展运动战,游击战,驻于广德的第32集团军、驻于歙县的第23集团军所属部队,已开始积极活动,驻孝丰的第28军,在新安江以北尾随日军的第116师团、第32师团之后,富春江的水上运输线遭到多次不同规模的攻击。

1944年我奉命调到淞沪救国军指挥部,地址为浙江分水县合村,陶广总部下属军官队,队长贾尚余,四川人,介绍我和裘雨萍(浙江嵊县人)在合村第一次见面,并在指挥部和总指挥阮清源见面谈话后,分配到司令部任作战参谋。

1945年部队开到萧山、绍兴一带的沦陷区和日军作战,1945年下半年在萧山附近(现杭州飞机场),和日军一个混成旅正面遭遇,此旅是从宁波印象中是关东军作战能力强,当时淞沪区部队有二三万人,我所在部队有5000人左右,三个正规团,还有直属大队。

当时我任国军抗战部队的中校参谋。

和日军发生遭遇战,我们全是美式装备,拥有火箭炮,日本人不明真象,以为我们有成千上万人部队,当时部队全部改成便衣,战斗结束,敌我人员伤亡都很大,我部其中一军事法官,江苏人,被俘后和其他士兵遭杀。

我们也有走麦城的时候。一次,我和总指挥阮清源(浙江嵊县人)在一起,当时日军有一支小分队追杀我们,在一条江边我们几个军官在船上由于超载一人,我当时主动要求下船目送总指挥,我沿着江边顺着下游走了一晚,当时部队完全打散了,这支部队比28军能打,将士多为浙江、湖南人,记得有一个团长叫赵次吉,自愿兵比较多,打的是阵地战,双方增援与敌相持几昼夜,有些班,排几乎无一生还,战斗激烈和血腥的场面记忆犹深。

1946年初,上司调我去天津警备司令部报到,内战即将爆发,回想抗战初期陶广将军率28军六十二师,一九二师,进入浙西杭嘉湖地区,在敌后开展游击战。陶拥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与新四军共同作战,多次粉碎日军对游击区“扫荡”。我受此影响较大故申请退伍,后正式批准我退伍。

 

抗战军官洪善友老人离去了。以此文,缅怀他在抗战中为国作战的一段历史,和坎坷的人生经历。

  2012-1-21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