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受降时有18名日本鬼子给张静君少校敬礼  

2014-05-23 16:47:00|  分类: 抗日战争,国军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受降日军时有18名日本鬼子给张静君少校敬礼

 

                                  ——诸暨国军抗战老兵张静君解放后倍受坎坷

 

受降时有18名日本鬼子给张静君少校敬礼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黄埔16期抗战老兵张静君敬礼

 

此文,为抗战老兵张静君少校(受降日军时的军衔)自己所写。

张静君,字汉水,出生于民国十年农历六月初九(一九二一年,七月十三日),因家境贫困无地产,租住在县城一个叫六角井头的地方。

父亲,张仲剑,私塾文化,前期在大伯开的裱画店当伙计,后去金华法院谋事,母亲杨氏在家操持家务,上有姐姐张美琴,下有弟弟张汉良。七岁在诸暨县城六安小学毕业,高小后随父亲去金华,在金华中学读初中,并以第一名考取高中。读了不到一年,因日寇全面侵华而休学,去乡下外婆家躲避日寇炸弹。

民国二十七年七月,眼见国土沦丧,青年卫国有责,又回到母校,金华中学,投考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先被位于江西吉安的战干三团录取。学习半年后,又考取了黄埔十六期本校工兵科,因成都本校器材少学生多,到湖南零陵工兵学校代培。(校长蒋中正,教育长林伯森,广东人)。

民国二十八年十二月毕业,分配到四川重庆军训部第十二补训处(处长成刚)任少尉排长。民国二十九年八月,应军训部调令去西安陆军大学,西北参谋班特一期学习(参谋班主任金典戎中将,东北人),当时的西安陆大在西安拜曲,那段时间是一生中生活最美好的。学校每月发四十大洋,师长爱兵如子,与我似同胞手足,每月自掏四十大洋,寄给我用。周末常去西安城,城内有一家诸暨老乡开的诸暨饭店,生意红火,同乡众多,加上我们同班老乡七人,周末更是热闹。

毕业时,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让我留西安,给予官升一级另优厚待遇,因成刚师长对我如同兄弟,再三嘱咐毕业后需回原部队。于情于理都得回恩师处当部下,我谢绝了司令长官的挽留。

 

受降时有18名日本鬼子给张静君少校敬礼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抗战老兵张静君的师长成钢中将

 

民国三十年八月,回原部队任中尉参谋,十二补训时改为重庆卫成区江永分区。后调重庆,民国三十年十月编入远征军六十六军,新三十九师(师长成刚)二十八师(师长刘伯龙)新三十八师(师长孙立人)。

我任新三十九师上尉参谋,赴云南曲靖、雄楚等地,师部设顺宁,入缅甸后,我在117团一营一连任连长。担任远征军后撤掩护。在缅甸果敢一个叫滚弄的地方阻击日军,日军攻击一天,死伤一部分,结果仍无法攻占。后奉命撤回国内,在镇康县守防一年多,有零星战事。

 

受降时有18名日本鬼子给张静君少校敬礼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中国远征军1944年大反攻时的照片(翻拍于日本画报)

 

训练完后较空闲,时常去百姓家串门,和他们交谈,军民关系好。一次去老乡家,正遇到这家主妇产下一男儿,立即拜我为亲爹(镇康县有一习俗,出生时第一个遇见的家族之外的男人,拜为干爹)。后来我离开云南后,一直未联系。八十年代末,我设法联系到当地政府查找,干儿子已于几年前去世,家里其他人无法找到。当时为接济同乡同学斯源脱困,从亲家处借200大洋给斯源(后任台南警备司令)。至今还欠他们家200大洋,此事成了终生遗憾。

民国三十二年八月,应军训部调令,回湘南零陵工兵学校补习十六期,补足课程。三十三年九月,因日寇由湖北犯长沙(第四次长沙会战)后犯衡阳(衡阳会战)补训毕业后,无法回原部队供职,就地在零陵参加第五军,第二突击总梯队(司令彭壁生)总队司令部设零陵(那时湖南沦陷,我们在湖南、广东、广西边境打游击,那是一段最艰苦的岁月,每天吃两顿,每顿二个馒头,穿草鞋单衣)。我在总队先任上尉、副营长、参谋等职,后升少校参谋。在湘桂粤边境游击直至抗战胜利。时年六七月份,在湖南道县,我率队包围县城,光复道县后部队拨编九十四军(军长牟庭芳)五师(师长邱行湘,人称邱老虎)任少校参谋。

 

民国三十四年九月19459月),由广西柳州空运上海接收日军投降(受降日军),记得我在上海受降日军时,曾受过十八个日军官兵的敬礼。好景不长,随即空运北平待命。

日本投降前后,中国开始腐化堕落。在这期间有抗战时逃离上海去香港的老板,因产业大部分在香港,在沪被日军侵占的房产无法顾及,又怕被人再次霸占,用房产赠送。几箱金条赠送求我用部队印章盖上封条,贴在其房产上,我不敢应允,拒绝了。换做他人,顺水推舟,金条先进口袋再说。

抗战胜利,部队缩编,我一位好友同学成了编余军官,其妻子也是战友,也成无业,为帮他,我请求上师,把职务让给好友,让他去苏州接收日军投降(受降日军)。对他来说,那是一段最风光的日子。因为,毕竟,中国人民同日寇血战八年!死伤无数!受降日军,一雪前耻!扬眉吐气!

 

后赴热河参加内战,三十五年五月调东北保安司令长官部,第一处任少校人事参谋。三十六年八月,长官部撤销,改东北行辕,调第三处任少校作战参谋,同年十月,调新六军,暂编六十二师,任中校人事科长。三十七年二月在辽宁法库被俘,去哈尔滨学习,十月释放回家。

一路经青岛(未被占)到上海,上海也还在国军手中,同学同事多次劝我去台,还为我买好船票。战争年代,一心扑在战事上,无心顾家,十年未回家,闲置下来格外思念亲人,父母姐弟及分别三年多的同乡女友,此时一心回家,加上听信了共产党的欺骗,最终留在了上海,在堂姐夫处管理柴炭行。

到民国四十年1951年)五月八日,被逮捕入狱,判刑八个月,关在上海提蓝桥监狱。刑满回家才知,幸亏当时留在上海,在诸暨最少判刑十五年,回家时带了一条军毯,父母从金华回家时只带了棉被,父子三人租一人家楼梯上一间十多平方阁楼住下,见到父母如此生活,万分心酸,心中愧疚,无法用语言表达。但又有何法呢?

父母能平安度日,已万幸也。因父子俩都不会务农,母亲劳累过度,两年后去世。她只在人间活了53年,母亲悲也。因我对地方政府有用,村镇官员对我还算宽容,我为他们绘制诸暨地图及城镇地图,我绘制的县城地图是当初最精确最详细的。

参加了土改大跃进人民公社,那时我光棍一条,生活还过得去。五十年下半年,我在村中带教会计出纳时结识了一位有两个孩子一个母亲的寡妇,后结了婚。因老婆是妇女主任与工作队长产生了矛盾,为了报复我们,灾难就降临了,各种罪名都强加我头上,在派出所关了几天后,判管制劳动三年,戴反革命帽子。一直到民国六十七年(1967年)四清,文革时期不知挨了多少次批斗,义务劳动,扫大街,拉垃圾等最脏最累的活。此事连累全家三四代人,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至今回想还担惊受怕,心有余悸。没完没了的运动、审查、威胁、恐吓,还有写不完的检查。记得最感恐惧的一次,不得已给妻写下了绝笔,那时大儿子刚生下不久。

 

吾妻文雅:

此去公安局,很难回家,如吾不能回,为不拖累你和孩子们,将儿钟灵速送金华姐姐家抚养。切记,勿忘!

                              四月二十五日

 

这样的生活一直到六十七年才有所好转。

 

(注明:此文,为张静君先生自己所写。从中,我们可以看到1921年出生的张静君先生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以及,后来解放后的人生轨迹。笔者认为:张静初先生在抗日战争时期参加抗日,是对的。“国难当头挺身而出、国难当头匹夫有责”是完全正确的。这是本书之所以纪念他的宗旨。)

  评论这张
 
阅读(3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