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唐师曾和我本想赴美采访96岁陈鸿铨  

2015-11-08 17:05:00|  分类: 抗日战争胜利70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师曾和我本想赴美采访96岁陈鸿铨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抗战胜利70年在美国华人纪念抗战胜利的活动中96岁陈鸿铨先生敬礼

 

陈鸿铨(1919——),江苏徐州人,又名陈鸿钧。1939年考入空军军官学校第十二期。1966年在台湾被授予少将军衔。1968年人第五联队副队长。1977年起任空军副总司令,军衔是空军中将。——这样的人物如果能采访到也是不错。

 

忽然有一天,有个朋友对我说:“我联系了在美国马里兰州居住的原美国援华空军飞虎队的陈鸿铨。他本人也希望唐师曾和你去采访。”——我和唐师曾听了后大喜过望。

唐师曾和我都去过美国。但是,唐师曾还是利用他的才能还大大地准备了一番。他的朋友多!——有人资助服装,——有人资助路费。——还有某电视台记者要跟随采访。一切准备停当,我寻思:“先打个电话和被采访人联系一下?”——幸亏涌现这个念头的!

我这个萍水相逢的朋友胸有成竹地说:“我给你个电话号码,是他家的,你问问?”

我听了就如同当头挨了一棒、大梦初醒:“原来,请我和唐师曾去?要我们自己联系?!闹半天,您还没有联系哪!”——幸亏还没有买机票,买了的话,行程定好,下一步,怎么办呢?我想。

我还是给美国的陈鸿铨家去了好几个电话,一直没有人接。要么,就是电话录音。

 

我从1991年至今采访500多亲历战争的老人,我采访对象都是曾经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军人。首先是日本的20几人,侵华日军老鬼子。其次,是国内的国军抗战将士、八路军、29军官兵、远征军、浙江一代的黄埔军校老军官们、慰安妇、劳工等等。2004年。我在昆明能有机会采访了,来云南开会的美国飞虎队老兵十人。2015年,随俄罗斯邀请的民间代表团“苏联远东88旅子女”一行去俄罗斯看阅兵。我非常有幸见到几位耄耋之年的原苏联红军老兵,他们在1945年曾经进入我国东北地区和侵华日军作战。从1997年至今十几年了,我已经出版、发行了16本书。其中,在香港一本,在日本国出版的是《我认识的鬼子兵》和《最后一次集结》。

我“遇见”的采访对象一般都是受到被采访者和相关机构、媒体的邀请。一般,都是对方等待着我,我自费去。其中,车马劳顿自不在话下。千辛万苦,冷暖自知。但是,像这样的情况我还是第一次遇见:——“万里迢迢,要动身了,才知道还没有联系呢!”

 

比方,我说:“我认识美国的奥巴马总统,我们去采访他吧?”

准备停当,您才大梦初醒:“这是天方夜谭、画饼充饥、自娱自乐……”

——不知您此时作何感想?——真是百感交集!一言难尽啊。

——幸亏唐师曾大度,他呵呵一笑,算是和我一起如梦方醒。

老唐经多识广,他遇见过更加离奇的事情。好在我们是老朋友了,1998年,我们两人同一天进入中国作家协会。对于此事,他没有埋怨我半句。

 

我见过很多的人和事,这样的事情,头一遭遇见。

 

我查了一下网上关于陈鸿铨先生的报道:

 

陈鸿铨,河南邓县人,从小在天津长大。“九一八事变”时,年仅12岁的陈鸿铨参加了抗日示威活动;“七七事变”前后,陈鸿铨被空军官校录取,几经波折之后成为第12期学员;快毕业时,他与同学一起来美在美国航空学校接受训练,手持陆官、空官、美国航空学校的三本毕业证书毕业。美国航空学校的总训练官陈纳德将军挑中他在亚利桑那州做了一年的飞行训练。之后,陈鸿铨返回昆明,加入陈纳德重组后的“飞虎队”(第14航空队)。在第三大队,陈鸿铨和战友们的任务以打击日本的空中力量、协助地面作战为主。

随后,飞虎队大队长李学炎把陈鸿铨派往印度,担任了一年飞行教官。1943年到1945年,陈鸿铨继续在中国战区参加战斗,包括协助地面作战、运输物资等。现在,201596岁的陈鸿铨和88岁的老伴在马里兰州安享晚年,家里四世同堂

 

陈鸿铨回忆,自己一共击落过两架日本飞机。“如果不去做一年飞行教官,我很可能可以多打几架下来,但也可能就被打下来了。”陈老笑说着自己的“幸与不幸”。

差点被“打下来”的经历,陈鸿铨有过两次,这也是他回忆自己的战斗生涯时印象最深的事情。

一次是1944年汉口空战,军队正要向日本战斗机发起攻击时,听见了后面传来的炮击声。陈鸿铨大惊失色,迅速避开后发现是“自己人”误射。降落到地面上后,陈鸿铨惊讶地发现自己的飞机居然幸运地没有中一弹,他后怕地到处问是谁差点击中自己。但是,当时的副大队长却阻止了陈鸿铨的追问。他邀请陈到自己的家中,倒一杯白兰地酒给陈,意味深长地说:“陈,要宽恕。”陈鸿铨听他说完如醍醐灌顶,不仅再也没打听过那位“自己人”是谁,也始终记住了“宽恕”的箴言。

还有一次是1944年底到1945年初,陈鸿铨和3名战友一起去执行轰炸南京旁边一个日据点的任务,需要用非常短的距离从立煌机场起飞。飞机一架一架成功地飞起来,可不一会儿,排在第四位的陈鸿铨却被日本战斗机击中了机翼。他立刻向上级汇报,然后带着飞机翅膀上被击出的大洞和战友们慢慢地飞回驻地,所幸安全回航。

 

华裔老兵思故乡

芈韫婧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50826  06 版)

 

唐师曾和我本想赴美采访96岁陈鸿铨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客舍并州已十霜,归心日夜忆咸阳。无端更渡桑干水,却望并州是故乡。”在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华裔老兵身在海外,却心念故乡。

 96岁高龄的美籍华人陈鸿铨原来是飞虎队成员。经过战火纷飞的岁月,如今他与老伴在美国马里兰州安享晚年。思乡心切的他用诗句寄托情思。“烈日下,孤影怜,跷足望天边。黄沙滚滚辽无垠,幻似飞鸿现。苦等待,月又圆,秋水已望穿。游子何时得回转,重见旧家园。”离家多年,他总想回去看看。但是十年前一次回国行程被突如其来的“非典”打乱。遗憾的是,年事已高加之儿女假期难凑,陈鸿铨回乡之旅还未实现。

 也有一些幸运的华裔老兵,经过千难万苦,终于回到故乡。云南宣威籍抗战老人李光钿一直为回乡而努力。这位流落缅甸的九旬老兵个性倔强,始终不肯加入缅甸国籍。“死我也要做中国人!不许儿孙成为外国人。”说起这句话,93岁高龄的李光钿铁骨铮铮。这些年,他拿着装有申请资料的塑料袋,一遇到有关部门,就递上材料。最终他带着两个儿媳和孙子,踏上了开往昆明的列车。吃着家乡菜,李光钿百感交集。

 无独有偶,在泰国68年也不改国籍的抗战老兵吴仁平在志愿者们和家人的帮助下,圆了 “省亲”梦。为了实现吴老满满的心愿,大家为他安排了紧密的行程: 祭祖还愿、到南澳抗战烈士墓敬献花圈、祭奠牺牲的战友、参观潮汕抗战纪念馆。当95岁的吴仁平再次回到家乡汕头,来到昔日与日寇搏斗的战场时,眼含泪水。踩着杂草与碎石,吴仁平登上半山腰的一处平台,他举起酒,噙着泪,面向战友牺牲的地方,为他们虔诚祈祷,然后将三瓶白酒洒在地上,以告慰战友们的在天之灵。

 无论回乡探亲与否,华裔老兵对故土的牵挂永远不会改变。他们是历史最好的见证者,不断提醒我们牢记过去,珍惜今天。

 

以上,是从网上下载的关于陈鸿铨先生的资料和报道。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0年的日子。很多亲历抗战的老兵将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在不经意中悄悄离去。“能否留住他们最后一个身影?”这样的问题已经实实在在摆在所有媒体人的面前。

 

2015-11-8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