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来谢罪的鬼子兵》一书的序  

2016-05-03 08:26:00|  分类: 抗日战争,抗战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4年在日本读卖新闻北京分社工作时,遇见第一个原侵华日军是59师团的老兵,叫内山馨。他住在日本东京《来谢罪的鬼子兵》一书的序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世田谷区的用贺222X号。那时,他的儿子在北京当记者。

内山馨在北京前门楼子游览时由于流连忘返而走失了。找到他后,他手指前门楼子感慨万千地对我说:“我1941年随日本军队坐火车,在北平前门楼子前下车。——喝!高大的前门楼子就是中国厚重文化、悠久历史的见证!”

1945年日本投降,我随日军59师团从山东泰安乘坐火车,又在北平的前门站停车!再看一遍前门楼子。唉,这个建筑比我们日本的大阪《来谢罪的鬼子兵》一书的序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的古城楼高大得多!我们经由中国东北撤退到朝鲜的咸兴,被苏联红军俘虏,押送西伯利亚做苦役……。”

“今天,1984年!战争过去40年了!前门楼子还没有变样,依旧雄伟、高大!——日中不再战!我是战争亲历者!我希望这样!”

这算不算是采访?如果算,这就是我第一次采访真正的侵华日军老鬼子。

 

1991年到日本国留学,1997年回国。在这之间,我利用送外卖的机会采访了20几位原侵华日军老兵。我遇见、采访的鬼子兵都有一个特点:无一人希望日中之间再打仗,都希望“日中不再战”。当然,世界这么大,无奇不有。肯定有再希望到中国来杀人放火的日本老鬼子、新鬼子存在的。不过,我没有遇见。所以,我1997年写过一本叫《我认识的鬼子兵》的书。在书中,我记录了在日本留学采访经历。——当然,那是20年前的事情了。

有很多人在日本留学过,我想至少有过累计200万人的数量。去过日本观光的中国人更多了,累计至少在千万以上。他们也都遇见各种各样的日本人,接触各种各样的思想。所以,谁都可以记录的。

我这本新书记录的是“来谢罪鬼子兵”。顾名思义,就是我1997年回国后到今天,继续和我联系,希望到中国、或者通过我表达“忏悔、谢罪、感悟”等等思想的原侵华日军老兵(及其亲属)们的故事的书。所以,这本书的名字叫《来谢罪的鬼子兵》。

中日之间一衣带水、两国交往的历史源远流长。但是,近代,都是充满了黑暗的、充满战争硝烟的回忆。放眼未来,中日两国之间“战则两伤”,“和则互利”。主要是:中国已经不是1931年到1945年时期的中国了,中国比以往强大很多。

 

《来谢罪的鬼子兵》一书的序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在河北省满城县当地政府给我叔叔房墨池等八名八路军战士立的纪念碑。1942年日寇在华北大扫荡,侵华日军鬼子兵有马队、卡车、机关枪。这八名八路军就是在这里弹尽粮绝、战斗到最后一刻的。在中国的华北平原,坚持抗战的八路军无高山大川借以屏障,他们的抗战、他们和日本人的战争尤为艰苦卓绝。

1931年到1945年抗战胜利,在抗日战争中,中国死伤3000多万人。这相当于今天日本东京《来谢罪的鬼子兵》一书的序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都、大阪《来谢罪的鬼子兵》一书的序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府和京都《来谢罪的鬼子兵》一书的序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市的全部人口的总和数字。

 

我是60多岁的人,没有亲历过战争。但是,我家亲属就有三人牺牲在抗日战争的前线。

他们是我的叔叔房莲池。牺牲前,他是八路军蔚县县委的区长。为了掩护群众撤退,英勇牺牲。我的叔叔房墨池,他是八路军冀中军区的战士,在日寇的大扫荡中光荣牺牲的。我的舅舅,刘甘昌,是八路军通讯员,他也牺牲在抗战战场上。

卢沟桥事变后,我父亲参加了八路军,他上过抗日军政大学。解放后,他在中国青年出版社工作。中青社在1952年到1966年,出版过一套叫《红旗飘飘》的书,给我印象深刻。

日本鬼子到我妈妈家抓捕八路军,鬼子用刺刀顶住我妈妈的胸膛,我妈妈拉着我舅舅。我妈妈给我讲述的这一情景始终在我的脑海里回荡。

全国解放了,华北工委通知我的父母到河北蔚县取回我叔叔房莲池的遗骨。这一情景也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不能抹去。妈妈回忆:木盒子中叔叔的遗骨是黑色的。他掩护群众撤退,打完手中驳壳枪中最后一颗子弹。日寇割下他的舌头,砍下他的肢体……。逃亡的乡亲们认为他舍身忘己,是个英雄。于是,就是留下这些肢体一直保留到1950年。

 

我家怎么样,这只是中华民族和日本民族在历史长河中的一个缩影。他并不影响我对原侵华日军老鬼子们的采访。我是一个很随和的人,我认为:战争风云已经飘过去了,关键是我们后来的人们,怎么从战争亲历者中汲取悲欢离合、生死离别的警世恒言。中日两国国民怎么才能从战争亲历者口中汲取经验教训;怎么才能不走战争的老路!

1984年至今,我采访过500多位战争亲历者。他们包括:原侵华日军老兵,原美国援华空军飞虎队老兵,原苏联红军进入东北打败日本关东军、解放东北苏联老兵。国军抗战将士们、八路军、新四军老战士,还有慰安妇、29军老兵、黄埔军校老军官群体、川军群体、抗日的军统老兵等等。

根据我的研究,中国在抗战后,国军系统有直系亲属、旁系亲属共两千万人;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队伍的直系亲属、旁系亲属有一千万人。共三千万人。像著名的电影导演张艺谋、陈凯歌的父亲,建筑商潘石屹的爷爷都是参加抗日战争赴汤蹈火的国家英雄。

而日本国亲历战争参战者的直系亲属、旁系亲属有一千万人。日本国从大正时代、昭和时代延续至今的“恩给”制度,及其日本政要参拜靖国神社的目的,都和参战者的直系亲属、旁系亲属的切身感受、切身利益息息相关。

我不敢评论其他国家对于亲历抗战老兵的态度。就是在写作此文的同时,得到消息:

2016-5-2,广西抗战老兵黄有贵,96岁,原中国政府军46军抗战老兵。曾经参战抗战与日本军队作战三年。如今,抗战胜利胜利71年了。可是,他的生活没有丝毫改变。他一个儿子去世,一个儿子残疾,失去劳动能力的他没有一分‘为国参战抚恤金’。所以,只能跟随孙女过着十分拮据的生活。今天,失去生活希望、万念俱灰的抗战老兵黄有贵老人选择了投河自杀。目前,各方面正在沿河打捞遗体……。”

 

我的书,已经在日本国出版两本,她们是《我认识的鬼子兵》和《最后一次集结》。我希望这本《来谢罪的鬼子兵》也能在日本出版。中国习惯于“教育”和“受教育”;这个习惯起始于自唐宋元明清流传至今的皇上圣旨、皇上教育臣民;和今天的:我教育你,党教育你。还有电视教育、书刊教育和媒体教育。日本没有中国式的教育,日本国没有“党委书记”这个最高尚、最高贵、最重要的职业。日本人之间习惯于传达感受,就是在遵守法律的框架下,我把我的感受、见闻、感想,告诉你、传达给你。至于你怎么想,那是你自己的事。

《来谢罪的鬼子兵》一书讲的是十几个侵华日军老兵到北京后和我接触,并且,通过我达到他们要表达的思想、行为为目的的最后人生旅行的故事。我认为,也是中日战争史、日中战争史亲历者最后要表达的警世恒言吧?

 

2016-5-2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